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中央电视台不是在说自己吗?


【明慧网2001年12月27日】12月16日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隆重推出了傅怡彬杀亲惨案,并一如既往地勇敢地将这一惨案栽到了法轮功头上。可是这出戏一出台,就受到各方解剖和嘲笑,“焦点访谈”被讥为“焦点谎谈”,“中央电视台”被封为“中伤电视台”。依此类推,恐怕“人民日报”应该叫做“愚民日报”了。

但中央电视台的有关人士依然一往无前,在23日的“焦点访谈”节目中又做了追踪采访,如逐日的夸父直追谎言而去。还请来了一位名叫张洪林的“专家”一起追踪。张“专家”说:“实际上是‘精神催眠’在起作用。催眠就是精神控制,最常用的催眠方法是长时间的、反复的、单调的刺激。”并说“这种长时间地去读读读听听听,看看看”之后,人“自然就进入一种催眠状态”。

笔者听了“专家”一席谈非常佩服,因为这不正是在说中央电视台自己吗?在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两年多来,中央电视台一直在用杀人、自杀等血淋淋的伪案对观众进行“长时间的、反复的、单调的刺激”,尤其是在99年7、8月间更是如此,打开电视,几乎没有别的内容,全是揭批法轮功。除了中央电视台,各种媒体报刊也都一齐赤膊上阵。各大中院校和政府机构更是强迫学生和职员“长时间地去读读读听听听,看看看”对法轮功的揭批,按张“专家”的权威分析,这不是“催眠”是什么?很可能傅怡彬就是在这种“长时间的、反复的、单调的刺激”下“自然就进入一种催眠状态”从而制造了一起伦常惨剧。他在弑亲之后被警察抓捕,想必也受到了警察和专职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的“长时间的、反复的、单调的刺激”,之后“自然就进入一种催眠状态”从而在“精神控制”下走上电视栽赃法轮功,说出了那么多极为可笑的胡言乱语。

610办公厅其实是一个官办的恐怖组织,这个办公室在大陆各地办了多如牛毛的所谓“转化班”,有的也叫什么“法制教育学校”。“转化班”的主要“教学方式”就是“长时间的、反复的、单调的刺激”,甚至“长时间”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反复的、单调的”向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灌输形形色色的逻辑扭曲的谎言。如果无法使法轮功学员“自然就进入一种催眠状态”,“转化班”的“教员”就开始进行“长时间的、反复的、单调的毒打”,一些人就是在“这种长时间地去读读读听听听,看看看”和“打打打”之下,违心地写下了“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并通过严格的“验收”。好在这种“催眠状态”和“精神控制”不能维持多久,绝大多数人离开“转化班”后就从“催眠状态”中苏醒过来,在法轮功的“明慧”网上严正声明“转化班”的“精神控制”无效。

张“专家”可能会说笔者误会了他的意思,他的话是针对法轮功的。可是就笔者所知,法轮功从来没有把学员绑架到“转化班”进行“长时间的、反复的、单调的刺激”,法轮功修炼从来都是来去自由,修炼者可以自由接触任何资讯,怎么能说是“精神控制”呢?如果说法轮功学员研读法轮功书籍就是“精神控制”,那么基督徒读圣经、进教堂岂不也是“精神控制”?学生上课岂不更是“精神控制”?笔者前两天在大纪元上读到记者对芝加哥大学助理教授、法轮功学员吴伟标博士的采访,吴博士在四年的读博期间发表了十余篇学术论文,刚一毕业就被一流大学聘请执教。这种成绩在大陆留学生中极为罕见,难道吴博士是在“自然就进入一种催眠状态”下取得如此骄人成绩的?果真如此,恐怕所有的留美博士生都想“自然就进入一种催眠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