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役、酷刑和谎言──马三家集中营纪实


【明慧网2001年12月26日】法轮功女学员被分别非法关押在这家劳教所的女一所、女二所。女一所几乎都是普教,有一部分法轮功学员被穿插在这里。这儿的条件十分恶劣,每天十四个小时的超体力劳动,一日三餐两顿粗粮只有午饭是细粮,还吃不饱;数九寒冬喝的、用的全是地下冷水,只有到节日要花上3元钱才能洗一次最多不超过20分钟的热水澡,在洗的过程中一会凉、一会热,一会又停水,10多个水笼头,60多人洗,非常拥挤,因此有人干脆就洗冷水澡。

对法轮功学员还有特殊的“照顾”,一个法轮功学员要有两名普教看管(她们叫包夹),无论去食堂打饭,还是洗漱,参加集体活动等,包夹总是形影不离。每天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晚上睡觉还要二人一铺。尽管这样,当她们抽出自己的休息时间要调整一下自己的身体(在不影响大家睡眠的情况下)起来炼静功也要遭到毒打。李素云因炼功被打的鼻青脸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并被罚整夜刷厕所。她因绝食抗议劳教所的非法行为,被多名普教摁的摁,压的压,强行灌食,还不允许我们去看。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送医院抢救,现已送回朝阳家中。

杨洪因直言上书:“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要求炼功,拒绝参加超体力的劳动(每天14小时)而两次被关禁闭,每次时间均为一星期左右(冬季),室内没有暖气,不让睡觉,站着,双手铐在已结冰的窗口前。出来后很长时间双手疼痛难忍,不能写字,甚至拿针线的力气都没有。因被电棍击伤双脚心,加之站立多日,造成双脚心起大泡,流脓淌血水,不能走路,甚至上厕所都需要别人背着。并被从车间强行拖到卫生所(内裤都被拖坏)五花大绑在床上输液。在关禁闭期间一队长派一名普教给她读诬蔑法轮大法的报纸,她不听,并给那个普教背师父写的《洪吟》,结果被那人掐脖子、挠脸,当时两处肉有伤痕。一次她被一群普教从走廊打到室内,从室内打到走廊,直至车间还未罢手。又一次,她由于不背三十条(即劳教人员守则)而被体罚大撅(两腿竖直,双手触地),数名普教蜂拥而上,又打脑袋又踢腿。其中一名普教(四防)用胳膊肘使劲顶其腰部,她们称之为刨根。这次被打后,造成她数日不能弯腰取东西,两腿浮肿,腰部受损。她也曾多次被捆绑在床上,双手伸过头顶,最长时间达八个小时。

齐玉玲同时被罚坐在水泥地上(冬季),劳教所派一名膀大腰圆的女打手(普教)在一旁连踢带打。

陈丽艳因炼功被普教拳打脚踢,伤了头部,今年3月份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有双目失明的可能。”即便如此,每天她被迫照样上机台干活。

尹宝兰因给上级领导写信反映情况,被拉到走廊体罚,一名善良的普教看后气愤地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写信是人家的权利,为什么要体罚?”就这样才允许尹回室内。

王满丽等人曾被体罚撅5个小时。

李黎明在寒冷的冬季,管教只许她穿内裤将她关在没有玻璃的厕所里。

范金华白天被迫同普教一样参加超体力劳动,晚上坐板凳体罚。

李晓艳因坚强不屈,管教让其撅一天一夜,被在窗外干活的男队人员看见,当时有人说:“咱们回去也这样治那些法轮功学员。”

聂晶因坚强不屈,被几名队长一边电一边说:“你就是我们转化路上的绊脚石。”

宋彩虹更是被它们百般折磨,精神、肉体上都受了严重的摧残。

杨桂兰年近六十,修炼前多病缠身,走路时身体左晃右晃,重心不稳,对她洗脑的人轮番睡觉,然后对其实行车轮战,连续几天不让睡觉,又让她到水稻田里拔草,身强力壮的年青人在那泥泞的稻田地里走都十分吃力,一不小心就会摔倒在水里,但老太太咬紧牙终于渡过了难关。

谷长琴由于长时间生活、劳动在这种完全失去正常人一切合法权益的环境中造成她出现了不能说话的状态。但还被认为是装出来的,就这样她被队长用电棍电了一通,看看到底是真是假,并且还强迫她去医院,并给用药,结果越治越不好,造成她吃了就吐,现已被送回辽宁省葫芦岛市缸窑岭家中(公社医院内)。

齐振荣因不做广播体操被三名队长用电棍电的双耳起大泡。

今年4月初女二所一部分法轮功学员由原住地(大约100人1个房间)搬迁到原少年管教所院内,就在这里接待了国内外各阶层人士、官员采访、参观、学习等数次。这个大院在外观上看高楼大厦,窗明几净,院内有花草、有养鱼池等,供外人参观还瞒得过去,但实质上一切都被外表的假象掩盖着。

例如:食堂的菜谱板上从今年的5月中旬开始就写上每日三餐,午餐两菜,且主食也多为细粮,而这种伙食只实行了一星期,以后就不同了。但食谱板下面的日期却时而在更换着。

今年5月中下旬(大约是5月22日)的一天,国际人士一行数人到此地采访。从早晨7:45管教就将坚定修炼法轮大法的李黎明、李冬青、杨洪、宋彩虹、李英轩等以做洗脑工作为名带到了另外一个大队。直到 下午4:30才将这些人送回来。严密对外封锁事实真相。

我们的人身权利受到了严重的限制。有些叛徒助纣为虐,积极配合邪恶,时时刻刻监视我们,每名坚定的大法学员至少有两名专职“警卫”看守,无论大小座谈会一律不准坚定修炼者发言。

一次收看完焦点谎谈(关于诬蔑“法轮大法”的造谣宣说)后,主持人宣布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不能发言。这时王学丽找到了当晚值班的所长苏静,被其喝斥为“不许你们谈,给我闭嘴!”当时这名大法弟子没有退缩,告诉她:“发言是我们应有的权利,江泽民不让我们修,我们还照样修呢!你敢把刚才所说的话公布于国际吗?”这名所长低头不语,从那以后每次收看各种诋毁法轮大法的造谣后,也就不再组织讨论发言了。

这里虽设有让人参观的图书阅览室,但带有神话色彩的小说一律不准借阅(有段时间一些误入歧途的人开始醒悟)。节日期间电视中放映的故事片《西游记》,也不准收看,当有人找到孙副院长提出此事时,却不被理睬。

邪恶势力的迫害也祸及到了普教,她们当中有很多善良的、能辨别是非的人,因朝夕相处,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在感染着她们,她们中有人被谣言迷惑,后来转变为很多人都清醒地说:法轮功确实好,出去后我也要学。一次,辽宁省有一张答卷,其中有一题是关于法轮功的,有许多普教都不想答此题,但又惧怕,因此有人推托说手痛,或写不好等等,由别人代抄、代写,其中有一普教干脆不答此题。被一队长找去给责问:“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吗?”回答:“不知道!”这名队长指出后,普教说:“我有权利保留个人看法。”当即被这个队长打了两记大耳光。

有很多普教都说:“这哪是人呆的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