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2月24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12月24日】
  • 郑州大法弟子马希君在中原公安分局第二看守所绝食抗议,生命垂危

  • 西安交通大学不法之徒又在举办诬蔑大法的展览

  • 南方某市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们走出劳教所

  • 牡丹江公安的犯罪行为

  • 正念破除山东潍坊市潍城区“610” 恐怖组织的邪恶

  • 揭露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的邪恶

  • 法轮大法真相广播在东北某市上空响起

  • 正念破除“洗脑班” 的邪恶

  • 黑龙江省海伦市大法弟子被绑架

  • 正念闯出看守所

  • 黑龙江省友谊县恶警的土匪行径

  • 黑龙江省富锦市恶警的犯罪记录

  • 黑龙江省宝清县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 辽宁省大法弟子仇实惠、仇兴华姐妹俩的遭遇

  •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 的违法犯罪事实

  • 正告犹大:悬崖勒马,重新做人!
  • 郑州大法弟子马希君在中原公安分局第二看守所绝食抗议,生命垂危

    郑州大法弟子马希君(音),女,50多岁,于2001年11月14日早9点左右,在向世人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抓走,非法关押在中原公安分局第二看守所。现已绝食30多天。该看守所内有四、五位大法弟子均已绝食十余天,被“610办”的恶人强行灌食,使大法弟子受到极度伤害,生命垂危。请社会各界给与关注。

    在此正告邪恶之徒,善恶终有报,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滔天,不要再在无知中为自己再造新业。


    西安交通大学不法之徒又在举办诬蔑大法的展览

    从12月20日开始,西安交通大学在校东门的大宣传栏里挂了许多诬蔑大法和诽谤师父的文字和图片,面积占整个宣传栏的三分之二多。请看到此消息的海内外同修帮助一起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背后操纵举办这次展览的一切邪恶因素,也请西安地区的功友采取各种方式制止邪恶的展览。

    以下是相关的电话(西安的区号:029):

    校长徐通模:2668051(办),2660931,2669591
    党委宣传部办公室:2668246
    党委宣传部长部:2668248
    组织部办公室:2668243
    组织部部长:2668242
    组织部干部室:2668241


    南方某市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们走出劳教所

    本地一些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已陆续回家,其中有很多一直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实在了不起,同时他们非常感谢国外同修的悉心帮助和支持。


    牡丹江公安的犯罪行为

    新年将近,牡丹江火车站检票口地上又摆了师父照片,以此迫害同修。同时恶警非法扣压许多同修居民身份证长达二年之久不还,给同修生活带来极大不便。


    正念破除山东潍坊市潍城区“610” 恐怖组织的邪恶

    山东潍坊市潍城区“610”办公室设在潍城党校二楼。这里的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进行残忍的精神摧残,自2000年10月一直连续不断地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强行洗脑,采用各种方式妄图强迫大法弟子放弃正信。那里弥漫了邪恶。有一天梦中,我一个人来到潍城“610”的楼上,看见另外空间的整个楼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蛇,有的蛇还长了很多个头,它们向我攻击,我就发出法轮把它们炸掉,在二楼楼梯上有条很大的蛇也被我除掉。

    我悟到我们应该去那里正念除恶。师父说:“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地找工作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和同修交流后,很多同修来到党校附近发正念除恶,并帮助被非法关押在党校“610”的同修坚定正念破除邪恶,堂堂正正走出魔窟。有的同修上到楼顶接上了一个高音喇叭向世人揭露不法之徒们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罪恶行径。这次正念除恶有力地清除、破除了潍城“610”迫害大法的邪恶,不长时间,里面被抓的同修放了很多。


    揭露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的邪恶

    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位于佳木斯郊区西格木,目前在这里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约五十多人,最长时间两年有余,最短也有三个月,年龄最大的62岁,最小的21岁。有大学副教授、大学讲师、国家机关干部、国家公务员、大学生、工人、农民、家庭妇女、其中有数名中共党员。他们有的在家无故被抓,只因修炼法轮大法,受尽折磨,有的已经皮包骨,生活不能自理,行走困难。每天副食是中午的一勺没有油的菜,早晚是白水煮几片菜叶,有时连菜叶也没有。家里一律不准送副食,在这里买日用品都是成倍的要钱,条件差的大法弟子,有的用纸壳代替卫生纸,一支牙膏用一年。她们就是白水煮菜叶的汤也不倒掉,下顿再吃。她们坚持用善心对待干警和同室的犯人,处处想到别人而不是自己,把劳教所张口就骂、举手就打的风气改变过来了;这里不准学法、炼功,逼迫大法弟子走列队,强迫劳动,但她们不屈不挠,决不配合邪恶,争取修炼环境,拒绝被迫劳动,绝食抗争,经常被吊打、电击、被铐、被罚刑等,有时大队长恶警何某亲自行凶。

    在严管队的大法弟子,每天独自关在小号里,专用犯人看管,不准出入,洗漱和上厕所时才能一个一个的放,互相见面不准说话。另外,干警和犯人在走廊24小时遛廊看着大法弟子。

    被非法关押在“严管队”的17名大法弟子有:王玉红、李淑华、门小华、姚凯、邱玉霞、谢慧、刘艳、程汗波、崔嫦娥、楚凤珍、吴东升、赵亚贤、李艳梅、金利红、谢丽普、赵XX。


    法轮大法真相广播在东北某市上空响起

    12月23日法轮大法真相广播在东北某市上空响起。清脆的大法电台播音员的声音伴随着悠扬的“普度"音乐,有力地镇慑了邪恶,同时带来了恩师对众生的慈悲,同修对众生的期望,唤醒了人们久违的良知。

    为了真相顺利地播出,我们付出了艰苦的努力。由于天气冷,邪恶因素的破坏,恶警的巡逻,给我们带来不少麻烦,可是大家都凭着正念、正信和正行,克服了一次次的困难,终于获得了成功。在这里介绍一下我们的方法。首先,正念要强,其次是喇叭的安装。我们在厚的纸壳箱中套上泡沫板,将板缝粘牢。在箱中放入录音机、电路板、BP机、热水袋各1个(注意录音机按键要用细板塞牢以免跳起),然后再用透明胶布把箱缝粘牢。喇叭放在箱外。

    我们一共放了三只小喇叭。在放的过程中,我们深深感到师父的慈悲、法的伟大。原本以为只是做正法的事、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但在做的过程中发现我们都磨去了许多执著心,诸如:怕心、干事心、急心、欢喜心、争斗心等等。大家做完后,都觉得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即使是没爬上楼来放喇叭而在下面发正念的同修也觉得升华上来不少。真是一举两得。

    在这里正告那些江罗集团的追随者:善恶到头终有报,何必为了一口饭食留下千古骂名,犯下万世之恶呢?多少的恶人恶报难道还不能使你们猛醒吗?!


    正念破除“洗脑班” 的邪恶

    走错路的学员一旦重新踏上正法之路之后,往往会面临严峻的考验。从拘留所回到家的一段日子里,一切好象风平浪静。可是一天,突然片警到所有炼过法轮功的人家里要求再写一次“决裂"书,真修弟子一个也没填。最近,又在我们地区要办洗脑班。在邪恶势力眼里,我们当然地成了“重点"对象。大法弟子得到消息后,齐发正念,清除洗脑班的邪恶因素。最后,计划要几十人参加的洗脑班只有几个人参加。于是邪恶势力恼羞成怒。没有工作的大法弟子,邪恶势力找不到,就只有给有工作单位的弟子施加压力:如果不参加,就给停职、停发工资等处罚。金钱、名誉和地位在真修者面前什么都不是,大法弟子修得堂堂正正,只能去归正一切不正的东西,不能因为修炼了,我们就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失去应有的,这是邪恶势力的安排,正法弟子是不能认可的。在强大的正念威力之下,洗脑班彻底破产了。

    正如师父说的:“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黑龙江省海伦市大法弟子被绑架

    黑龙江省海伦市大法弟子,刘德清(女)因发大法真象材料被恶警非法抓捕,李桂芸(女)在家被恶警发现大法材料而被非法抓捕,是在12月中旬,现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第一看守所。


    正念闯出看守所

    我是辽宁省大连市的大法弟子。2001年9月,因向世人讲清真相,被邪恶之徒抓住送进大连姚家看守所。这里的每一个监号里平均都非法关押着五、六位大法弟子。听同监的一个犯人说,只我呆的这一个监号,2001年9月份以来就非法关押过一百多名大法弟子。

    进了监号后,我们五位同修都认识到:不配合邪恶,就坚决不穿马甲,不背监规。我们中的一位同修因此被上了地环儿。于是,我们一起绝食,不顺从邪恶。我们每个同修都被六、七个邪恶之徒按着强行灌食。食管插破了鼻腔,鲜血染红了洁白的手纸。晚上,我们的鼻腔均发炎了,痛得难以入眠。第二天,还接着灌。狱医告诉我们,只要不吃饭,就天天灌。我们时时默念师父的话:“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无存”)。我们誓死不向邪恶屈服,我们决心用生命捍卫真理。

    后来,由于正念的作用,食管根本就插不进去,更谈不上灌食了。因此,邪恶将我们中的四人押入医院强行灌食。医院急诊室的大夫听说是法轮功学员,而且绝食已经8天了,怕出现危险,再三要求要给我们体检。体检结果,我们四人中一个“心脏有病”,一个“血压140~160”,而我与另一个同修血压正常,心跳在120/分钟。就在恶警和大夫给前两位同修灌食的时候,我们俩凭着强大的正念打开手铐,只穿着袜子,箭步如飞地离开了医院。

    这以后,恶警抄了我的住处,搜走了我的电话本,而且,每天都有便衣在我的住处蹲坑儿。我被迫流离失所。恶警四处抓我们,他们到我母亲家、妹妹家及其他亲戚家大肆骚扰。


    黑龙江省友谊县恶警的土匪行径

    2001年9月29日下午3点,黑龙江省友谊县女大法弟子温凤清正在家中做活(该大法弟子是个裁缝),当地610办公室的恶徒吴相仁带着两个恶警闯进屋里,在未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把温凤清强行拖走,当时该大法弟子是穿着衬裤和拖鞋而且电熨斗插着电都未让拔下的情况下被带走的。他们害怕该大法弟子绝食,劳教所不收,所以在当地看守所只关了一夜,第二天即非法将大法弟子送去劳教。该大法弟子自修大法以后一直默默做个好人,难道做好人的权利他们也想剥夺吗?

    世人啊!醒醒吧!不要再追随江泽民一伙,祸国殃民。“善恶有报”这是一天理,珍惜眼前这亘古未有的修炼机缘吧!你的一念能定下你的未来,希望我们的善心能唤醒你心中的善念!


    黑龙江省富锦市恶警的犯罪记录

    黑龙江省富锦市砚山乡东瑞村法轮大法弟子王丽杰和儿子付文滨(38岁),在佳木斯被恶警非法抓捕后,送至富锦市看守所。付文滨被恶警强迫写“悔过书、决裂书”,被恶警逼迫骂师父,付不骂,在狱中还被犯人毒打,强迫写悔过,人被打得眼睛青肿。他妻子不修大法,因帮助丈夫不被恶警抓走也遭无端的非法拘留,警号号码为054672的恶警也让她写“悔过”、骂师父,极其残暴。天理昭昭,光天化日之下恶警竟敢如此无视残踏法律,侵犯人权。

    据获悉,长期非法关押在此的大法弟子有7名,两名男弟子,五名女大法弟子。呼吁全世界主持正义的人们关注这里,让他们尽快获释!


    黑龙江省宝清县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黑龙江省宝清县红星村大法弟子韩桂莲及其二姐、大法弟子李美玉的母亲于十月一前进京上访,因被恶人告密由宝清县公安局带回并非法关押在宝清县第一看守所,李美玉的母亲已七十多岁,被恶警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后才放人。大法弟子韩桂莲的三姐在家中也被恶警强行抓走,姐妹三人至今未被释放。大法弟子李美玉于12月13日晚被宝清县公安局恶警抓走,家中有一3岁的孩子。这种公然践踏宪法违反人权的行为,应引起世人的关注。同时正告恶人:迫害大法弟子必遭恶报。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恶人名单:

    宝清县公安局政保科韩科长邮政编码:156600
    宝清县公安局政保科强刚
    宝清县公安局政保科刘文莉


    辽宁省大法弟子仇实惠、仇兴华姐妹俩的遭遇

    仇实惠自从1998年5月份的法,一直精进实修,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她的一家人几乎都修炼。平时在炼功点,她每天天不亮就背着录音机到公园,义务为大家服务。邻里关系融洽,家庭和睦。然而就在1999年7于22日以后,这个普通人家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丈夫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动教养2年,自己带着不满周岁的婴儿被迫流离失所,姐姐、姐夫先后被抓,母亲被监视居住。后姐姐从公安局正念走出,也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12月13日,姐妹俩被鞍山市胜利派出所非法抓捕,当晚恶警对她们刑讯逼供,并到他们的亲属家非法抄家。第二天晚上传出姐妹俩从派出所四楼跳下的消息,这显然是迫害,详情待核实。

    现仇实惠、仇兴华姐妹俩被转到鞍山市双山医院,每天六名警察24小时监管,不允许外人探视。而她们的丈夫均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市劳动教养院,年幼的孩子无人照管,其母亲因也是法轮大法弟子,至今恶警仍不允许她们母女见面,探视病情,行动自由受到限制。

    世界上热爱和平的善良人们,请关注这深受邪恶迫害的一家吧!让我们共同呼吁:无条件释放至今仍在病床上的姐妹俩及她们的丈夫!无条件释放大陆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大法学员!还她(他)们自由,还她(他)们信仰“真、善、忍"的权利!

    犯罪责任人:鞍山市胜利派出所所长:尧德光
    所长办公室电话:0412--2226304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的违法犯罪事实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是近一年来成立的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那里被关的人多数是被强制抓进去的,有的甚至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十几人包围强行抓进去。

    进去的人通常要强迫写“四书",即:“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揭批书",还要经过一至三个月的“考验",再通过层层叫做“验收",即:学校验收、所在单位和街道验收、区级610组织验收、市级610组织验收,方可放行。

    每个人每月学费、生活费三千六百元。每个人还要配两个“陪同",现在又说改名叫“助教"。“助教"每人每月也要交三千元生活费。单位如果付不起这个学费或者不想再付这个学费,学员又坚持不放弃修炼,就会得到“升级"处理,就是送去劳教等。目前有四名法轮功修炼者坚持不写“四书",他们是广东省电台的陈瑞昌,广州市“外经贸"的彭琳,广东艺术师范学校的徐明,花都市王霞,他们分别被非法关押了7个月、6个月、4个月和3个月,有的已被非法送去劳教。这四名法轮大法弟子也被“严管",不许和人讲话,天天关在房间里不许出去,“陪同"24小时“监护"。这样的事在中国各地都有。

    我们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和各国政府和有关部门能关注这个事情。这是严重的践踏人权。大法弟子们认为法轮大法好,他们坚定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他们应有选择信仰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的自由和权利。


    正告犹大:悬崖勒马,重新做人

    徐秋丽,女,40岁,本溪钢铁集团(简称本钢)铁运公司车辆段职工。于2000年12月被强制参加本钢系统举办的邪恶洗脑班,由于其人平时并没有按照真正修炼人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在洗脑班上顺水推舟有意地接受邪悟,完全受邪恶势力操纵,蜕变成邪恶之徒,从而暴露了该人长期混在大法学员中想捞取自己所追求的私欲的本来面目。当没有达到其目的之后,邪恶之徒徐秋丽便彻底撕下虚伪的面纱,公开破坏大法和残酷迫害大法学员。令人发指的是,此人对坚定的大法学员,竟公然拳脚相加。

    在此正告邪悟之徒徐秋丽:赶快扔掉头上的叛徒骂名,重回做人的行列,停止邪恶的脚步,否则面对你的是在世时受世人唾骂,下地狱时受尽无边的痛苦。善恶有报是天理。

    徐秋丽住宅电话:0414-4877273

    另,武传金,男,40多岁。2000年7月份左右,该人做了一段讲清真相的工作,但很快就被恶警抓住,并很快背离了大法,而且成为邪恶势力的帮凶。在沈阳张士教养院中他曾经骑在坚定的大法学员身上殴打学员,经常带头呼喊诬蔑大法的口号,气焰十分嚣张。在解除教养后,该人仍然不思悔改,继续干着迫害大法的勾当。曾有一走错路的学员悔悟过来,想重新融入正法进程中,武传金放出话来:“他敢转变,我马上带着警察去抓他。”致使该同修流离失所。不仅如此,该人领着一帮邪悟之人在做“传销",而且他们要发展下线的目标也集中在以前的同修。学法不深的人,很快就被他们拉下水。当年围在他周围的人,大多数已经邪悟。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王军,女,50多岁,该人在沈阳龙山教养院,也是邪悟者的头,并带头殴打坚定的大法弟子。在此,我们奉劝这些大法的叛徒迷途知返,悬崖勒马,否则下场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