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订阅的是“文化报”还是“谎话报”?


【明慧网2001年12月27日】对长春新文化报大肆渲染的傅怡彬杀人案,从其言行,稍有理智的人都不难看出其人是精神病患者。一个精神病杀人案,新文化报竟拿来如此炒作故弄玄虚,肆意诬蔑与此事毫无关系的法轮功。如果不是其编者智商太低(连正常人和疯子都分不出来),则只能说是其别有用心。这令订户不禁怀疑自己订的到底是"文化报"还是"谎话报"?!

  从傅怡彬的胡言乱语来看,他根本没炼过法轮功。即使退一万步说,傅怡彬假使学过功,其做什么就是功法让他做的吗?新文化报造假者可曾想过,党员里也有许多精神病患者,党员里还有许多罪犯,照此逻辑,新文化报是否也有胆量将其行为与共产党联系起来,从而说入党会导致人得精神病?入党会导致人贪赃腐败……?当报导那些挂着党员旗号的杀人犯、贪污犯时,新文化报是否也敢象对待这篇报导一样,拿出个“共产党又贪污了”或是“共产党又杀人了”的标题呢?要想是非明,一碗水端平。公平去看,所谓杀人案不过是又一轮恶毒的谎言,体现出的正是新文化报个别小人充当文字打手,欺骗百姓。

  所幸的是,春城人民早已不再是文革当年的红卫兵,更没有象新文化报造假者想象的那么容易上当。笔者前天接触了十余名出租车司机,竟无一人相信新文化报胡编的谎言。不知新文化报做何感想?

  由此不禁又为新文化报担忧。那些当警察的尽管有国家撑腰,却在法轮功这个问题上还知道保持点良心,少出点风头,多留点后路。而一个小小报纸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伤害众多法轮功学员感情不说,又把所有老百姓当傻子骗,让订户们都有种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感觉。新文化报到底有多大本事敢惹这么大的众怒? 

  反正不管怎么说,笔者做为一个新文化报的订户,第一决定就是从此再也不订这种骗人的谎话报。同时我也会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大力揭穿这些谎言,让大家共同抵制。我想做出同样决定的决不只我一人一家,所有修炼者和不愿再上当受骗的人都会拿出自己的明确态度和做法。

  最后奉劝新文化报:别忘了一个报纸的市场是老百姓给的。谎言欺世的决不会有市场,也决不会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