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双胞胎姐妹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和姐姐是双胞胎,更为巧合的正月初一是我们姐妹的生日。现在姐姐生活在中国,我生活在加拿大。

听母亲说,当我们将要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大年三十晚上,正是家家户户沉浸在过年的炮竹声中和吃年夜饭的时刻,而我们的家冷冷清清空无一人,亲戚朋友们几乎都来到了我们姐妹将降生的医院,他们焦急地等待着期盼着。

当新年的钟声敲响后2个小时,夜空中的爆竹还在稀稀落落地作响,随着一声破晓的啼哭我和姐姐只相差一分钟先后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接生的阿姨们高兴极了,双胞胎又是出生在正月初一,在这所大医院里都是一个奇迹。亲戚们争着看我们…

我和姐姐全然不知道所发生的这一切。当我记事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们姐俩一岁时的照片,姐姐比我高出半个头,我头顶上几根稀疏的黄毛和其貌不扬的样子令我自卑了好久。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和所有的同龄人一样,伴随着蹉跎岁月的流逝我们长大成人了。但与别人不同的是我们姐俩有着心灵相通的世界,我们之间的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可以明白对方在想什么,我们的兴趣职业经历惊人的相似。我们对问题的见解往往是不谋而合,这种灵感和相似就连母亲也无法解释和理解。

我们姐俩从未想要分开过。然而命运却安排了我和姐姐天各一方。那一年的秋天我举家移民来到了加拿大。分别时的心情是极其难受的。本来每天我们都要通电话,几句不用解释就明白的话语几乎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习惯。每当元旦来临,姐姐都会精心地准备贺年卡和小生日礼物,希望给妹妹一个惊奇。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超越了母亲所能给予的。

带着这样复杂的心情我来到的加拿大。好在海洋的波涛阻不断我们的联系,时间的流逝也并未冲淡血肉的亲情。然而使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中国大陆居然又出现了铺天盖地式的宣传,而这种宣传竟使我们这对相濡以沫的同胞姐妹真正产生了距离感。

那是96年秋天,我的一个要好的朋友回中国探亲,回来后她告诉我在中国大陆有很多人在炼“法轮功”,当我听到“法轮功”三个字时我的内心为之一震,要知道我一生都在寻找,冥冥之中我一直相信有一样东西是我要找的。欢欣伴随着期盼,等待了多年的我终于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和所有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一样,我内心的感受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那种人心向善所给生命带来的美好殊胜,我们又愿将这善和慈悲给予所有的人让每一个人都明白人生的真谛在于返本归真。

我真的没有想到同胞姐姐在这件大事上与我产生了隔阂,她完全接受了中国报纸电台电视台的欺骗与谎言,不假思索地否定法轮功修炼者对生命的追求与探索和亿万人身心受益的事实。每次越洋电话对我来说心情都是沉重的。我常常替姐姐惋惜,在大法洪传之时,不能够珍惜自己生命中极其宝贵的机缘。

就在去年秋末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这一切。姐姐在电话中告诉我了这样一段经历。

那时,她们所在的机关组织干部到外地去玩,她们一行几十人并不相识,但其中有一位经理的夫人是修法轮功的,我的姐姐说没有想到此行和法轮功学员有了较深的长谈。在外地的2天2夜里,她说常常是她们十几个人对着这一个老太太发问,提出了很多很多的问题,这个老太太回答的又平和又有理,“真的把我们在场的大多数给说服了,我觉得法轮功讲的还是真有道理。”

“这2天2夜,我们常常围在一起从争辩到理解。”她说这个老太太往那一坐,就与众不同,脸上都是光光的亮亮的,我们个个比她年轻都不如她,老太太说原来她有3种大病,炼法轮功全好了。还说自从去年法轮功遭陷害以来她都被抓4回了,出来还是炼。我的姐姐告诉我,她说自己内心也在发生变化,她说也许我不会象你们那样炼法轮功,但是我觉得法轮功讲的真是有道理。

通完电话我流泪了,我从内心敬佩所有在中国大陆能够走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的同修们。姐姐现在虽然没炼法轮功,但她常常说:“我妹妹一家炼法轮功好,我真心替她们高兴。”

新年的钟声又要敲响了,在举国欢庆的日子里,我将向同胞的姐姐说什么呢?

我真心希望所有善良的中国人民能够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真心地祝福可贵的中国人民能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珍惜这万古机缘!

(2001年12月28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5/17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