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心得拾零

【明慧网2001年12月23日】

心得(一)

以往总觉得自己坚定地修大法,任何人也动不了我的心,于是,不理解大法、害怕政府的老父母也奈何不了我,然而在同修面前,找到了差距:这就是善心不够,善的力量是巨大的,一个佛的身边怎么会有那么多麻烦呢?家里正的不好,也足以说明自身的差距太大了,“修内而安外”,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正好外界,也就是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家里正不好,只有找自己。

在我的“坚定”里还隐藏着“私”字,不然,一个纯善的心怎么会没有力量正自己的父母呢?而一个佛是善德巨在的。

心得(二)

在以往的讲清真相中,往往都找我认为对方可能接受的语言来从侧面讲清大法,也每每感到力度不够,而又不敢真正用法来直接讲给众人听,怕对方接受不了而造成麻烦,然而在拘留所里,我亲耳听到了一同修的洪法讲清真相的过程,她就象讲故事一样,语言柔和,生动,亲切。令听者动容,也就自然地接受了,同时她的语言中几乎全是法中的话,她运用自如,原来她几乎将所有经文,洪吟全部背下,大法也理解的深,透,全溶入法中了,所以她讲的话就有力量,而我却很少能背下法,又怎么能运用自如,又怎么会有力量呢?从她洪法过程中我清楚地认识到:师父所给我们的大法,就是我们“修炼提高至圆满的唯一保证”“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之所以做的不好,没有那么大的威力,就是“法没学好”学得不深不透,以往也天天学,却成了看表面字义,根本没有理解师父讲法指导修炼的深层意义,那又怎么能提高呢?

今后在正法中我必须加倍努力学好法,在法上认识法,用法来指导正法中的修炼提高,在正法中形成更新的生命,走向圆满。

心得(三)

同修讲了一个故事,深深地触动了我:她们家乡有一位同修,坚修大法心不动,而他的妻子却百般阻挠,从哭叫打骂到用刀子割他,而这位同修不但不恨妻子,反而非常可怜妻子,没有一丝怨,没有一丝恨,同情妻子,关怀妻子。最后妻子说:“我改变不了你,改变我自己吧。”于是他的妻子也修炼了。

师父在《也三言两语》中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对比自己在正家的环境的时候,隐藏着私心,没有大慈大悲之心,又怎么会有力量呢?

心得(四)

一同修在发正念时,发现自己坐在“法”字上,而且看到自己身体的每个细胞都是“法”字,整个身体都是由“法”字构成的,“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一个一个字清清楚楚的。

另一同修在发正念时,看见“法”字背后象有一盏明灯,将“法”字照得通亮。
这不都是告诉弟子,要在法上认识法,要用法来指导正法与修炼吗,要溶于法呀。

心得(五)

同修说,“我们的师父有多么的慈悲呀,对我们这些弟子,就象对不懂事的孩子一样,一点一点地教我们,领着我们往前走,每隔一段时间,就写一篇经文指导我们,点悟我们,我们怎么才能不辜负师父的一片苦度之心呐?”听了她的话,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回想自己对师父的点悟那么不清楚,做了那么多错事,师父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却一直在管着我们,没有放弃我们,我心中真是有说不清的痛悔。

心得(六)

一同修说,“她母亲78岁,一坐下能背1个多小时的法,她们家有两个儿子,她们的妻子也都修炼,在她们的家中,每天不是背法,就是讲正法之事,大家在一起包饺子的时候,也是一起背《洪吟》......”

“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实修》),看看同修的一家,想想自己,差距太大了,她们的家,可以说一思一念都在法上,真可以说是“真修大法,唯此为大,同化大法,他年必成。”而看自己,有多少时间是脱离法的呀,不比不知道,以前觉得自己还不错呢,可是在这些弟子面前,在这些实修的弟子面前,真感到愧对师父,无地自容啊。

心得(七)

回想自己走过的路,非常悔恨,自己的悟性太低了,做错了许多事,耽误了修炼的进程,看着我悔恨的眼泪,一同修说:我几乎没有时间回想过去,只是站在现在展望未来,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不能让过去成为执著,一切都从现在开始。

师父说:“造成了负担,你心里想它,是不是执著心?那么这种执著心怎么去?这不是人为地增了一难?产生的这执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吗?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本来就难,还人为地增加这难,怎么过呢?”(《转法轮》)

所以,只要能找出执著,去掉它,就是提高。决不可执著于过去的错误、过失而产生悲观与失望的新执著。因为我们是修炼的人,我们只有“奋力精进,直至圆满”(《悟》)。

心得(八)

有一同修,去年在她们点的辅导员被抓的那一天,她的腿就无缘无故的开始疼痛,一痛就是一年半,直到今年有一天,她觉得自己太差了,怎么修得这么差呀,都有些灰心了,可转念一想,不对,这不是邪恶在钻我的空子吗?我要走出去,于是她立刻起身拿了两张粘贴,出门在街上粘上,当她刚粘完往前走时,正对面的小屋里出来一个人,一把将她抓住,硬拖她去派出所,来到派出所,警察押她上楼时,她突然感到自己的两条腿轻飘飘的一点也不痛了,她才明白,原来自己早就该出来了。

 在拘留所里,她发正念时,看见“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的法字背后,象有一盏明亮的灯,照得“法”字通亮,这不是师父在点悟她,要在“法上悟法”,要“以法为师”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