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医科大学学生遭受的毒打和折磨


【明慧网2001年12月3日】我是一名医科大学的学生,在医院实习。有一天公安科的科员到我的寝室在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到处翻东西,找到了许多法轮功书籍。我要求他们(三个人)出示工作证和搜查证时,有一个人只出示工作证,未出示搜查证,还强行撬开壁橱的锁,把我和同学的个人生活用品乱翻,而且口出秽语。当我再次要求他们出示搜查证时,有一个公安把我推倒在床上。

在派出所里,从2000年11月16日下午开始至11月17日晚上他们未供给我任何食物和水,他们还扒光我的上衣打开窗户吹凉风,说是让我知道物质的重要性,并说这是执行正常任务搜查身体。他们把我裤腰带及二十余元钱搜走,没有进行登记。

送到铁北看守所,值班管教对号里班长嘱咐给我打“药”(注:指不让我说话)。第二天转号,班长同样是不让我说任何话,与他人打招呼,说简单话都不行。我问为什么不让我说话,班长说这是管教交代的。

送到朝阳沟劳教所,在那里我经常是因炼法轮功而遭毒打和折磨。暴徒们采用的手段极其邪恶。踢喉咙、用铺板砍臀部、摘腰眼(用肘钝击或用脚跟抬起猛落踢到肋脊肾脏部位)、开飞机、穿墙过等办法。平时不让说一句话,因说话被发现经常受到劳教的毒打和折磨。我跟他们说政府不让打人你们为什么还打人时,他们说:干部说的话是这个(有手势),跟你们法轮功说不打你们,跟我们说就是打,不打不转变。我这才明白了于中队说的话:“不打你,不骂你我肯定让你转变”。他是在背地里唆使班长、值班对我们施加压力,使大法弟子受尽折磨,难以忍受。有时三天三宿不让睡觉、炎热夏天穿棉袄坐板。班长许辉及刘立国、盖丹等人经常毒打和折磨大法弟子。殷相辉腿被打伤,他曾在奋进劳教所被邪恶迫害腿受过伤,这次又使他伤上加伤。他找到吕大队长、王中队长说要把这件事告到长春市法院时,暴徒才停止对殷相辉的迫害。二大队朱管教让一名大法弟子从二门(改造区大门)到宿舍楼大门爬着进来,足有五十多米。

管教们执法犯法,劳教犯们罪上加罪,甚至拆开劳教人员信件翻看。所里有位领导说:“中国是法制国家,但实际上权还是大于法。”大法弟子钟喜(住长春净月镇一农民)在家炼功,于2000年3月份被当地派出所叫去无故劳教一年。于2001年七月份解除教养。此前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晚七点的新闻联播上播放着一条假新闻:“在中国劳动教养的法轮功人员中没有一例是因在家炼功而送去教养的。”而钟喜回家第二天又被当地派出所抓去送到兴隆山洗脑班。

中国是法制国家,但是江泽民这个最流氓、最邪恶、最卑鄙、最毫无人性的犯罪集团却把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知法犯法。

以上是我的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亲身经历。以前别人总是告诉我政府做的事情是对的。通过这次经历我不再相信如今的江泽民流氓集团。我的人权受到侵犯,人格受到侮辱、被肆意践踏,正是发生在“人权恶棍”江泽民独裁统治的中国。法轮功被栽赃陷害,大法弟子遭到迫害致伤、致残、致死。所有善良的人们请你们关注并阻止正发生在中国的栽赃陷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的恐怖活动。

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