全身心投入到讲清真相中


【明慧网2001年12月21日】随着正法进程的加快,“天地复明”的日子越来越近。在中国,许多被邪恶的宣传、假象蒙蔽与禁锢的世人至今还受着欺骗。“如果人的头脑中装着抵触大法的思想,这场邪恶一过,人类就将开始大的淘汰,可能会使有缘得法的人或者更多无辜的人被淘汰掉,……。”(《欧洲法会负责人及全体与会者》)因此,刻不容缓地向世人全面讲清真相,救渡世人,就成了每一位大法弟子必须做、必须做好的大事,也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必须全身心投入。

“大法弟子伟大是因为你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常想能给师父作弟子是最大的荣幸,能转生在正法时期作师父的正法弟子更是荣幸中的最大荣幸。那么,我们必须配得上师父弟子的称号,配得上正法弟子的称号。所以,必须放下一切自我,全身心地投入到正法中去,在讲清真相中,我们应该不惜一切人力物力。我们必须学好法的同时,时时、事事、处处心怀正法,一切为了正法,把正法的事融于一言一行中。

你也许无法相信,时至今日的中国还有一部份中国人没听说过法轮功。更有一部份听说过了却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或完全在邪恶的毒害中被蒙蔽。加之邪恶之猖狂、株连之广:层层包干、指标到位、经济挂钩、残害家属,大搞国家恐怖。目前又大量利用涉世不深、经济困难、找工作不易、文化素质偏低的农村男女青年,组织什么联保、联防。利用下岗工人及社会上的闲散人员、居委会等蹲位、巡逻,捕抓讲真相的学员,撕毁、收缴已张贴、派发的材料。邪恶势力对于世人动用一切宣传工具恶毒造谣欺骗。上学、升学、就业、参军、提干、升职、长工资等事事强迫表态,强迫万人签名,人们用变异了的政治眼光,毫不思索地与政治相连。如此等等。这就需要利用大法给我们开启的智慧去做,全身心地投入,“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我体悟,做讲清真相的事质量很重要。我们是做而不求的,不管对方接受能力如何,以什么态度去对待,“什么是法轮功”一定要给人家讲清楚。怎么讲,用什么形式讲,因人、因环境而异,形式多样,常人中的一切形式,只要对讲清楚真相有利,都可以为我所用。

我派发资料不单一,每一份内必须有一份什么是法轮功的介绍。其他资料都属配发:镇压的内幕、江罗集团的内幕、酷刑的折磨、国际的反应、大法的神奇、自焚内幕、彭亮案件等等,内容不一,主配齐备。我发的资料都要亲自过目,内容必须是我们炼功人谈说的事,印刷必须乾净、清楚。我觉得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是神圣的,应该比做任何常人的事都做得好,水平是一流的(尽管自己也有做事不是一流的,但总是在努力)。如果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做得不好,会影响大法的声誉。我们应该“怀大志,拘小节”(《精进要旨》),包装上红包可以各种花色,但必须相对健康(末劫时期,也只能相对),信封可以购买,也可以自制各种封包,配字或不配字,一切参差使用。有的外加塑料袋封装,以便在大街小巷的自行车、摩托车、汽车等地方投放。信封、红包包装的可以放入信箱或防盗门内比较隐蔽的地方。背靠背、面对面派发酌情而定。一般派发装三份材料,轻便、易带、易投,内容简洁、明快。手把手送给亲朋好友的则内容详尽,材料丰富,让他们有一个细细了解的过程,明白了也好讲给别人或传看。突击发与零星发结合。突击发的量大,我觉得虽量大可以多跑几个地方,尽量不集中某一地区,这样一是不引起邪恶注意,二是可以传给亲友、邻居,照顾地区尽量能使人闻到佛法,好像有点星火燎原的意思。零星发的则与生活相结合,顺手送给货车司机、出租车司机、骑摩托者,买货顺手放在货架上,买菜顺手放在乾净的地方,相机而行,能做则做,不能做也不勉强。

师父说:“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把讲清真相的事融于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时时牢记自己是法中的一粒子,使命在身,誓约悠久史前,不敢懈怠。

邪恶势力迫害大法的两年多中,不管有多邪恶,我始终堂堂正正地公开讲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有一次在一条繁华大街上,有人向我推销健身方面的东西,我给他讲,我是炼法轮功的,过去有病几乎死了,现在无病一身轻。听者很紧张,哗啦一下围上来几个人(旁边有保安),问我怎么还敢说法轮功。我给他们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最后说:因为我们好,我们要不好我敢说吗?因为我们正,我们要不正,我敢告诉你吗?我们是心正、人正、步子正,我才敢说。在公共汽车上,我常给抱孩子的或老年人让座,别人看我白发苍苍反倒给人让座,我就给人家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教导我们要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单位及有关方面多次给我打招呼,叫我以后不要给人讲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我觉得人家许多人都争着在大庭广众讲自己是XX党员,似乎很进步、很光荣,其实背后搞腐败、男盗女娼的什么人没有?就是最好的,他也不过是个常人,能好到什么地方去?我们是大法弟子,是最好、最光荣、最荣幸的,干嘛不说呢?特别在这邪恶的环境里,作了好事为什么不敢讲,警察不能因为我给人让座抓我,保安不能因为我身体好抓我。虽然我做的事微不足道,而且每个学员也会做到,我只是觉得在目前这么邪恶的环境中,应该堂堂正正地讲。即使我被邪恶抓去,百般折磨,回来后我还是照旧。

我也看情况对闲坐的人讲,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餐桌上,茶余饭后,有机会就讲。看好内、外环境,根据接受能力,酌情而定。既要利用一切机会去讲,又不能叫人家觉得神神叨叨。

至于被抓、被关,更是面对面地讲,大讲、特讲,不论什么职务、级别、文化,有机会就讲。不低头,不妥协,堂堂正正。其实绝不会因为你讲了就难大,你不敢讲就难小。在讲的过程中,我倒发现不少警察是明白的,甚至610内的人,也有许多明白的,我发现一些警察言行上都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无奈。我也发现你一身正气时,尽管身陷囹圄,别人会尊敬你;相反,那些背叛大法与师父的所谓转化了的倒是十足的可怜虫,活脱脱的小丑,警察只是利用,一点也看不起。

写至此,看起来很轻松,其实不是,绝不是说我做的多、也做的好。在讲清真相中,也碰了不少钉子,得到不少教训,都在学法中,向内找,修自己;也常常出来怕心,修下去;也遇到过干扰,以法为师,正自己,正环境,正遇到的一切不正的;也遇到过磨难,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来了。我写出来也许是心性的一种状态,或者说是对自己的要求、精进的鞭策,对同修的希望和对走不出来学员的呼唤。如果我们每个弟子都能全身心地投入,不惜一切人力、物力去做,常人中的一切形式为我所用。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邪恶怕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最怕上北京,最怕世人知道真相)。我们是从无中来,到无中去,真正的大道无形,江罗集团再邪恶,岂奈我何。它已是空壳,下沸汤的时日指日可待。“所有各层操纵邪恶与坏人迫害大法与学员的,等待的就是无休止的、在层层灭尽的痛苦中偿还一切所干的。”(《建议》)

同修们,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刻不容缓地向世人全面讲清真相,去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