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权代法 江泽民亲令重判空军指挥学院副军职干部21年


【明慧网2001年12月24日】于长新(以下简称于老)是空军指挥学院的离休干部,现年74岁,正师级,副军职务。是中国最早培养的第一批飞行员,共飞行三十余年,约有两千个飞行时。几十年来,在飞行训练上和飞行理论的建设上,为空军做出了贡献,并立过二等功。在中国解放战争中,有名的四大战役,他参加了两个,还参加过许多其他的小战役。

一、有缘得法,炼上了法轮功

1992年6月,于长新老俩口为了祛病健身,就炼上了法轮功。后来发现这不是一般的气功,是修心的,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心向善的,让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能得到这么好的功法,老俩口非常高兴。

炼功时间不长,于老的身体变化就很大。原来身体很不好,有高血压、心脏病、胃病,每天都要吃很多药。炼功后很快就停药了,身体不但不难受,反而越变越好。精力很充沛,思路敏捷,走路非常轻快。当时他也是快70岁的人了,可别人看了都说象五、六十岁的人。干什么活都不觉得累。当时他为大法搞一些资料的工作,有时工作很忙、很累。特别是学法的头几年,有的事要经常出去跑。如出版《中国法轮功》、《转法轮》这两本书时,因当时群众还不了解,各单位都不敢给出版。所以每一本书都要跑许多单位,有时为出一本书要跑好几天,但他从没有感到累,总是乐呵呵的。

得法后,于老始终能把钱财看得很淡,在工作中,拒收一切礼品,即使是一个小礼品也是一样。在这方面他一直很严格地要求自己。所以,江泽民认为他负责出书,一定捞了不少钱,想在经济上拿他开刀,从而达到诬陷大法、诋毁师父的邪恶目的,结果一分钱也没找到。

炼功后于老能处处与人为善,做事考虑别人,性格也变得慈善祥和。周围的人们都很敬重他。江氏一伙为了达到迫害于老的目的,就派人到各有关单位了解对于老的意见,结果都说他是好人,为人正直。反而使人们了解到事情的真相,让人们更加看清了江泽民的邪恶本质。

二、于老被抓,江泽民集团对他进行精神摧残

自4-25这天开始,于老就失去了自由,被空军指挥学院监管起来了。而且院里各级领导轮番找他训话,先是院里的副主任、副院长,然后是院长、政委,最后落实到专人。他们逼迫他表态:你到底是要XX党还要法轮功?于老坚定的说:我要法轮功。1999年7月1日晚,突然来了两个人将他从家中骗走(说有点事出去谈一下),骗走后一直非法关押到现在。

其实,江泽民早就派人盯上了于老,并对他怀恨在心。对于老迫害的全过程都是在江泽民一手策划和指挥下干的,由总政、空军、空军指挥学院三家,组成三十多人的大专案组,计划对于老进行全面的迫害。

于老刚被抓去,先是强迫他看他们阴谋编造的攻击、污蔑师父的黑材料,同时还有一份就是江泽民要残酷镇压法轮功的方案。接着就用各种手段逼于老交代问题,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

1、有人诬陷于老在北京图书馆写了半年《转法轮》

于老的回答是:我连北京图书馆的门在哪都不知道,我怎么会在那写书呢?再说这本《转法轮》是我们师父讲的宇宙大法,别人怎么能写出来呢?我们师父讲过,所有法轮大法的经书都是他讲出的法,都是他亲自修改整理的。同时于老还把《转法轮》228页的最后一段话和《惊醒》一文中的有关章节都抄写给他们,以此作证。为此,他们不仅做了大量的调查,还把有关我们师父的讲法录音和书对照,发现二者内容差不多,最后得出结论:《转法轮》不是于老写的。

2、有人诬陷于老出大法书赚了一百万

于老的回答是:我们修大法的不求名,不求利,修心向善,义务为大家服务,所以我一分钱也没赚。他们做了大量的查证,最后也得不出别的结论。可江泽民一伙不信。如其中的李岚清说:我不信,那他搞那么多书干什么?有人就直接问于老,那你图什么?于老说:我想修成“神”。的确,江氏一伙的邪恶之心,怎么能了解大法弟子的胸怀和境界呢?

3、于老负责出大法书和音像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于老的回答是:不管出了多少大法书和音像,都有正式出版号,能不能出主要取决于出版社,我只起一个联系作用。另外在书稿的处理上,我主要做一些具体工作。如做一些校对工作等。每本大法书的出书稿都是经师父本人几次修改、整理后定稿的。如:师父对《在瑞士法会上讲法》的书稿就连续修改了五遍;《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的书稿修改了四遍;《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的书稿修改了三遍,其他大法书也是这样的,最后整理好的书稿,都是由师父签字定稿的。对此,他们做了大量的调查确认情况属实。

4、为4.25事件,于老倍受迫害

江泽民集团逼迫于老交代参加4.25事件的问题,于老说:我们去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没有错,但由于我当时有事没能参加。但他们不信,当时就对他大搞逼供,许多人围攻他、训他、骂他,不让他睡觉,逼他不停的写交代材料。弄的于老饭也吃不进去,腿、脚都肿了。于老说:你们就是把我整死,我也是没去,总不能让我撒谎啊!后来他们又做了一次全面的调查,才证明于老说的是事实。

在于老被非法判刑前,家属出去给他请律师时,把于老的情况一说,他们都说于老是无辜的。但江泽民这个“人权恶棍”依仗手中的权力,为所欲为,没有罪他也要重判。

于老这样的国家功臣他能去反党反社会主义吗?能去反人民反政府吗?他会去夺党的权吗?江泽民纯粹是利用他以非法程序得到的权力发泄私愤,随便栽赃陷害,给无辜的人民加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大打出手,残酷迫害。


三、江泽民下令重判于长新

本来空军根据对于老的审查情况和于老过去的表现,感到问题不大,也不想给他什么大的处分,但具体处理意见还没有定下来,正要做处理时,江氏一伙突然下令对于长新逮捕法办。当时搞得空军都有些被动,于是就决定给于老来个轻判(2-3年)。因他年纪大了,按法律规定判完就可以回家,对他各方面影响不是很大。他们正要准备进行此案时,邪恶的江泽民又突然下令重判于长新二十一年,具体罪名是所谓的“1400人”同他出书有关,给他加刑11年;另外他负责出版法轮功的书和音像资料,加判10年。

这突然的消息,纯粹是迫害无辜,践踏法律!谁也没有想到。此时空军军事法庭为难了,于长新的案卷他们也看过数遍,不应判那么重呀!没法,他们把于老的全部材料送到高检和高法,想听听他们的意见。据说他们的答复是,你们如何处理我们不管,但我们要按上面的意见办。空军也要考虑自己的利益,但具体要做处理时,又感到为难,认为于老:一、不是法轮功研究会的骨干,二、也没有具体的罪名,他也不能比李昌判得还重,所以就找了点理由,减了四年,判了十七年,排在李昌的后面。

方案定好了,于2000年1月6日,就在空军看守所的一个角落里,搞了三、四十人参加,在严密控制下,偷偷判了于长新十七年。真是天大的冤案!他们也自知理亏,所以特别害怕真相曝光。

于老判刑后,当时,军队内部有一些高级将领为此鸣不平,有的只说:“这么大年纪了,判刑后应让他回家。”就这么一句话,就受到牵连和迫害。于老现在都74岁了,还押在空军监狱不放。你们看江泽民多残暴啊!

对于江泽民的这一恶行,于老当然不服,要上诉,其他人说:算了吧,你上诉也没有用,叫他们判吧,你这么大年纪了,判完也就回家了。结果判完后,江泽民说要关他一段时间,就这样73岁的老人被非法关押至今。用各种方式逼他放弃修炼,手段极其卑劣,对他始终是严加控制,不让学法、不让炼功,强行灌输污蔑大法的黑材料,他们还经常找他训话,强行洗脑。

四、老伴被赶出家门,房门被贴上封条

自1999年7月于老被抓后,他家被抄了两次。每次都是十多人,一进家就分兵把守,就象在战场上一样,杀气腾腾,什么墙壁、地板、仓库,一切都不放过。见书和资料就拿,甚至连炼功坐垫、衣服上的小法轮章都不放过。不管是不是与法轮功有关,就连手头用的字典等都被抄走,简直是“三光”政策。

从2000年1月6日于老被判刑起,空军指挥学院立即就把他家的电话给掐了,同时在空军指挥学院的大门口为于老家安上了岗。不管谁要到于老家都要被盘查,有的就不让进,让进的也得在空军指挥学院干休所干部的监视之下。后来家门口也设了岗,不但白天有,晚上也有,别人问起时说是为了保护他老伴的安全,实际是派人监视。甚至连买菜都有人跟着。3月19日突然下令把他老伴赶出空军指挥学院,并在家门上打了两道封条,又加上锁。

江泽民为什么要这样残酷地迫害于长新呢?这里也是有原因的:

(1)在4.25前不久,江泽民有一次到武汉,看到到处都是法轮功创始人的书和法像,就恶狠狠地说:我都没有,他有那么多!——嫉妒得不行。
(2)有一次他看到从于老家抄来的师父的讲法录像时,气得暴跳如雷。
(3)1999年10月江泽民到欧洲几国访问时,看到国外也有很多大法弟子,就更加气急败坏。他认为这一切都与于老有关,就更恨于老。所以当他在法国诬蔑法轮功时,国内也同时把于老推上了电视,说他是法轮功创始人的出书代理人,也就是法轮功创始人的代理人,明着是整于老,实质是针对李洪志师父、针对法轮大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