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保护使我化险为夷


【明慧网2001年12月25日】2001年10月26日上午9时左右,中国大陆某菜市场。

新装修的菜市场开张不到一周,我是第一次光顾。从市场外绕行,为的是节省时间。2米开外的台阶上摆着时鲜水果,一妇人手持菜刀站在台阶下档口削甘蔗。我似乎滑了一下,便向右前方斜扑过去倒地。当时与妇人尚有一段距离,也知道妇人正举刀砍向甘蔗,我有一念:千万别冲向菜刀。但感觉中却觉得象被人推了一下,偏偏冲着妇人的刀扑了过去……

我的头倒在了满是甘蔗屑的地上,右眉弓砍在了刚刚用新瓷片装修的下层台阶90度夹角上。右手中指砍在了上一层台阶的90度夹角上。周围的人吓呆了,削甘蔗的妇人急速地逃到水果摊的后面(可能怕沾惹上),左边看自行车的两个人急速过来扶我。看我白发苍苍,他们说要叫120急救。我告诉他们:“不要紧,没事。”这一跤当时觉得比较重,头皮还真疼,右手中指又麻又疼。用麻木的手摸了一下,头上尽是甘蔗屑,右眉弓上方一个大包。我很快地用手拍净了头发上的甘蔗屑,前额的刘海向右侧把肿包盖起来,在他人的搀扶下坐在凳子上。好心的看自行车的人不时地看我的伤势(什么也没看到),又要叫120急救,又要叫110护送,又问我的家人叫他们来接,又叫我活动筋骨……。我说:“没事,谁也别叫,你们看我不是好好的嘛!”

坐下来的一刻,我感到心慌、恶心,我知道这是常人说的脑震荡症状。我是炼功人,守住了心性。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一命,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合十,叫了一声师父。

休息片刻,理好头发,整好衣服,笑嘻嘻地向两位看自行车的人道谢,他们要送我回家,我谢绝了。除了头皮和右手中指外,无一处疼痛,一切如常人,健步走了20多分钟回到家。对着镜子一照,右额头眉骨上方有一个约3.5×4.5cm 的肿包,皮肤有轻度擦伤, 用刘海一盖,什么异常也没有。右手中指末端肿胀,淤血呈深度青紫,指甲亦呈青紫色,指腹正中偏右,有两条平行的约0.1×1cm的线直通指端,一条完全是正常皮肤颜色,一条呈鲜红色,这是现代医学绝对解释不了的奇事。衣服无损,两膝盖皮肤擦伤,却不疼、不肿,关节活动如常。

第三天家人发现我的面部肿起,一大块象蝴蝶状的青紫。对镜一看,两眉以下,眼眶四周,全鼻,面颊整个一个青紫色的大蝴蝶斑,内眦及鼻肿胀明显,但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明白了,这是常人讲的“七窍冒血”。一周后青紫、肿胀才慢慢消失。但我觉得右额又有微痛,对镜一看,右眉弓上有一0.2×3cm条状的紫红色的淤血斑,这正是我摔倒时,砍在了下台阶的部位。不知为何它怎么在摔伤后一周才显现了出来。

就这样,我未服一粒药,未涂一滴红药水,未贴一张止痛膏,更未放在心上,一切如常。

修炼了4年多,在生比死还难的“病业”中大法救了我,我始终觉得我的生命是延续来的。在这几年中师父给我消了许多大业,时时呵护着我过了一关又一难。而这次师父又为我消了一大业力,延长了我的生命。此时,我想起师父的话:“目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什么是功能》),而我则应该把自己人生的每一天都为了正法而存在、而安排以鞭策自己。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

探讨:

笔者滑倒,向前斜方扑出约2米,从出现的症状、体征来判断,在常人应该有:脑震荡;颅内出血,伴五官出血;颅内压升高;右眉弓皮肤破裂0.2×3cm;右额部皮下血肿3.5×4.5cm;皮肤擦伤;双膝关节皮肤擦伤。

1.笔者是年过花甲之老人,体重仅100斤,这么严重的摔倒却无骨折、无出血,全身无疼痛,即时爬起健步如常。

2.笔者眉弓正碰在新瓷片装成的90度夹角上,十分剧烈,但皮肤为什么无破裂,此处的淤血斑一周后才出现,当时在此上方仅有一3.5X4.5cm的血肿。

3.倒地后有心慌、恶心症状,此为脑震荡症状,但笔者事后无任何头疼等不适感。从面部出现的严重的肿胀、青紫大型蝴蝶斑来判断,可能在常人有颅内出血伴眼、耳、鼻、口出血及颅内压增高。但笔者无任何感觉,且此体征在摔倒后第三日才出现。

4. 两膝关节皮肤擦伤,偌大年龄,无关节损伤,连皮肤疼的感觉都没有。

我的同修看了此文,一句话就答复了我:是师父的法身保护。而如果你是一个常人,你会觉得神奇得不可思议,但修炼的人每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和体会,这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特别是那些被无神论禁锢得近乎愚钝的人,还会说是“迷信”。

朋友: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他高于人类一切科学、一切学说及理论。修炼人毕竟不是常人。你想了解这超常的科学,请看《转法轮》。机会只有一次,千万莫错过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