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给上司的一封劝善信 【明慧网】

大法弟子给上司的一封劝善信

【明慧网2001年12月3日】Rosa:你好!

在面试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你是一个与我有缘份的人,你可以不信,但这封信是早就注定要写的。无论你对法轮大法有什么偏见,我恳请你把信看完,因为我会用我的心写完这封信,毕竟这世上没有偶然的事情和缘份。我要告诉你的只是真象:为什么就有些人这么“不可思议”非要学法轮功而不去信其它的什么──这也是你问过我的。

我的人生道路没有什么风浪,我的父母都是老师,他们重视传统教育,重视一个人的道德和修养,所以他们一直身体力行地教育我要做一个正直真诚的人,我也向往做一个表里如一的高尚的人,从学习古典绘画、钢琴、中国书法上我得到了一定的启发和实践;在学校里我也是老师同学眼里的好学生。但是我自己心里清楚的很,这一切只能是行为上的美好,表面上的风光只是虚荣,我内心世界有着难以改变的妒嫉、自私等等,特别是难以忍受别人比我强。这种强烈的妒嫉之心让我觉得可耻但却不能自已。在一个所谓竞争的社会里,我和父母亲都在迷中,不知怎样平衡待人之法,到底什么是我们衡量价值的标准?到底什么是生命的目的和意义?难道只为了物质生活上更为丰富吗?果真如此,那么衡量的标准便是自己如何获得更多;那么如何成为更高尚的人便是一条不需答案的问题。但我仍不死心,我还要坚守道德的最后底线。但是越来越多的事情让我失望,我的心不能做到宽容、无私,即使做好事也是为了别人说我好,对我好些。而我所见的每个人似乎都是这样庸庸碌碌,没有一个人能够表里如一的美好。人与人互相伤害着,似乎人们之间只有竞争的关系,连亲人都不能互相信任。如果我承认人是天生的自私而不可改变的话,那么我还坚持甚么?况且我实在无法忍受自己想要的东西得不到,虽然这样我很累。

我在香港读的四年中学是一所基督教学校,我尝试着祈祷,唱圣诗,学校的礼拜堂曾是我静思的地方,然而我发现这实在难以触及到我的内心,我也知道周围的基督徒都是些不错的人,比社会上不良的人好得多,但是他们也有迷茫的人生问题,也难以解决内心的挣扎,许多人只是靠信基督想得到生命的好处,却不去付出、跟随基督,没有能力在内心真正地去爱别人。甚至很多人染了头发,摒弃上天给予的自然。现在的人被物质掩盖得很难知道耶稣讲话的真义,很难下决心摒弃妄念。

我在香港读中五中六的时候,终于因难以再看到道德回升的希望而一度颓废,我开始放纵自己,想做什么做什么,通宵打游戏机,看电视,看武侠小说,和朋友去卡拉OK一玩就是几个钟头,我和母亲的关系也越来越差,经常吵嘴。我觉得这世上每个人都在为自己,道德又有什么再值得留恋的呢?

直到有一天,我从一位中大教授那里知到了法轮功,并在北京的一位亲戚那里得到了《转法轮》。我得到了永久的生命。

在北京的亲戚是个患严重心脏病和高血压的人,他一年要住3、4次医院,炼法轮功一年便好了,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满面红光。他的孙子从小父母就打架,闹离婚,母亲当着他的面跟别的男人亲热,使他从小自闭,自私,从来不笑。我看到他的那年却是一个朝气蓬勃的男孩,主动做家务,主动招呼客人,向我介绍法轮功。我对那本《转法轮》发生了兴趣。

回到香港,我读完了《转法轮》,我一下子豁然开朗,他解决的是人类、社会、科学、宗教的根本问题。我经历二十年的人生,虽然不长,可是对生命,科学,宗教,社会等等等等却有这一大摞的问题:为什么社会的道德会下降?而他的下滑体现在各个领域里:包括教育、文艺、科学、宗教、医学、法学等等?为什么耶稣、释迦牟尼都视其它宗教为异端,而在历史上他们的弟子却都有实实在在的与神的真实接触?为什么会有外星人?外星人的出现是否否定了神的存在?为什么每一个学说不能把世界上所有的现象解释通透?为什么在疑难杂症上,中医比西医更为高明?为什么耶稣是神却不从十字架上跳下来?为什么历史上东西方都出现了对神的敬仰?而更神奇的是这些神都有光环?都是教人向善,恩威并重?为什么人有特异功能?为什么人能够预知未来?科学和宗教之间真的不能平衡吗?等等等等。这些问题都在我修炼法轮大法后不长的日子得到了圆满的解答。我第一次看完《转法轮》时已经解决了大部分问题。我知道没有一本书能够像他一样把世界上所有的现象解释的如此圆满清楚,明了,还记得我惊叹地告诉母亲:“这本书太好了,旷世奇书!”我的母亲也和我一样,感叹所有人生问题都得到了完美的解答。

当然仅仅能全面解释世界上的各种问题还不足以让我相信,信心是我在修炼的实践中逐渐增加的。我那时中七毕业班。我没怎么炼功,也只学很少的法,但是我却明白师父讲的法理,并在日常生活中以法来衡量事物。还记得得法后的第二个月,有一次和同学象往常一样争论一个问题,我忽然惊奇地发现,我不再像以往那样浮躁,易被人带动了,变得冷静,思维清晰,逻辑性强。而且最让我惊奇的是我的内心升起一股宽容、愉悦的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这是发自内心的,不是强为。我意识到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一切的改变均是从本质上改变,而非只从表皮上。不是行为上的规范,可以做这,不可以做那;而是从生命的本源上的改变。而这种改变的力量才是最大的,最坚不可摧的。我在儒家、基督教中没有达到如此的效果。而同时我的身体也跟着发生这变化。不知不觉中我再没有犯过胃病、失眠、经痛等等。

修炼后的我生活再没有忧虑和精神负担。由于法理上的明了,我也发现自己开始真正地胸怀坦荡地做人。不要笑我,其实我们每个人谁能说所做的每一件事都真的对得起天地良心?真的能够一点自己的私心都没有呢?Rosa,法轮大法教给人的就是坦坦荡荡地用“真、善、忍”衡量一切。我开始敢于面对自己的私心、不好的观念和思想念头,敢于从脑袋里面清除它们,敢于面对自己的过失,敢于对别人以诚相待,敢于放开自己的缺点让别人看到。如果今天我不修炼法轮大法,我不会这样诚恳地对待我的工作,以前的我只会用利益价值来衡量,对于这个仅仅够我交房租的工作,我不会那么用心。但今天我是个修炼的人,我明白师父讲的对待自己的工作也要尽职尽责,所以在教普通话时我会替学生着想,他有不明白我尽量讲明白。

和我一样,千千万万的法轮大法学员都在修炼后有着同样的改变。这个改变无论对个人,对工作对家庭,对社会,对民族,对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其实有了“真善忍”,每个人的道德才能真正得到回升,国家民族才能有表里如一的强大。

师父在《修内而安外》中说:“人不重德,天下大乱不治,人人为近敌活而无乐,活而无乐则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愿,此时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则反而成拙。如解此忧,则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国不腐,民若以修身养德为重,政、民自束其心,则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而外患自惧之,天下太平也,此为圣人之所为。”

在修炼过程中我也有过疑问与不解,但是随着修炼的深入,学法的深入,所有的疑问都在短期内有所解决,而我修炼的决心也日益增强。我是学化学的,许多人问我为什么会相信有神论呢?我大笑:其实人都没有发现,世界上真正的科学家都是有信仰的人。为什么?因为科学家都知道用实证科学解释不了世界上的所有问题。特别是现在考古学家的发现,让现代科学家瞠目结舌。实证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太多了。我再讲一点,有很多人认为自己很现实,但是我说人很可怜,人的眼睛所能看到的电磁波范围只局限在0.0000003米波长至0.0000006米波长。人还觉得自己看到什么就相信什么。X射线看到吗?紫外线看得到吗?如果在实证科学没有发现的时候,你说存在这些东西,人会不会觉得你是傻子?疯子?现在的高频电磁波能探测到某些星系(如星系M100)的显像是卍字符和阴阳鱼。其实就是师父讲过的在这个宇宙当中有两大家:佛道两大家。我们科技界有许许多多的问题和新的发现,不为人所重视,人习惯了用老的方式去解答新的问题,造成了许多问题的猜测想象而不是真实存在的。就像进化论一样,当初提出的时候只是个假说。可人们习惯了就把它当真理一般。后来的许多考古证据也能够推翻进化论,但是人就执著着固有的思维方式,很难突破。法轮大法的许多修炼的小弟子,很容易看到另外空间的法轮和修炼中的许多东西,这些本来就是存在的。小孩子天真,不容易被后天观念所阻挡,所以容易看到。修炼的人都会看到一些,只是多少和清楚与否的问题。

师父讲到了许许多多的问题,并且用科学都能够解释得通的。江泽民的喉舌为了抹黑师父,就强调他没有读大学。其实我们一般人也都知道,读了大学又怎样?再聪明能干的人,他能把世界上的问题说的一清二楚么?师父的弟子有许多是拿几个学位的,硕士、博士、教授、科学家、医生。以他们对专业知识的掌握会少吗?我们的弟子中还有寺庙的住持、九十多岁的太极拳教练等等,他们对佛道两家了解的不可谓不深,但是他们也修炼法轮大法几年了,并且毅然放弃了自己在佛教和道教中修炼了几十年的东西,选择了自己要走的路。刚才提到的这些人我都见过。大陆媒体的宣传让人嗤之以鼻。为了挑拨法轮大法和老百姓的关系,用尽下流的手段来诬蔑法轮大法,如同当年的文革一样。今年年头在北京上演的那出自焚戏,凡是真正的法轮功学员就知道那些所谓“自焚”的人不是修炼的人。不要说说出的话和法轮大法的法理背道而驰,就连所演的戏都漏洞百出,我们用中央电视台的录像VCD反复看了几遍,慢动作放了几遍,找出十多个疑点。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那个所谓自焚而亡的人刘春玲在当场被人用重物猛击后脑,而该重物被反弹到空中,继而被另外一个警察接住。这个珍贵的镜头被无意当中拍摄了下来。制做自焚的人万万想不到他们精心编制的诬蔑法轮大法的镜头中有这样的画面,真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而这个重大疑点镜头被法轮功学员提出之后不久,中央电视台对自焚事件的播放就剪掉了这个镜头和其它被提出疑点的地方。而对“自焚”作出预言的书《黄祸》也被列为禁书。

一个偌大的国家机器可悲到这种程度,被利用来耍流氓!

在中国发生这么大的魔难,你也应知道,我们的学员需要承受多少压力,在中国的学员甚至要承受警察的虐待、强奸和杀戮。你能想象吗?如果今天这个法他不伟大,他不足以改善我们的内心,他不足以给予我们内心的力量,我们能不畏惧于这场恐怖血腥的镇压吗?能不畏惧于我们周围的压力吗?

其实,当初基督教的传出经历了整整四百年的魔难,基督徒被罗马皇帝虐待,扔去喂狮子,钉在十字架上,等等。释迦牟尼传法时也经历了魔难,国王派人去抓他的弟子。而耶稣的弟子、释迦牟尼的弟子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修炼,他们面对死亡和虐杀毫无畏惧。Rosa,如果今天不是2001年,而是公元2世纪,你会不会劝一个基督徒不要信基督而去选择犹太教呢?在历史上任何一个正法的传出必经历他的魔难。这是相生相克的道理。这场魔难过后,才会留给人有可说的,可赞颂的。而今天发生在中国的魔难,其实在许多历史上的预言中都预示了。而这场魔难也不会长久,将来会有许多人修炼法轮大法。而那些曾经迫害法轮功的都将受到惩罚。这不是我在诅咒他们,而是他们的劫数,也是他们生命的选择。已经有很多虐待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和狱警遭到了报应,每天都有这样的例子:暴死、末期癌症、车祸等等。你想想,一个国家机器被利用来耍流氓:诬陷、栽赃、挑拨群众斗群众、酷刑、洗脑、强奸、性虐待等等,你说一个人做了这样违背天理的事,他会怎样?还有就是那些由于谎言和欺骗憎恨法轮大法的人也会被淘汰。我不是在危言耸听。每一个生命的微粒都是由“真善忍”构成的,当一个生命反对构成他生命的法则的时候,他的生命就缺乏了构成的因素。那么他还能够有生命吗?这就是为什么法轮大法学员不停地向全世界人民讲清真象的原因,也是今天为什么我要用几天的时间完成这封信的原因。

Rosa,每一次你用言语伤害法轮大法的时候,我都很痛心,我知道你是因为误解而为,这催促我自己要尽快完成这封信,使你少造业。你的言语不可能对法轮大法或法轮大法学员造成任何损失,但对你的生命却是造成了伤害。因为一个正法不会因为谁说他好了他才好,谁说他不好他就不好了,历史上的教训已经够多的了。

Rosa,你说这世上什么力量最大?我说是信念的力量。一个人没有手脚但可以用嘴画画写字,为什么?他有信念。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没有钱,他沿路向人徵集款项盖起了养老院,自己一人伺候几个“植物人”。为什么?他有信念。千万个法轮功学员被抓起来,被暴打,被强奸,被抢劫,他们还是选择去上访,为什么?因为他们对法轮大法的信念坚如磐石。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正确的,什么是错的。

已经被医院宣判死刑的血癌的病人因修炼法轮大法而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吸毒的青年因修炼法轮大法而改过自新;离婚的夫妻因修炼法轮大法而和好,等等等等。你说这改变人身心的力量大不大?而这样的力量会因镇压而改变吗?

Rosa,就在11月20号,来自世界上11个国家的36个白人学员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拉起了“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他们的举动震撼天地。30秒钟后,反应过来的警察开始对他们拳打脚踢。一位澳洲的女士被打昏,其它修炼者遭到不同的虐待。(中国外交部的人员说对这些外国人实行了最人道的处理,可以想像他们对中国法轮功学员会怎样)一位白人弟子,来自加拿大的泽农Zenon Dolnyckyj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用汉语向周围的中国人大声喊道:“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功好!加拿大知道,欧洲知道,美国知道!”他在临行之前写给所有的中国人的一封信中说:

“我不反对中国政府,也不反对中国人民。实际上,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我对于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有了更深的理解。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必须到中国去。”

“轮大法来自于你们中国那块土地和中华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没有他,我不会是今天这样一个人的。带着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们的国土,为了你们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纯净的心能够唤起你们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请不要追随江泽民和他的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这对你们真的不好。”

“修炼的概念深深地扎根于你们中国的文化,然而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抹掉了。但是即使在那样一个灰暗的岁月里,法轮功依然静静地流传下来了。许多年以后,我们伟大的师父把法轮大法的美好传给了中国人民。你们和我都为中国的文化而骄傲自豪,这种自豪有着千万年的渊源,与任何当今的执政党没有关系。”

Rosa,你感受到他心中的纯善和慈悲了吗?我看了之后,泪流满面,我为我的同修感到自豪。我深深理解他的言行。世界上每个法轮大法学员和正义之士都为他们的行动深深感动。

我敬爱我的师父,是他将这蕴涵这巨大力量的大法传给我们,因而有了这些值得敬佩的我的同修。我们的师父不是教主,他反复告诫我们法轮大法不搞宗教,他只是一个人相的人。我们对师父的敬爱不是盲目的,我见过几次师父,师父每次对台下几百上千的学士、硕士、博士和教授回答问题都是对答如流,而且气势磅礴,知识之渊博让专家都俯首恭听。师父的胸怀坦荡,生活简朴,从不接受供奉,只靠微薄的稿费维持生活。我们有个学员想送他一间房子,被师父退回(这就成了后来中国官方媒体所诬蔑的洋楼了)。师父要教给我们的就是这部法,就是教人如何能提高心性,他本人自然也做到了这一点。

Rosa,我要说在法轮大法修炼中所受到的益处能够说个不停。但是这封信我想已经够详细了。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欢迎问我。在我眼里你不只是一个上司,还是一个有缘的朋友。我信“真善忍”,所以不会说谎。

我希望这封信能够有助你了解法轮大法,并告诉其他人法轮大法的真象。

我不介意你把这封信给其他人看。


真诚的
思茗

2001/11/29

随信附上《回归历程》一本和真象VCD一张,希望有助你了解更多。如果你愿意(我当然希望),请在呼吁中国江泽民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大法的单张上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