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百万真相材料救渡世人》一文的意见


【明慧网2001年12月23日】看了12月17日明慧文章《佛法无边:百万真相材料救渡世人》,为大法弟子们为大法付出的纯净的心而感动。但是在经过了风风雨雨的和邪恶的较量后,在不断吸取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大法弟子们变得越来越智慧、越来越成熟了。我觉得,如果我们在有些方面加以改进的话,我们可以在达到同样的讲清真象的效果的同时,避免弟子的损失。因为这种损失本身就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和对正法的破坏,是我们绝对不能够承认的。因此,我想从印刷点的联系和组织角度谈谈我看到文中印刷点存在的一些问题。

一、过多人知道印刷点的位置

“十一”以前:高军、“我”、赵宏、徐静、岳强、东北大姐、老大学生、李义、李瑞、赵宏、工厂老板老王、“拉资料的大姐”、其他不知名的人。

“十一”以后:老肖、小肖、带孩子的何姐、“我”、老胡、小金、一个东北女孩、白阿姨、小枫、还有一个新疆的大学教师、李义、李纳、一位搞艺术的大法弟子和一位教授、李杰、贡献汽车的郊区的中年人、印不干胶的北京男青年、小楚、一位大学生和他伙伴、开农用客货两用车的一对郊区夫妇、装订小册子时三个屋中的所有人、印刷点的位置,负责印刷的具体弟子不宜让过多的人知道。人的心性都不同,在不同时期可能有不同状态。从为大法负责角度出发,应当尽量堵住一切可能的漏。

二、印刷点和装订点在同一地点

印刷点应当和装订点分开,因为装订点会有更多的人进入。同时,装订点也同样不要让过多的人知道。

三、资料的分发没有层次

文中说:“(李义和李纳)送了一个地儿又一个地儿,无论距离远近,无论要几箱或是几包。”

这样是很容易被特务跟上的。一般来讲,资料的分发应当经过中间一级分发者,再到最终的弟子手中。而且,资料的交手一般应当选择外面,比如马路上或商场附近(有很多人搬箱子),这样不易引起注意。因为有的弟子家是被盯上的。如果你知道有些弟子要几箱或是几包,你可以给他和中间一级分发者牵线联系,最好是你周围的弟子拿到你印刷的资料,还不知道是你印刷的。

事实上,最后这组弟子出事,就是从李义和李纳开始的。

四、已经被监视、跟踪了,却没有意识到,没有及时堵漏。同时可能有特务混进其中而没有觉察。

李义、李纳被抓,车辆和40箱共20万张资料损失;大学生被抓,资料损失;紧接着三个地方同时出事,损失17人。这说明他们被盯上很长时间了。也证明了他们在日常联系中是有漏的。“十一”中旬开始重新印刷,大约三周不到一个月,这批人全损失了。而且抓捕是同时进行的。几天之内损失殆尽。这说明警察是完全掌握了情况后下手的。但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中仅仅靠跟踪是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的。所以基本可以肯定,他们这组人中有特务混入。

事实上,工作没有层次,以大拨哄的方式干,是非常容易被钻空子的。

李杰十余次遭遇危险,大家也都应当总结一下是否在心性上有可以提高的地方,是否在工作中有可以改进的地方。

五、工作量的安排

要资料的要求一般都是很急的,但是可以根据对方的要求和自己修炼状态和对方商量一下时间,是否要在对方要求的短时间内干完,如果不是那么急,比较好的方式是保证自己这组人的从容不迫。反而在整体上缩短了时间,并能使自己这个资料点能够长期运转。

六、人员的数量和安排

具体负责使用一体机的人不宜过多,并且都得是精干、全时投入的。象文中带孩子的何姐,如果能找另外的地方住下,也许更好。

根据文中内容总结一下:

印刷资料数量:100万张左右;前后参与人数:将近30人;持续时间:近2个月;
损失人员:至少17人;损失设备:一体机1台,汽车起码1辆;损失资料:起码20万张;损失住处:起码6处。

我感觉损失还是太大了。当时的情况我略知一二,当时这一批资料点损失后,使得一定范围内,一段时间中,资料的供应一蹶不振。这个我体会很深。

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的“悟”中谈到:“……我们只是在切身利益这些问题上看得淡,而在其它方面,我们都很精明。”我理解这个“精明”的意思,就是修出的智慧自如地解决问题的状态。在我们参与正法中,更应当如此。因为对正法的破坏是师父所不承认的,我们就要身体力行地破除。

我在看明慧网文章时,经常会想,如果我在当时当地,我会如何?能像人家做得那样好吗?我在回顾以前的经历时也经常想:我现在如果再和当时那些弟子配合,再面临当时那种邪恶势力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破坏,如何才能做得更好一些?

冒昧地指出这些不足,是为了让现在正在做资料的大法弟子有所借鉴,能够在目前的环境中做得更好。语气、善心和道理有不足的地方,还请大法弟子慈悲指正。

备注:请正在做大法工作的弟子参考如下明慧文章:

2001年10月19日──重温:如何解决做大法工作时出现的一些问题
2001年11月1日──做资料工作的一点心得


后记:

《百万真相材料救渡世人》一文所提到的环境是非常险恶的,当时做大法工作的弟子很多没有经验,但有为大法付出的愿望,但在经验上和周密安排、协调上没有做到,这也是当时当地的心性和层次的限制。

我不是想求全责备于当时做大法工作的弟子,先行者已经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书写了自己的正法历程。

在大陆的险恶环境中,做大法工作的弟子首当其冲遭到严重迫害。仅就资料点而言,那些最终大批损失的资料点,几乎都有其轰轰烈烈、辉煌的正法历程。但如何从当时的修炼、大法工作中找到不足,提高上来,我想无论是对现在的大法工作还是对个人提高,都是非常有益的。所以我想从如何将工作做好角度入手地谈我对文中资料点的看法。

那么是否按照我推荐的文章以及我的投稿中的“操作规程”做大法工作,就一定能达到无漏呢?肯定不是的。因为即便这些文章中说的都对,能否做到还和自己当时当地的心性、心态有关。所以最终还是要落到心性上无漏才能真正把工作做好。

但是,在常人这个层面上,仍然有可以总结的经验、教训,我想这也就是我推荐的文章和我的投稿意义所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