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无限好,只因修大法


【明慧网2001年12月28日】我来自中国大陆,今年77岁。我是一个没有亲身听师父讲法,而又二次得法的弟子。第一次是在1998年底,由国外亲人的介绍,我开始了修炼。但当时,由于年龄大,理解能力有限,加上长期在常人生活和工作中形成的各种观念,常人的各种执著,如打麻将、喝酒、看电视等都在强烈影响着我的修炼,使我对法轮大法的认识一直比较肤浅,基本上局限在祛病健身的层面上。1999年4.25万名法轮功学员上访事件后不久,媒体的负面报道,以及个人的怕心,担心受到牵连等因素,我就放弃了修炼。

2001年11月刚到新加坡的第二天,我便有缘参加了新加坡2000年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听到学员们的精彩发言,修炼后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心灵受到剧烈震撼。更看到法轮大法在新加坡及全世界40多个国家广泛传播,不仅合法而且受到尊重,有广阔的自由炼功环境,有不同国籍的、不同民族的大法弟子一起学法炼功,气氛祥和,与中国大陆的不实宣传和高压环境形成鲜明对比,从内心再一次看到了法轮大法的伟大和庄严。使我终于又回到了法轮大法修炼道路上来了。

在过去一年的修炼中,由于身处在一个全家都修炼的环境中,通过不断的学法、交流等活动,渐渐明白了许多道理,对法轮大法的认识从感性逐渐升华到理性,真正体会到大法的博大精深。

刚开始修炼不久,我就经历了生与死的严酷考验。今年初的一个晚上,我正在冲凉,突然感到胸闷,顷刻间从口里涌出大量淤血,上吐下泻,当即昏迷虚脱并跌倒在地,不省人事,很久才苏醒过来。发现头部有轻伤、头昏、四肢无力,站立不住。在这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进食非常困难,食物稍微硬一点,吃下后胃部便开始剧痛,有时是整个胸部的疼痛,很多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同时大便也不通畅,大便长时间积存在身体内使小腹部位明显突出,经常是一周甚至10天才能排便一次。由于进食很少,经常吐血,导致身体很虚弱,体重减轻了10多公斤,整个人看起来皮包骨,国内亲人非常担心。在这期间,在每天痛苦的过关当中,我思想上也曾动摇过。有时在想,师父是否还要我这个曾经离开过大法的人;我年龄这么大了,修的时间又短,恐怕怎么修都来不及了,不如回国算了等等念头。然而,我在这里的亲人都是修大法的人,他们在法上给我多次解释,使我知道这是在消去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并带我每天坚持炼功学法,读其他学员的心得体会,不断坚定我的正念。这次魔难长达半年之久,所经历的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难以一一叙述。之后,身体奇迹般渐渐开始恢复正常。然而不久,又一次考验到来,我再次滑到在地板上,碰得头破血流,额头被划破约两公分的口子,但很快就好了,要是一个常人,这么大年纪,可能会留下个脑震荡的后遗症。回想起10年前的一次胃大出血,半夜里送急救中心,住院一个月,天天输液输血吃药,胃镜检查,搞得人痛苦不堪,出院后还要继续吃药检查。为什么会那样,只因那时是常人,常人就生老病死。我这次身在异国它乡,能够彻底把病业消掉,从本质上去掉了病因,完全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死而复生。

另一个奇迹是,好多年的痔疮和腰酸腿疼也消失了,一颗多年松动又疼的牙稳固不疼了,我现在的健康状况是比学法前好很多,行动自如,我从内心高呼法轮大法好,希望所有人都来了解法轮大法。

身体上的考验刚刚结束,心性上的关便接着开始,家中6个大人均修大法,其中四人为退休人士。一系列矛盾在我们四个老人间相继发生,表面上的原因都是生活中小事,两家来自不同的背景,生活习惯差异很大,为了一点小利、一点常人中的面子,为了争一口气,双方经常发生摩擦,不愉快的事也时有发生,影响了大法的工作和自己的修炼环境。师父教导说:“没有矛盾的产生,没有给你制造提高心性的机会,你还上不去呢。你好我也好,怎么去修炼?”

回想起整个过程,发现其实没有在其中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炼功人,每当矛盾来时,总是看到对方的不足和缺点,总是向外去求,而没有找自己的原因,没有向内去找,结果一关过不去,该提高心性的机会没有得到提高,下一关又上来了,最后难变得越来越大。在此,我深深体会到师父所说:“人在矛盾当中,在人与人之间那种摩擦当中甚至超过那种痛苦。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的时候,那个心是最难把握的。”我在消病业的同时也有心性上的考验。我深感这比消病业要痛苦得多,它会使你吃不好,睡不好,气难消,更难忍,终日不得安宁。在这中间,我又经常想一走了之,避开这个环境,回国去修炼算了。但同修们经常向我们指出:逃避矛盾、逃避难不是一个修炼人所为,应该好好利用这个修炼环境提高心性;我们所经历的难和痛苦,与中国大陆千千万万学员在恶劣环境下,在劳教所、在拘留所、在监狱里所承受的痛苦,根本无法相比。通过多次学法,认真向内找,我发现,每次矛盾的产生,都有我需要提高的地方,都有需要去自己执著心的原因。其中,最主要是没有做到忍,在其次有对名利等的执著心。我悟到,只有按照老师所讲的“退一步海阔天空”,向内找,凭着法理才能过好心性关。现在,家庭环境在逐渐改善。

师父说:“人来到这个世上,来的时候一身光,走的时候埋在土里什么都会烂掉,你也什么都带不走,走的时候也是一身光。什么能长久呢?只有给人法,才能永远地长久,所以这是最珍贵的。那么反过来讲,做弘法的事也就是最神圣的事。”(《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洪法、讲清真相就是救度众生,我便以自己的有限能力投入到这项神圣的工作中来。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年底向公众散发大法日历卡,我去人较多的地方一张一张地发,一张张送到公众手里,一般上对方都能愉快地接受并表示谢意。还遇到个别好心人,要我多给他一些帮我发。所以我很快就把带去的几百张都发完了。我们也去过其他公共场所散发大法传单,面积大,数量也多,表现也多种多样。有的高兴地接受,有的谢绝,有的收了又丢掉。每次发资料见到个别人接到后随便往垃圾桶里一扔,我从内心里为他们的行为感到惋惜,他们受媒体的负面影响太大了。

前不久我参与了挨家挨户发资料。每一栋楼一般有150户人家,有不同各族和国籍的人。白天去发大多是关门闭户,晚上开门或在家的人就多了。尽管语言不通,信仰不同,但许多人在接到资料时都表示感谢,我也善意地说:“祝你好运”。虽然只一句话,却增进了友谊,加强了理解。尽管很辛苦,但每次发完后心里总有一种喜悦感。

明慧网提出了针对大陆同胞讲真相是当前我们大法弟子刻不容缓的首要任务,我也利用自身条件做了一些事情。其中一项是去著名旅游点炼功。这里是各国游客必到之处,旅游者中有许多中国游客,也有东南亚及其他地区的外国人。他们亲眼看到了法轮功在这里的真实情况,有的向我们询问,有的主动拿资料,他们会很快地把这些信息带往世界各地。旅游者中很多都带有照相机或摄像机。有许多人都拍摄我们炼功的镜头,有的以炼功为背景给自己照相。有的仔细观察学员穿着的大法T恤衫上的字样和图案。针对大陆游客,我们总是耐心地为他们解答各类问题,消除他们对法轮功的误解,把他们从谎言中拯救出来。

我也通过各种渠道给国内的亲朋好友讲真相。现在每天都把讲清真相当作一件重要的事件来做,生活过得紧张而充实。

当然,我也有许多没有做好的地方,还有许多的执著心还没有去。

以上是我粗浅的一点认识和体会,如有不当敬请同修指正,谢谢大家!

2001年12月

(东南亚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0/17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