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日语检定考试”向中国留学生的讲真象


【明慧网2001年12月27日】十二月初是日本举行一年一度日语检定考试的时候,想在日本升大学的学生都必须通过这个语言能力的鉴定,才有资格报考。在那之后的一个礼拜,是大学的留学生入学考试,全日本集中在三个大学考试。以上这两个考试,京都大学都设有考场。由于这两个考试的参加者中中国留学生占很大比例,我们知道这是向中国人讲清真相的好机会,于是准备了几千份的中文报纸、传单、还有“回归的旅程”小册子,和真相录像带。

日语检定考试那天,由于我隔天有个重要的课堂报告要做,我计划着先写完报告等到下午四点多他们快考完时再去校门口发。但在接近中午时接到一位同修的电话,说大阪一大早就发了中文报纸,情况很好,接的人很多,要我们京都也赶快行动。当时我心想早点发和晚点发不也一样,碰到的是同样的一群人,何必花一整个下午呆在校门口等。可是打电话的同修语气很急切,我就听她的话马上去校门口等了。休息时间到了,果真涌出大批的人潮,以西方人为主,没见到什么中国人,还好我们也准备了上千份的英文SOS传单,而这时我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早到这里,是为了要清楚地讲清真相。西方人大部份都围成一个个小圈在聊天,气氛很轻松,我就到每一个小圈圈里面用英文介绍大法,和目前在中国所受的迫害,他们都很感兴趣,问了很多问题。表明意愿想要学功的人很多。我想如果我是四点多他们要离开考场时才到,恐怕没有机会好好地和他们解释。就这样带去的英文资料差不多都发完了。虽然没碰到什么中国人(后来才知道中国人在中间休息时间都呆在考场里准备没有出来),但碰到的几个中国人也都深入地谈了真相。有几个中国留学生对我说,留学真好,可以知道国内的真相是什么。

其中有一个“偶然”,发生在这个休息时间结束,等待四点多大家离开考场的中间,我站在校门口发日文报纸。碰到一对来自远方的日本人母女,她们以一种害怕的表情拒绝了我的日文报纸,我说了一句,这并不可怕呦,她们就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和我交谈了一阵子。起先她说她是日本人,对宗教很反感,在我说明“这不是宗教,不涉及钱财权力,教的都是如何做个好人的理”,还有谈到在中国发生的迫害事实之后,她说她会好好阅读我给她的资料,并邀请我过年到她家做客。后来我寄了一些章翠英在大阪开画展的资料,还有我个人的修炼心得给这位女士,她还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过年真能去她家,她想进一步了解大法。这件事情让我体会到在日本洪法要有相当的耐心与智慧,日本人有太深的宗教观念,阻挡他们认识大法。我们要把握每个可以好好说明大法的机会,别以为传单发出去就了事了。

到了四点多就是中国留学生大量走出考场的时候。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之内,几千份的中文报纸就发完了。许多中国人一听到中文报纸,都争先恐后地来拿,好多人说好久没看到中文报纸了,真亲切。我想是他们明白的一面渴望得法吧。大学入学统一试验那天,则有两千多人参加考试,九成以上是中国学生。我们在校门口摆了真相的展板,效果不错,经过的中国学生都会看。有个经过的中国学生看到展板上写着“法轮大法好”,跟着念了起来,我过去跟她说,法轮大法真的好,我来自台湾,几十万人在炼。她沉默不语了,我相信听了这些话,她自己会做出正确的判断的。当天也发出了一千份以上的报纸。

关于资料的印制,也有段小插曲。由于长期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影印店印传单,和店老板维持了一定的友谊,也起到了一点洪法作用。有同学跟我说,他们到那家影印店,看到墙上贴着法轮大法的海报,问老板,这是什么啊。老板跟他说起大法的好处,还有我的名字和炼功地点。最近我去那里拿大法的传单时,老板夫妇还说经常看到我在附近公园炼功,感觉很好,又提到他们夫妇要利用年底的新年假期去台湾玩,我说,去哪玩啊?他们回答,去台湾看法轮功。这两次洪法活动也有来自关西其他地区的大法弟子参与,解决京都人手不足的问题。总结这两次活动,我个人体会到应时刻把大法放到第一,别错过任何一个让有缘人得法和知道真相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