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打开窗户,叫我从三楼跳下去


【明慧网2001年12月24日】我是南方某市女大法弟子,因为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公安非法逮捕,关进北京某派出所。我们被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夜,也不给吃东西。我看到一个警察在殴打一个弟子,我对他说:“你不要打他。”那警察看看我说:“我看你人蛮好的,那我就不打了。”

被押回当地派出所,我因为饿了,就从包里拿东西吃(我的手被铐在前面)。谁知警察上来一脚,把包踢飞了,说:“饿死你!”警察要我交代谁是组织者,我说我们没有组织,是自愿去北京的。警察叫嚣“整死你!”他们把我铐在大铁门上站着,所长来了,照着我的耳朵就是一拳,打得我当时就吐血了,几个月后喉咙里还在出血。接着所长对我的脸上又是一拳。

我被铐在铁门上两天两夜,也不让睡觉,也不给吃东西。我家里人给我送饭,警察骗他们说:“她在这里有饭吃。”

当时天气很冷,气温在摄氏零度左右。他们将我背铐,赤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然后他们往我脚上浇冷水。过一会儿把我拉到另一个地方再浇冷水。我始终什么也不说。他们气得够呛,说你不怕死。于是他们把我拉到窗户前,打开窗户,叫我从三楼跳下去。我说我不跳,我宁可被你们打死我也不跳。最后我被非法送劳教一年。

我的丈夫因为去北京上访,也被非法劳教。警察为了让他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对他进行酷刑折磨。在这个劳教所里,有的大法学员因为受不了酷刑的折磨,违心地写了保证。多个警察用五根电棍同时电我丈夫,把他电昏死过去好几次。警察还把他的头塞进粪桶里。警察还有一招,用毛笔搔我丈夫的鼻孔、耳朵,那种滋味真是生不如死。警察还逼他干活,用手抓大便到田里去,结果他的手都烂了!

我呼吁善良的人们制止江泽民集团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野蛮迫害。(2001年12月)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4/17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