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残障大法弟子去天安门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12月23日】我得的是要命的病且已致残,日常生活需要两个人照顾。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重新站立起来,更重要的是使我们明白了法理,使我的精神得以解脱,我们全家都在大法中受益无穷。

为了说句真话,父母和我于2001年10月28日早上来到天安门,天安门显得比较阴森,游人稀少,警车和便衣比较多,横幅还没打好,就被武警发现,于是我们便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立刻,游人的目光被吸引过来,看到了我们被强行塞进警车,游人呆住了。在车上司机打了父亲脸上两拳,然后我们被送到臭名远扬的天安门分局,一个功友被铐在椅子上,一个笼子里已装进一些功友。接下来是强行搜身和照像,父亲被几个恶警按倒打了一顿,割断了腰带和钥匙链,没收了电动剃须刀,母亲被扯住头发,头上撞出一个包,我也被按倒搜了身。然后被关进铁笼子,不知恶警在窗外放了什么,噪音响个不停。这一天共关进十八个功友,几个功友带进了师父的新经文《秋风凉》,使大家倍受鼓舞,我们这边大家谈体会,背经文、发正念。而旁边那个笼子里,恶警则安排一个小丑不停地大声唱,可见它们的恐惧程度。恶警十分邪恶,我们再三强烈抗议才允许上厕所,晚上我们被送到东城区看守所,功友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看守所外,警察、保安如临大敌,成群的保安个个手持电棍闪着火花。

在这里我们被强行脱去外衣,每人扣一百元钱买行李,余钱也要存在这里,如果钱多,它们就用钱给你买这买那甚至买药强行注射。这里面每个监号都有号长,管教靠号长管理其他人,号长可对其他人任意搜刮和毒打。第二天由于不配合照像,负责照像的老恶警一下把我打倒,又疯狂地打父亲,我去拉它的腿,又被它踢了几脚。恶警把我按在地上照完像,把我拖回监号,于是我们开始了绝食抗议。这里的迫害手段还包括灌食,一些功友都惨遭迫害。恶警还强制使用精神药物,有时放在食品里。恶警谎称我有癫痫病曾几次给我暗下药物和强行注射。最后父亲单位把我们接走,我和母亲回了家,父亲则被它们骗走,现被非法劳教一年,但警察拒绝透露把父亲送到哪去了。

在此期间我共被打倒七、八次,都是直着倒下的,对一个残疾人尚且如此,可见邪恶势力多么害怕人说出真相。我们再一次深深体会到了在当今的中国说句真话是何等之难!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8/17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