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江岸区“洗脑班”的邪恶


【明慧网2001年12月29日】江岸区“封闭洗脑班”位于江岸区二看守所(百步亭),是2000年12月从黄陂搬迁来的。开始非法关押大法学员四五十人,到2001年11月份只剩6、7个人。那里的工作人员都是江岸区政府、民政局、公安局、司法局、检察院、街道办、文教卫等的机关人员,开始是采取1个工作人员对1个大法学员,最后变成了5个工作人员对1个大法学员。由于这个洗脑班非常邪恶,也成了武汉邪恶势力迫害法轮功的一面典型,所以经常有其它地区洗脑班来学习犯罪经验。那里的工作人员有的就被提干,有的入党,工作三个月还要组织出去游山玩水、发纪念品。不法之徒们在洗脑班期间待遇非常好,他们吃的是四菜一汤,他们吃不完倒掉都不给大法学员吃。

大法学员生活很艰苦,每日吃的都是包菜,洗脑班还叫大法学员每月交500元生活费,大法学员没有行动自由,互相间不能讲话,连上厕所、洗澡都被监视。不法人员不许大法学员炼功,连坐在床上都不行,怕大法学员盘腿。更不许站在窗户边上,怕大法学员互相联系。

暴徒们每天早上强迫大法学员做操、打太极拳、跑步、跳杆、不服就关禁闭。每日都要强制大法学员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各种批判材料,以及误入歧途者所写的揭批书,还找来一些叛徒来作报告,听了报告以后还要强迫大法学员写、谈认识。特别是中央台只要是播放关于法轮功的报导,工作人员就马上强迫大法学员谈、写认识,甚至于不让大法学员睡觉。并且经常对大法学员搜身、搜床铺。工作人员对待大法学员采取高压政策,制造恐怖气氛、动辄就扣上反党、反革命的大帽子。大法学员们除了睡觉时间以外,精神上时刻都在受到恐吓,对邪恶的洗脑稍有不从就被送进看守所,重则判刑。有的大法学员几进看守所,有的大法学员被判1、2年刑。暴徒们还借家属探视的时间疯狂的恐吓大法学员家属,男女老幼都被他们的恐吓吓得痛哭流涕,家属被其恐吓以后,就劝大法学员妥协。

有两个非常邪恶的工作人员,一个是姓姚的老师,另一个是民政局姓程的。他们硬把大法学员搞到看守所一个月。后来他们俩被现世现报,一个发高烧、脚肿,另一个洗澡被烫伤。还有许多工作人员不是发烧就是拉肚子,并且还拉不出来等等。还有一个是警督,十一搞庆典活动时,大法学员不配合他们唱XX党的歌,他就打大法学员的嘴巴,用手掐大法学员的脖子,还有几个工作员扭大法学员的胳膊。

以上的种种,只是这个洗脑班的概况,希望更多知情人提供线索,共同揭露,这里的不法之徒的所作所为就是小丑行径,他们的洗脑方式,在这个全球都崇尚信仰自由的时代是低级的、愚蠢的、卑鄙的,就是在上演着一场由江XX亲手执导的活丑剧。

另:当心武汉市台北路犹大的伪善

2001年2月春节期间武汉市汉口台北路曾经举办过几次法会,在举办完第二次法会以后,几位负责联络工作的大法弟子在一家小餐馆碰头,准备商量下一步正法的工作时,警察突然出现抓走所有大法学员,由于这些大法学员后来都被邪恶势力迫害,多次抄家,并送往拘留所等地,具体这次出现问题的原因还不十分清楚,据说是内部出现了特务。

这次被抓的人中有一名家住台北路的中年妇女,名叫吴X,身高160CM,黑黑圆圆的脸,在被抓当时就配合邪恶,出卖了许多周边郊县地区的大法学员,使大法受到了极大的损失。但是她自己还是被送往江岸区百步亭强化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她更加变本加厉,大量出卖同修,配合610办公室,只要是她知道的大法学员都被她出卖了。她在洗脑班里骂大法、骂老师。

2001年3、4月期间,她就被洗脑班放出来了,由于身受其害的其他大法弟子当时都没有获得人身自由,所以她的邪恶面目一直没有人揭露,她罪恶累累却不但不悔改,2001年11月间,还向不明真相的在安全环境下的大法学员造谣,把真正没有出卖别人的坚定大法弟子形容成叛徒,并让大法学员要注意此弟子。由于消息来源有限,此人具体到底做了多少坏事,还不得而知。希望知情大法学员更多揭露这类人的罪恶行径,并互相转告,不要相信其伪善的面目,早日揭开其画皮。

现在越来越多的以前没有走出来的大法学员,都走出来正法了,可是由于没有工作经验,自身又总觉得先前走出来的大法学员比自己修得好,很容易轻信这类伪善的叛徒,所以在这关键时刻,大法学员们应保持消息畅通,识别真伪,为大法为大法学员负责。不给这种叛徒犯罪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