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弟子:去掉惰性,溶入正法洪流

【明慧网2001年12月23日】我是刚上大学的学生,虽说随妈妈修炼已有5年,但一直去不掉惰性,这个惰性被邪恶控制着,使我总是主意识不强和惰性在我身上恶性循环,多年来学法炼功都是妈妈反复催促。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全面迫害大法时,我和妈妈都勇敢地站出来维护大法,可妈妈被邪恶抓走后,我立刻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随波逐流,离开了大法,又沉迷于电脑、日本卡通故事等玩乐,一直到迷迷糊糊被老师同学拉扯着去签了宣布自己不要生命的名字,主意识仍没清醒过来。

有一天,学校强行安排全校各班开所谓揭批会,我感到压力大,又不敢面对,低着头坐在教室的角落。突然,一个常人的声音使嘻哈吵闹不严肃的会场肃静下来,那是从主持会的班长口中发出的声音:“我觉得法轮功人家自己炼功又不招惹谁,江泽民不知搞什么鬼,整天又骂又打,还压我们又签字又批判的。”大家没料到主持人说出与揭批相反的话来,怔住了,几秒钟后,哗地一下象黄河决口一样不平全爆发出来:“是呀,XX党从来就是吃饱了没事干,整天搞这些无聊的运动。”“江泽民一上台后,我们国家就旱涝水灾、天灾人祸,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你看他的一脸哭丧相,那个倒霉相会害了中国的,老百姓没一个提起他不骂的。”“看人家炼法轮功那么多人都崇拜人家师父他就妒忌。”“喂,你知道江泽民他多差劲……”打这以后,我主意识不强的心感到一种远隔着的裂痛,那是另外空间的我在痛苦哪,常人都在为大法说话,我愧做修炼人哪!可我压不住魔性,挣脱不了邪恶的控制,有时想要学法了,可各种玩乐事立刻充满了我的心,惰性立刻上来压倒我。我感到完了,生命在无奈中清楚地知道自己一点一点地沉沦,离法遥远得使我失去了往回返的信心。而且,惰性使我更加主意识不清地往下继续沉。

妈妈回来后,看到我这个状态又开始拽我推我,要求我马上学法,看明慧网指导性文章。我学法后有一些清醒了,开始压掉惰性起来做一些正法的事,但邪恶更加剧的钻我的空子,没多久,我又懒惰贪玩起来,又整天玩电脑看卡通碟。妈问我星期日为啥不学法,我推说我要在学校学,妈把唯一一本新经文给我带到学校去我也没学。一天晚上刚睡着,我看到许多同学跑出教室看着南方天空,天空出现亮光和七彩祥云,一位美好的菩萨领一童子站莲花上驾祥云而来,她手中拿着许多票,念一个大法弟子的名字就给一张票,得到票的弟子就能到天上去,念完了我也没听到我的名字,我知道自己做得太差;但仍不甘心,就到菩萨的祥云下小声羞愧地问怎么没听到我的名字呢?她笑着说:“没有票了。”梦醒来我哭了,我明白我再不正法就永远回不去了。我开始向要好的同学弘法,向一些同学讲清真相,我还想向全校各班同学寄真相资料,在校内贴“法轮大法好”,但怕心和惰性马上交织在一起压上心头,结果又是光在空想。这天一到班上惰性上来坐着发呆时,全班同学发出一片惊呼声,都兴奋地看着发下来的作业本呢,我打开作业一看,原来每位同学的作业本中都夹着一张“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的条子!

周末我回家把经文带上,妈妈问我学了没有,我坦率地说,其实拿去了两个月我都没学,妈一反平常的劝呀、拉呀,哭抱着我说:“女儿,咱娘俩一定要一块随师回家呀。”她紧绷着脸严肃地大声叱责我:“你以为可以依赖与我的母女缘份就能回去吗?你记住,你的生命是因正法而来,为正法而生,否则就没有意义,你再不救自己谁也帮不了你!立刻学法,积极正法,才能去掉你的惰性,如果你愿意连人也当不成,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也不执著于你啦。”我心一明,从头上下来顿时清凉一片,我马上关起小房的门投入学法,谁叫也不开门,整整学了一天一夜,惰性全无。天快亮时,我心舒坦地睡着了。我看到我领着两个常人朋友,上了一座上面尖尖叫天门的山,山上云雾环绕。突然云象急流一样飞快地向后奔涌。两个朋友掉下山去了,我大喊“救人”。来了许多人后,我惰性又上来了,心想他们会去救人的,等到救上来后,我去接她俩就行,就坐到一张石头条凳上休息,突然这石头条凳拔地而起飞在空中,飞呀飞一直飞到山下,两个朋友掉下的地方,凳子又扎在地上,只见她俩一人在湍急的涧水井挣扎,一人在岸边一个肮脏的厕所里坐着吃苹果,还一面递给我一个烂了的苹果一面埋怨找不到垃圾桶丢她吃剩的苹果核。一觉醒来,其中情景依然清晰,心中对大慈大悲师尊的感激与对大法的正信从来也没有今天这样清醒,师尊给我指明了正法的方向:“讲清真相,救渡世人,不要等,不要靠。”妈妈小心翼翼地敲门进来问我是不是生气了?哭了?我高兴地说:“没有啊,我在学法呢,谢谢你的帮助,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写了一大堆信封,给各班级和所有我知道地址的人发了真相资料,写了许多真、善、忍的字条准备在学校贴。到学校后,看到校方因为校园内到处出现正法的字条而正在挂污蔑大法的图片。我和另一得法的好朋友就于中午休息时间去扯掉它,结果两人扯来扯去扯不掉绑树上的绳子,我俩又回来商量第二天中午拿剪子去剪断。晚上我俩齐发正念毁掉这条幅上的图片。第二天中午我俩拿了剪刀去剪,一路上,那个同学还唠叨着说:“剪掉后把图片全带回来剪掉,夹子也别给邪恶留下,我拿回来挂衣服。”到那一看,图片布幅都不见了。我们高兴得欢呼起来。我坚信是这所大学里真修大法的不知名弟子共同发正念清除了邪恶。我坚信我们要有缘就可以相遇相识,互相鼓励,共同精进。

前几天,我的脚丫突然发红发痒流水肿起来,我一想:“我在跑来跑去忙着讲清真相,哪有时间消业,这种烂脚的业力要消好长时间呢,显然是邪恶想利用我有业力干扰我正法,想让我长期走不了路。我立刻盘腿发出强大正念,除掉这个利用我业力来破坏正法的邪恶。整个前脚掌烂处马上开始流脓,流了一早上;下午就很快干水结疤了。现在的我积极主动讲真相,救世人,发正念清除邪恶,邪恶没法靠近我半步,无论出现什么我都明慧不惑,分辨清它是否是冲正法来的,只要挡了我正法的,都是邪恶的又一次阴谋,我毫不犹豫立即给予消灭,正法中我要以最快速度放下各种心,决心修得执著无一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