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坚持信仰而遭受的野蛮摧残

——给家乡人的一封公开信

【明慧网2001年12月22日】家乡各界父老乡亲:你们好!

我被非法劳教前是一名司机,99年10月因为依法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劳教3年。

今天我以真诚的心,用最真挚的语言,向家乡人讲述一下我因证实大法说真话而遭迫害的事实。向家乡人讲清法轮功真相,揭露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不实的诬陷,以便去掉在诽谤宣传下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对法轮功的误解。

94年李洪志大师光临我们的家乡,传授法轮功。我以及家人参加了为期10天的学习班,学习班上李老师讲了我以前从来不知道的对人生、对人体、对生命、对物质、对宇宙的论述和揭示,李老师讲述的宇宙真理--佛法充实了我头脑,开扩了思维。我知道了人为什么来到世间,知道了宇宙中还有无数其它空间和无数的高级生命,在学习班上亲友们大部分开了天目,看到了法轮,老师的功柱和另外空间的身体,同时我及家人的身体得到了净化,在这10天祥和的气氛中学习班圆满结束了。

回来后,就炼了几天功,由于自己还迷恋于常人的名利的争夺,觉得退休后再炼吧,这样一晃二年就过去了,可是在这两年中师父用各种办法点化我,或出现一些神奇事来提醒我,就这样我在师父的慈悲佛恩感召下,于96年2月坚定真诚地重新走上了修炼的路。在以后的真修中,认真学习领悟其中修炼的真机,同时知道了李老师是来传宇宙大法,挽救宇宙众生的,还领悟到修炼以修炼心性为根本,按真、善、忍这一宇宙特性在不同层次上指导修炼。所以修炼者在社会中都是以一个慈悲、善良、纯正的心态对待周围的人和事物。

自己在修炼打坐中,时常会莫明其妙地流泪,感到众生世人皆苦,能为众生付出一切的高尚而伟大的心怀由衷而生。由于心性在实修中不断提高和常人的执著心不断地去掉,有时打坐会出现遥视功能,能看到我们宇宙的空间,银河系的旋转和宇宙空间的星群,这些景象都是我们这个分子空间的,以后修炼中还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法轮,还能看到空间中金光闪闪的高能量粒子(原子以下的粒子)进入到自己的思想中,同时感到自己和宇宙相融。这些高能量粒子的思想、境界、慈悲、善良、高尚、伟大、纯洁、无私,有时还看到佛法神通的殊胜。这些都是我在修炼中体会到、看到和感受到的,是实实在在的超常科学。这些在大法修炼中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你们也有所耳闻,并不是什么迷信。

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心性的改变,与人交往中真诚祥和,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在家庭夫妻之间是好丈夫,孩子面前是好爸爸,父母面前是好儿子,弟妹面前是好哥哥,在单位尊敬领导,团结同志,工作中不记不报,不争名不夺利,在社会上奉公守法,对社会的精神文明起到了促进作用,这些不都是法轮大法给社会带来的好处吗?

但是独裁者心胸狭窄,出于一己私利,看到这么多的人一心向善,害怕了,从而操纵国家的宣传机构,对法轮功进行诬陷、迫害,利用公安、司法、警察、犯罪分子迫害法轮功学员,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上当、受骗,从而敌视我们老师及大法与大法弟子。可是人们怎能知道,神佛哪能和人争什么世上的东西呢?对修炼的人来讲,人世间的名利一切执著都是要放下和去掉的,而怎么能和常人争权夺利呢?如果当权者不去污陷大法,不打压迫害学员,又有谁会上访呢?讲什么真相呢?

99年10月31日我被公安局非法送到朝阳教养院,来到这里二大队进行“思想改造”。明着改造思想实际上是让大法弟子说假话诬陷大法,由于我们几名大法弟子不屈服被强行送往三大队进行强制劳动。这里关押的都是社会上的流氓,打砸抢的恶人、同性恋者、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他们污秽语言不堪入耳。政府却利用这些人当大班、当"四防"。利用他们残害大法弟子。大班(高忠海)对我们强制劳动,时常用木棍打大法弟子,六米深的井一人一天要挖3个(盖楼的基础井)我们的手磨烂了,我们一边干着活,他们一边换着打,大班长高忠海专门残害大法弟子,用皮带抽,床板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绝食抗议迫害。当我绝食第四天时,警察指使高忠海和三名“四防”进屋把我从床上拽下来围着踢我脑袋,象踢皮球一样来回踢,毫无人性,打完后几个人又把我拖在雪地上走。

大法弟子就这样天天在超强劳动和打骂、恶毒迫害中度日,忍受着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暴徒还时常把我们带到二大队进行洗脑,利用马三家的那些骗子欺骗我们,看我们不上当就把我们关押到严管室利用坏人用塑料棒毒打我们,让我们大头朝下,头叉到裤裆下两手和后背贴墙,长时间体罚,有时一天24小时只让我们休息2--3小时,就这样天天折磨,五、六十岁的人也同样遭受这种折磨。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又被送到三大队进行那种超体力劳动和受那些流氓的折磨。在三大队我们大法弟子分别在四个屋相互不让说话。就在这样情况下,我们还耐心地不失时机地给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讲着真相,叫他们知道到法轮功是什么。

2000年12月份的一天,教养院为了使我们屈服,利用大班长高忠海在宿舍里用木棍狠命地打我脑袋,一边打一边说:“打死你们这帮炼法轮功的人。”嘴里骂着邪恶的话,一名普教看不上眼上前劝一句,也被他一顿毒打。这时我已经被打得头昏目旋,造成左耳穿孔,暴徒又把我送二大队进行体罚折磨,头朝下,头叉在裤裆里,两手朝上后背靠墙,一天天不让睡觉。就这样,脑袋被打得昏昏糊糊两天不睡觉的情况下,被马三家那帮骗子的欺骗下,理智不清地写了“四书”。当他们让我睡觉时,到半夜脑袋清醒了,顿觉自己做了天大的坏事,耻辱、懊悔的心情无从言表。早晨我就找到大队长告拆他们自己的行为是不理智的,是在残酷折磨中理智不清的情况下写的,同时写了一份声明交给队长。这半天的错误,使我感到对大法纯洁的心留下了污点,同时给大法抹了黑,当时为了洗刷我的污点写了一份声明和说明,我就把如何在高压迫害中理志不清时写了不该写的,详细写清楚同时声明作废,由于对我们这种封闭不让和外界沟通。材料也无法送出去,所以我就把材料交给了教养院的教育科。

它们看到这种流氓式的迫害又没有成功,又一次把我送到三大队进行迫害,每天四防员无中生有在地找茬,高忠海带领5个大班和“四防”把我骗到一个屋里,把我衣服扒光,一个人一个人轮班用皮带抽我,有一个“四防”员觉得皮带不够劲,就用床板打把床板打碎后才罢手,我后背上打起了很厚的血茄子。朝阳教养院这样惨无人道地折磨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坚定大法,真诚地向人们讲清真相,却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邪恶势力为了进一步迫害,2001年4月29日,我和其他三人被朝阳教养院送往阜新教养院进行异地教养。一到阜新教养院我们四人就被锁在一间小屋里,在头一个月里,我们几个人经常被警察无故用电棍电击,有时两个警察用两支电棍同时电击,浑身到处电击。阜新教养院新收大队副队长刘XX、警察崔XX、天天手拿电棍换屋找茬电大法弟子。当我们绝食到第22天后,这时已是6月下旬,暴徒把我们强制拖到劳务二大队强行出工。到二大队队长命令“四防”将我双手铐住,两个人象拖麻袋一样把我拖到楼下扔上汽车,汽车上拥挤的人群踩着我的身子。到劳动现场后,又把我扔下车。教养院副院长辛XX带领4--5个警察,手拿3--4个警棍、电棍把我们6个大法弟子拖到工地的一个小屋里,他们用电棍电、用警棍打,打完一个又拖进一个,这时我死死抱着我们学员,不让他们把学员带走,但还是一个个被它们拖走,后来我们几个抱成一团,最后剩我们3个被拉回来。晚上开饭时他们又象拖麻袋一样把我拖到楼下的食堂。在这样的情况下。晚上它们把我铐在床上一动也动不了。第二天早晨,警察上班后,二大队队长带领着5个警察,让“四防”把我拖到办公室,这时听到隔壁屋里在折磨另两个大法弟子。它们把我按在椅子上,双手分别铐在椅子两边,队长首先上来用电棍在我小腹肚皮上来回撸着电击,用电棍往我肚脐眼里钻着电,接着又上来两个警察一边一个用电棍顶着我脑袋两边的太阳穴上,后面还上一个对着我后脑玉枕穴电,嘴里还恶狠狠地骂。我大声说:“我没有罪,你们在迫害大法弟子。”它们就同时电,三根在脑袋重穴上,一根在身上同时电击,每根电棍几万伏,痛苦可想而知。我被电昏好几次,醒来后再电,它们长时间在我脸、嘴、脚、大腿上电,全身都电遍了。还有一个警察更残忍地用电棍在我头顶伤口上来回蹭着电,电棍上、地上到处粘满了鲜血。电累了把我拖回牢房,没过一会儿,医务所警察大夫又来给我灌食。医务所长对我说:“经院党组织研究对你生命进行人道主义抢救。”它们命令几个人把我抬到走廊的一条铁床上,把我固定住,两个按着脑袋动不了。大夫说:“捏住他鼻子。"大夫就往我嘴里用针管打浓盐水,打了几管后大夫说:“往下咽。”看我不咽,就气极败坏地说:“把拖地抹布拿来把嘴捂住不让喘气。”他们就狠命的把我嘴捂住。过了一会大夫说:“拿开。”由于长时间呼吸被窒息,突然拿开大量盐水被吸到肺里,我被呛得咳嗽不出来。由于鼻子被捏着,头被按着动不了,就只能呼吸着浓盐水,十分痛苦,这时大夫就用铁器撑着嘴往里倒盐水,倒满后,大夫又让它们把我嘴捂住,过一会又松开,就这样我的肺里灌满了盐水,我被窒息了。警察大夫骂着我,用手使劲敲打我的心脏和两个肺部,我全身痉挛着,眼前渐渐发黑,看着代表着人民警察的国徽大盖帽下那狰狞变形的脸,我渐渐失去知觉。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头在朝下控着盐水,警察大夫发现我醒来后,又把我按到床上灌盐水,我又一次失去知觉。当时我想无论我死去过多少次,我一定坚定大法,我要舍生忘死地把真相告诉世人,真正体现出修炼人的真正的善和慈悲,因为我慈悲所有善良的世人。他们中有我的亲人,有我的朋友,有我的领导和同志,有我善良的乡亲。在这样奄奄一息的情况下,暴徒把我抬回牢房。我的肺部剧烈疼痛,呼吸困难,从肺里咳出大量盐水和没融化的盐粒,带着微弱的声音我对身边的普教讲着法轮大法如何好。我深深体会到了生命的无私,自己内心的安宁。

暴徒同样折磨我四天,当时我只有一口气了,我想如果它们把我弄死还不知道怎么死的,还不如把这些情况和大法真相讲出去,让世人知道再死也不迟,我决定吃饭。然后我写了6张纸条让他们带出去。第二天也就是6月28或29号,它们把我送到了本溪教养院。看到我奄奄一息的样子它们没有收,又给我拉回阜新看守所。7月16日左右,它们又把我拉到葫芦岛教养院。到这里它们又对我进行严管,坐着一种特殊的凳子,腿被控得很粗。我们几个弟子又进行绝食抗议。它们就用手铐分别把手脚铐在四个床角上一动都动不了,一铐就是几十天。望海寺有个叫任晓的大法弟子,腿被手铐卡得露出了骨头,直到现在还被铐着。在3月份大法弟子陈德文被灌食灌死,还有个叫姚延会的被打昏达14个小时,它们用电棍怎么电击都没有反映,才被送往医院。它们还把水泼在大法弟子身上同时用5--6根电棍同时电,有的连续3--4天进行强行折磨,有的弟子脑袋被打得变了形。

这些铁的事实和电视宣传的一样吗?反差太大了。当我听到电视里那些可耻的叛徒说警察怎么怎么好是真的吗?在迫害前又有几个上电视上痛哭流泣的说着弥天大谎,诬陷大法呢?又有几个是真心转化呢?又有几个人是没遭受折磨迫害而转化的呢?他们的内心最清楚,邪恶的谎言是永远蒙骗不了真正善良的人们的。所谓转化的人与那些为了宇宙真理,为了救度世人,为了别人永远的人,而被邪恶夺去了生命的和在不同环境中承受着痛苦的弟子相比,反差不大吗?大陆媒体如果是光明正大的,为什么不敢去采访、播放这些真正大法弟子的讲话呢?邪恶势力采用卑鄙的秘密迫害,封闭式的与世隔离。

家乡的父老乡亲,我真诚地把你们当成我的亲人一样,对你们讲法轮大法是宇宙根本大法,是创造生命的源泉,你、我、他都是这个宇宙大法所造就的,我们不就生活在宇宙空间吗?人世间就是宇宙中一个特殊的“迷”的空间。如果不承认大法,不等于不承认自己是宇宙中的生命吗?不就会被宇宙所淘汰吗?

在法正人间之时,邪恶的人要被淘汰掉,善良的人要留下,善良的家乡父老乡亲们,至于那几个邪恶的小丑,当它们表演邪恶时,希望你们认清它们,因为邪恶的目的是毁灭善良,毁灭众生。

不久的将来善良的世人会看到佛法的展现,邪恶将被除尽。

我所讲的都是真实的事实,现在和将来都是真实的见证。

祝福你们!

大法弟子
2001年10月13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2/我因坚持信仰而遭受的野蛮摧残-21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