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堂堂正正助师正法


【明慧网2001年12月28日】近期见到A同修两次,我们都是被邪恶通缉的对象。看到他还是那种避难的状态,人的东西很多,怀揣不安地用人的观念去应对邪恶的抓捕和做正法的事,还认为是运用智慧,其携带的场也令人特别不舒服。虽然也做了一些大法的工作,因是来无踪去无影,工作上无法与他配合,很为他着急,也有很深的感触。

今天,我们有幸成为正法弟子助师正法,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殊荣,我们感到无比的荣耀。在正法中,在清除邪恶的过程中,大法弟子的心是坦然的、高尚的、无私的、神圣的,是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的宇宙卫士,我们应该有怕吗?不!我们不惧怕任何邪恶,我们要清除一切邪恶,而且坚信我们的正念一定能清除邪恶。有同修说“好人不应被抓”、“人不许迫害神”、“害怕的应该是邪恶”,这话说得太好了,在法上。邪恶的理都是无理的,是歪理,就是要给它归正。

在邪恶的迫害中,许多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但是他们能以纯正的心态轻轻松松地走出人来,迅速肩负起自己的历史使命。网上许多正法故事中,同修们悟到我们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我们伟大,我们庄严,我们神圣,我们堂堂正正。他们穿上最整洁的衣服,高高兴兴,轻轻松松象过节一样去北京证实法,他们根本不去想邪恶会对他们怎么样,因为邪恶什么也不是,它们不配,邪恶它敢靠近么?如果我们心态不纯正,处处谨小慎微,时时象受惊吓的兔子,那么不就给邪恶迫害我们找到借口了吗?又怎能在人间展现大法威严的一面呢?(就在我落笔此文时传来消息,A同修几天前被抓回单位)“正法已经是在最后的最后在做了”(《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旧宇宙的理念就是迫害真理。我们离家出走是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更好的救度众生,而不是为了逃难。我们归正旧宇宙一切假理的同时也在归正自己的不正,更好的发挥着整体大法粒子的作用,而用人的观念去和邪恶周旋,怎能稳操胜券呢?

在正法的实践中,我们日渐成熟、稳健,明白了正法弟子是什么,圆满的路上我们扔掉了一个又一个的执著,我们更加纯净、坦荡、乐观。走出人来,不只是从家里走出来(流离失所本身也是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而是心要走出来,从人的观念中走出来,从放不下的执著中走出来,从怕心中走出来,从人的壳中走出来。胆胆突突去做最神圣的事,那是极不纯净的,那是人在做事,而不是神。如果随着正法进程的不断推进,对法理的不断升华的体悟,逐渐明白正法弟子是什么的时候,如果我们还是在这一状态中冲不出去,也就太不对劲了。师父说:“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正念的作用》)那我们怕什么?为什么还允许“怕”这个变异物质存在于我们自身宇宙空间中?师父又说:“可是邪恶还没有最后除尽、还在表现,不能掉以轻心,还要继续深入地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我悟到,我们既要堂堂正正,整体上藐视一切邪恶,“两脚踏千魔”(《洪吟》“大觉”),又不可盲目乐观,对待具体的事情一定要慎重,不能掉以轻心,时时修正自己,坚定正念,清除一切邪恶。师父给予我们正念清除一切邪恶的巨大能力,我们应能随时清除自身环境的一切邪恶,清除所到之处的一切邪恶,主动除恶,而不单纯是不让邪恶看到,只要坚信:“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邪恶就对我们束手无策,等待的只有被销毁的命运。

能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是宇宙中无比殊荣的事,令众神羡煞,令邪恶妒嫉。但是不管邪恶怎么猖狂,我们都应该“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用最正的心态去讲清真象,救度世人,轻轻松松,堂堂正正,让大法的威严通过大法弟子向人间展现。

写出此文,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