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2月27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12月27日】
  • 江罗恐怖集团杀人毁家

  • 长春警察绑架大法弟子,致使两人坠楼身亡

  • 广西一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 请紧急救援广西钦州市三位被非法关押的年青母亲

  • “政匪一家” :山东潍坊市一大法弟子家遭洗劫

  • 被大连恶警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李秀梅的情况补充

  • 破除安徽皖安机械厂的诽谤“展览”

  •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玲在何湾劳教所身心遭严重摧残

  • 北京两大法弟子被绑架

  • 北京天安门恶警恶行

  • 哈尔滨万家劳教医院的法西斯暴行

  •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被勒索、被迫流离失所的部份事实

  • 河北承德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 请做真相资料的山东同修当心

  • 江罗恐怖集团杀人毁家

    大法弟子李军多次进京上访。2000年妹妹李梅在女教所被迫害致死后,李军和丈夫吴欣(音)控诉女教所的罪行,陈述冤情。后为避免迫害,流离失所来到上海,留下孩子和外婆(大法弟子)、外公(不是炼功人)在一起。在APEC期间吴欣因为做真相被非法抓捕,李军在十一月初被从上海医院转到合肥医院,并于十二月初在医院去世。外婆因为修炼大法也被非法关进女教所,她还不知道自己又痛失长女。现在这个家庭被毁,只有李军的孩子和外公相依为命。

    请所有善良的人们关注这个被江泽民国家恐怖主义破碎的家庭。


    长春警察绑架大法弟子,致使两人坠楼身亡

    长春市临河街一栋七层楼居民家,临时住着几位因坚持修炼大法而被迫流落在外的大法弟子。2001年3月3日晚七点左右,恶警借查户口未开门为由,非法用铁棍子撬开门,欲强行进屋。屋内当时有九名弟子,全力抵住房门,阻止非法搜查,并大声呼救,至十点左右,数十名恶警将门砸碎,非法闯进屋内抓人。结果致使二人从七楼摔下,被迫害致死。死难的功友为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弟子和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弟子。其余七人被非法抓进兴隆山"洗脑班"。二十天后,均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分别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和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

    望知情者提供详情。


    广西一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王仁成,男,35岁,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大直镇大直街人,法轮功修炼者。2000年11月因发真相传单,同年12月5日被钦北区公安分局非法刑拘在钦州第二看守所,在押期间身体一直都是健壮的,但在2001年6月26日被公安说是“病故”。王仁成已学法炼功好几年了,在社会上一直是正常工作生活,从没出现过什么大问题,却在被恶警非法关押了半年就去世!

    *(这个字打不出,我把结构打出来:补不要"卜"字,右边上面是个"四",下面是个"羽"字,这个姓好象是只有广西有,下面凡有这个字的以*号为记)德辉,男,40岁,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大直镇那桃村委会桃珠村人,法轮功修炼者。2000年11月因发大法真相传单,于同年12月4日被钦北区公安分局非法刑拘在钦州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有次因炼功被公安罗某戴脚链后拖出风场照着脚链踢。以后因不得炼功造成脚肿,被保释出去两个月,恢复正常后又被非法关押回监。后被非法判劳教二年。


    请紧急救援广西钦州市三位被非法关押的年青母亲

    2001年12月12日,广西钦州市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因上北京信访局为自己身心受益的大法说一句公道话,回家后就被公安机关非法关押进钦州市第一、第二看守所。理由是:她们外出没有向当地公安机关报告。

    这三名大法弟子分别是:石桂泉,女,30岁左右,大学文化,有两个孩子,分别是三岁和一岁三个月;陶红燕,女,33岁,大学文化,在钦州市洲宇农村信用社工作,有一7岁小孩;符兰英,女,35岁,大学本科,在电脑公司工作,两个孩子分别8岁和3岁。现在她们都被非法关押,与外界完全隔绝,所有亲人均不能得见。而在这邪恶的环境下随时都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甚至会出现生命危险。我们请全世界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站在正义的一边,让这三位母亲能早日回到孩子的身边。

    年迈的老人正在哭盼着优秀的女儿快快回家,幼小的孩子正在哭喊着:妈妈,我要妈妈!请救救她们吧!


    “政匪一家” :山东潍坊市一大法弟子家遭洗劫

    2001年11月21日,山东潍坊市一大法弟子家被非法抄家,损失巨大。

    11月21日那天,前姚村支书打电话叫大法弟子A去,说是有人买楼(因A有一套楼房在该村准备卖),哪知等待他的是一群恶警,原来他们已经串通好了。A被这些恶警强行推上了警车并挟持他去抄家。当到他家后,大约二三十个公安一拥而入,实施抢劫,他们看到好东西随便拿走装入自己口袋里,光天化日之下,一群执法人员竟然毫无顾忌、明火执仗地抢劫。中国公民人权何在?警察与土匪何异?真是“黑帮乱党──政匪一家”(《洪吟》“世界十恶”)

    等他们洗劫完之后,又开始披上了法律的外衣抄与大法有关的东西。他们共抄走:

    1、《转法轮》十多本,全套大法书两套,师父法像;
    2、自喷漆四五桶,横幅(五六米长和二三米长)100条左右;
    3、布匹500多米,一台50寸彩电,折合人民币2万多元;
    4、一套家庭影院音响,折合人民币8千多元;
    5、轿车一部,现金16000元,借条两个,一个7万元,另一个2千元;
    6、放像机两台。

    他们还逼迫不修炼的家人把保险柜打开,把两套房子的房产证也抢走。他们还把大法弟子女儿(不修炼)的化妆品也洗劫一空,大搞株连。其它被抢走的物品已无法统计。

    其中,他们要搬电视时问A真相光碟看过吗?A说看过。于是他们就把电视抢走。如此强盗逻辑是谁定的?

    实施洗劫的是山东潍坊市潍城公安分局,该地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徒叫徐文生。

    大法弟子五人被非法抓走。邪恶公安接管了他家,只要进去的人就立即逮捕,连不修炼的儿子去看望父母也被抓了进去。


    被大连恶警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李秀梅的情况补充

    李秀梅,生前住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幸福小区,系大连运输公司退休职工。她在发真相材料时被二住户举报至沙河口区西山村派出所,后被送往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


    破除安徽皖安机械厂的诽谤“展览”

    皖安机械厂邪恶之徒在学校附近搞了一个诬蔑大法的展览。希望安徽地区学员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恶人的邪恶因素,时间最好选在各地弟子发正念较为集中的时间,比如北京时间早上5,6,7整点和晚上9,10整点.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玲在何湾劳教所身心遭严重摧残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玲被恶警从家中带走送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学员刘玲不服,到劳教所后以不应答点名、不下蹲,抗议非法劳教却受到残酷迫害:一天24小时受监控;不让睡觉;被逼迫背所谓的“所规”,如不配合就被劳教人员打骂;被严管4~5个月。刘玲由于长期得不到营养,排不出大便,多次便血,身体虚弱,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她多次向上反映迫害情况却得不到解决,因此她决定绝食抗议而被恶警关进“小号”受折磨。由于得不到阳光,吃不饱饭,菜没油水,造成全身溃烂,肝肾损坏,脚流脓无法行走;接见日其家属要求接见被恶警拒绝。


    北京两大法弟子被绑架

    大法弟子李占金前一个月左右因为和7、8个学员一起交流又被抓了。

    王素云,女,50多岁,北京大学图书馆教师,2001年初因家里有大法真相资料被恶警非法拘留、劳教。


    北京天安门恶警恶行

    近日获悉,大庆石油管理局电泵公司法轮大法学员孙慧玲女士在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好,被天安门警方拘捕。当地恶警竟三天三夜不给任何食物及饮水,并百般折磨,每天深夜至清晨,强迫她赤脚站在冰冷的地面上,从头至脚用冷水浇灌,逼迫她说出工作单位。她现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看守所。


    哈尔滨万家劳教医院的法西斯暴行

    商玉秋,女、哈尔滨市大法弟子。今年39岁。被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为伸张正义、要求无罪释放,她于2001年10月20日开始绝食至11月29日被送到万家劳教医院。

    在长达40多天的绝食期间,商玉秋多次被强行灌食。那些穿着警服的医务人员每次都把商玉秋从床上拽到地下,又拖到管教室,在管教室拳打脚踢地施行暴力灌食,实施“法西斯式人道主义”。

    这种习以为常的行为在万家劳教所中是司空见惯的,如:韩少琴,女,哈市大法弟子,因绝食抗议迫害,被穿警服的医务人员打得起不了床,只能让别人喂饭进食。

    何苗、女、巴彦大法弟子,因绝食抗议迫害而被灌食,在灌食期间被医务人员打得鼻青脸肿。

    刘桂香、女、55岁,密林县大法弟子,在灌食中被灌昏死过去,医务人员便重拳击打脸部,打醒后面部青肿,灌食后两三天内吐血和便血。

    正告犯罪恶人:到了该清醒的时候了,不要再迫害你们的同胞──善良的修炼者了,是应该悬崖勒马了,回头是岸哪。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被勒索、被迫流离失所的部份事实

    霍长旺:男,40岁;2000年2月去北京上访,被哈铁公安处非法拘留37天。释放回哈铁分局哈南站单位,又被单位24小时限制人身自由(在单位监护,以下同)45天。在此期间被单位开除干部队伍、党籍、公职(留用一年)。每月发给生活费160元。同年7月到哈铁公安处送继续炼功的声明,又被非法拘留30天。回来后被单位下放到车间参加劳动。2001年元旦后被单位强行24小时监护,办洗脑班,长达4个月(1月2日~4月23日),期间又被非法拘留15天,最后又要判劳教。本人被逼从单位逃走,现已流离失所半年。如今所属单位上级(哈尔滨铁路分局)仍不放过,连亲属也受到牵连,被停止工作找人。

    王秀娟:女38岁,2000年2月进京上访,被哈铁公安处非法拘留30天释放后,回哈铁生活段继续24小时监控,长达2个月,并且开除公职(留用二年),每月只发给生活费240元。2000年7月到哈铁公安处声明继续炼功,又被非法拘留30天。2001年1月17日哈铁生活段强行24小时监控,长达4个月(1月17日~5月27日),后经绝食单位才让回家,回到家里后他们又到家里看,还说将要审我,被逼无奈,只好流离在外。在2000年4月份被哈铁生活段邪恶之徒王崇高、李玉萍勒索1000元整。


    河北承德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邪恶的当权者迫害善良的修炼民众,其行为之卑劣、手段之残忍已是登峰造极。就我们承德本地来讲,今年春节期间在宽城、围场两县看守所内就有两名大法弟子被活活折磨致死;小老虎沟李桂芳被非法关押5个多月,后被害得神志不清。近9个月来,附属医院关真友、承德民族职业技术学院马本顺等十余人又多次惨遭毒手。

    承德民族职业技术学院马本顺自述:

    我是在1997年秋幸遇法轮大法的,身心受益之大无以言表,可谁想到99年春夏之交,江泽民公然践踏宪法,迫害善良的修炼民众。全国上下黑云压城,恶浪翻滚,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蒙受了千古奇冤。但独裁者却剥夺了人民鸣冤申诉的权利,信访办成了抓捕好人的公开场所。被逼无奈,我们只好广泛向世人讲清真相,鸣冤陈情。但各地帮凶为了眼前的名利、为了讨主子的欢心竟非法抓捕我们并残酷折磨。冤情不被受理却抓着喊冤的形式大做文章,俨然就象是,你击鼓喊冤,他却说你惊扰了他们主子的好梦。自古昏庸无道者莫过于此。

    今年6月15日我在头牌楼附近被非法抓到双桥区国保大队,在暖气管上铐了将近一天一夜,16日下午被送到市看守所,当晚国保大队来人夜提,我被强行带上脚镣,还没出门口就被刘明成迎面踢了一脚,接着把我的近视镜抢下。我抗议他们的非法行径,被他们同来的赵义等人拖到车上,带到分局四楼刘明成的办公室。大队长卢峰进来满嘴污言秽语,并授意刘明成“收拾”我,并对我说:“倒要看看咱俩谁高明。”之后他们派了两名联防队员看着我。在交谈过程中,他俩表示,为了生存不得不做这种善恶不分的事。我对他们说:这些人也太不人道了,这都两天两夜了只给我一个馒头。他俩无奈的说:“吃饭事小,今天睡觉你都别想了,上面有令,开始对你“熬鹰”,不允许你睡一点觉,如果你敢眨眼,就对你暴力强制。”至此我明白了卢峰所说的“高明”原来就是实施毫无人性的精神摧残,期间再施以暴力,待精神崩溃后,获取他们得以邀功请赏的素材。

    我不得不认真思考,做为大法弟子面对邪恶的非人迫害绝不能被动地被他们折磨的精神崩溃,更不能屈从于邪恶。当时我双手被铐,带着脚镣。后来张怀民进来摘掉了一个手铐,我的心头一亮,试着将脚镣提上来,用力一压,锁竟然开了,而且看守近在咫尺却没有发现,我很惊奇,于是又打开了另一把锁。大约凌晨四时许,我试着往出退手铐,试了几次没成功,后又换了一个角度,手拿出来了,于是,我在和看守人员聊天的过程中踩着椅子和桌子,从窗户跳出楼外,落在水泥地上。我醒来后,知道是在市医院,身体受了重伤。后来分局人去了几个人,抱怨说:“上边出的招也不能都听,这出了事他们不负责,麻烦还是我们的。”原来这样折磨我们竟然是某领导的意图。

    住院之初,分局在治疗态度上还是积极的,但当得知手术将花费两三万时,他们态度陡转。我告诉他们不用为难,只要让我的家属把我接回,我们用自己的方式调理,不用你们承担什么,他们当然同意,但却需要层层请示领导。同时我妻子范秀琴也被他们抓到看守所,后转到下板城进行折磨被多次审讯,拷打,吊起等,我的年仅5岁的孩子至今下落不明。

    就这样在医院里等着,没有任何治疗,因他们不愿交费,连基本生活用品都不给了,我知道他们只对自己的政绩负责,不会对我今后的生存负责的,于是我忍着巨痛走出病房,后来被他们发现。市局副局长李金成来到医院,满嘴污浊之词,在他的授意下,分局强行让医院开了可以出院的通知单,将我送到看守所,当时的工作人员谈到这样的情况是不能接受的,但是有市局领导的签字一切不能都成为可能,而且拒收的原则也被重新解释一番。其中一句竟然是:“医院所说的重病人是医学意义的,跟我们这里不一样。”

    现在我明白了,迷于名利中的人在权势面前是不惜毁灭自己的本性与良知的,一个公安局长为谋私利可以毫无人性地残害良民,手下自然就会有人去组织实施,甚至为其倒行逆施树立“合理合法”的幌子,这就不难理解江泽民为什么可以公然践踏宪法,剥夺广大民众的信仰权利与自由,先定罪而后罗织罪名竟成了“以德治国”,空前绝后的邪恶迫害竟被粉饰成“人权的最好时期。”

    乌云蔽日终难久,善恶报应现端倪,奉劝善念犹存的人们,切莫为了眼前名利,为虎作伥,给自己生命的永远带来无尽的深深痛悔!

    (注:马本顺当时摔伤后到医院诊断为腰椎骨粉碎性骨折,脚踝骨粉碎性骨折,虽未经任何治疗,在师父的佛恩普照下,8月5日进看守所至9月中旬已能自己独立行走,可以长时间坐着。)


    请做真相资料的山东同修当心

    前不久,山东某地一资料点遭到破坏,损失巨大。韩玉芹从这个点拿资料,被抓几天后,便造成功友家被抄,五位同修被非法抓捕,两套房宅房产证、一部轿车、一台50寸彩电(折合人民币2万多元),一套家庭影院音响(折合人民币8000多元),16000元现金、100多条大型横幅、500米布匹、四、五箱自喷漆等全部被抢走,连一些普通生活用品也被抢走,恶警最后又抢走了72000元的借条。与外地联系被中断,给大法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希望大法同修总结教训。

    韩玉芹,女,30多岁,家住山东潍坊开发区交警队宿舍
    电话:0536-8288985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4/17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