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清真相中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师父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对明慧网上〈除恶不忘正法修炼〉一文批示说:「这篇文章写的非常好,有针对性,特别是在当前的情况下。希望大家都能够正确对待文章中所提出的问题。」(《精進要旨(二)》〈评注二〉)那篇文章中提出许多问题,对我来说,主要的一点讲的就是「助师正法中同时也有对法正信、正悟的考验」。

正信、正悟的考验,贯穿于正法修炼的始终,解决的是对法认识不足的问题。正信,就是在任何环境中都坚定不移的相信「真、善、忍」这个宇宙唯一的根本大法,牢记师父说的「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确的」(《转法轮》);坚信「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坚持「在法上认识法」。正悟,就是在任何环境中都毫不动摇的坚持「以法为师」,用法衡量一切,保持正念,不断在法上提高。

这一点,说起来好象很简明,但要真正做到,那实际上就是精進。其实,尽管对法的认识不足有多种表现,而其根本症结都在于没有明明白白的意识到「真、善、忍」在任何情况下都是衡量正邪、善恶、好坏的唯一标准。我们开始接触大法时,虽然一般没有抵触情绪,但也有不少人冒出过「是不是讲大了?」的疑心。为什么?这个法本来就大,而我们的视野、心胸、理解力、想象力太小,又缺乏自知之明,加之还有败坏了的观念和思想业作怪,甚至就把师父当作常人、把大法当作常人的东西看待、对待了。在邪恶恶毒造谣、诬陷师父的时候,有的学员就怀疑起来,根子也在这儿。「他用常人的理去衡量佛的心性,那哪能衡量的了?他用常人的标准去看待高层次上的事情,那哪能行?」(《转法轮》)

某些破坏法的人和有的对法不理解的人,针对「在法上认识法」的法理,都这样说过我们学员:「什么事都得『進的去,出的来』才行。」有的学员一听这话就迷惑了。什么事都要「進的去,出的来」,那是指常人中的矛盾与事务,因为整个常人社会都在迷中,处处有局限性。可是,对于大法修炼就不适用了。在这个宇宙、这个大穹中,一切生命都是大法造就的,一切真正的道理都包含在大法的法理之中,背离了大法,就不成其为真理,就不可能有任何真正理性的认识。就是说,不在法上认识法,根本不可能真正从理性上认识法。事实上,那些所谓从法中「出的来」的,真的「出来」了吗?还不是又回到常人那败坏了的变异观念当中去了吗?背离大法、出卖原则,与跳出具体矛盾本身来看问题,性质是截然不同的。

在正法中有人起初有些疑虑:「我的层次够不够?」表面上好象谦虚似的,实际上是对大法的威力、对师父的威德认识不足。因为大法远远超出了我们的视野和想象,而我们往往把对大法的认识局限在自己所在层次的框框里。师父早就说过:「其实我告诉大家,真正修炼的时候,刚一進去就会出现很多功能,你已经進入那么高的层次了,所以功能是相当多的。」(《转法轮》)「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理解这里的「不清楚」,也包含了对法的迷惑,对法的认识不足,对「法炼人」已经达到的那么高层次的不清楚。

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至少要让人们在心里认同「法轮大法好」、抵制迫害、不参与任何形式的助纣为虐。当然,最终要能引导世人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到法,更能清除掉邪恶的欺骗宣传对他们的毒害,使他们得到挽救。在洪法中,为了做到恰如其份,考虑不同对像的接受能力很有必要。由浅入深,用对方容易理解和接受的表达方式讲明道理才能达到挽救对方的目地。有时碰到的问题很难说清,甚至卡壳。这当中,除了邪魔钻空子外,主要是我们对法认识不足,不能真正为对方着想的在法上圆容的進行讲解。这也正是我们在法上提高的好机会。不能把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本身当成目地,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了之,否则很容易去就事论事,纠缠枝节,或者不知不觉的承认、配合旧势力的安排,或者迁就、姑息人的情绪和变异观念,混同于常人的宣传工作,从而被邪恶钻空子。(有些所谓被「转化」的学员,就是因为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承认了邪恶讲的那一套根本上违背大法的东西、变异人的败坏了的观念,而钻進了邪恶的圈套。)

正法与救度世人才是目地,应该引导人们从内心升起对大法的敬意。这样,我们自己就应该首先在法上提高才能做好。起初,有人听我洪法、讲真相后没别的话说了,却问:「怎么法轮大法怎么说怎么有理啊?这天下都是大法的理啦?」我就回答说:「大法是宇宙真理嘛!真理就是颠扑不破的。有漏洞的,能叫真理吗?」当时急于回答问题,心态不够纯正,有点儿逆反,觉的回答的可以,同时感到有些就事论事。问题何在?事后也没有再悟一悟。不久,问者又提出了那个问题。自己通过深入学法和反省悟到:除了语气、善心方面,主要是对法认识不足,就连语气、善心方面的问题,根子也是对法认识不足。

其实,讲清真相的过程是和个人修炼溶合在一起的。当人们提出一个个问题时,一方面反映出对方的观念和需要,另一方面也往往是师父借对方的嘴来点出我们的执著与不足。如果一味回答对方的表面问题,就会落入就事论事的做事思路,而失去一个个向内找、继续提高的机缘。

个人浅见,敬请大家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