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亲身经历最能感动人

【明慧网2001年12月3日】看了明慧编辑部的《抓紧时间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深感向中国人讲清真相的重要性与紧迫性。塞班岛有近两万的中国人,大部分是成衣工人,来自全国各地,她们大多受到了江泽民集团的污蔑宣传的蒙骗,对大法有误解,很多人甚至敌视大法,她们可说是在非常危险的处境中。她们也是这里大法弟子们所面对的讲清真相的最大人群。对此,我有几点看法:

首先,在我们说真相时,保持正念,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用善的力量去打动人心。“我经常讲一句话,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任何观念,不站在个人的利益角度上作为出发点,真心为别人好,给别人讲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诉他什么样是对的,他会被感动得流泪。”(《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我们不是在辩论,而是在说清真相,在救度众生。辩论的心来自好胜心,同时,她人不接受你的观点而令你动心不也说明自己“忍”得不够吗?

同修们常说自己能力不够,其实不然。大法弟子的智慧是大法中修出来的,我们掌握的知识远远超过了常人,“人的文化是神传给人的,只是现代汉语被现代人类变异思想带着批判有神论及政治观念而改变了的。法会给人类带来新的、正的一切,却不会被人类旧的、不正的、变异的一切所左右。”(《随意所用》)。问题在于我们人的观念束缚着自己,我们想在理论上去说服对方时,也就将自己降到了常人的层次中了。

我们在派发真相资料时,发现许多人对残酷迫害的资料产生了抵触,常有人问:你们说法轮功好,到底好在哪儿?你们好,“政府”为何要打压你们?从而我们发现,我们说清真相中忽略了向常人“证实大法”。回顾得法前的自己,那时我也是常人,我不正是看到了那么多修炼故事,感到大法的好才走入修炼的吗?而今,我们只是不停地在理论上同人争论大法好,恰巧忽略了当初令自己认同大法好的原因。那么为何不用同样原因去打动他人呢?在我们每位同修身上不都有个动人的修炼故事吗?这不就是最好的真相资料吗?向人讲诉亲身经历并不需要很好的语言能力,它是你的亲身经历,最真,最动人!大部分人都愿意听别人讲自己的亲身经历,从而在听故事中不知不觉地感受大法的好,就象当初的我们。

我还发现,来自大陆大法弟子多的地方的人较明白真相,比如天津、山东等地。原因就是他们身边有大法弟子向他们展现了大法的好,让他/她们对大法的好有了亲身经历。因此,在讲真相时,要时时问自己:我做到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了吗?我有没有给大法抹黑?身边的常人有没有从我身上感受到大法的好呢?

身在海外,我们的环境相比大陆要轻松多了,塞班的中国人流动性大,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新工人来,同时有人到期回国,如果是明白了真相的人回去,她们不是可向她们的家人说真相吗?我们要用一切条件,尽全力去向中国人讲清真相。错过一个,都会是永远的遗憾。

我家在几家成衣厂旁开了个小店,平时在店里我就播放真相光碟,两天前,有同修拿来两片录像带,是98年的广州法会和长春座谈会。播放后,效果显著,有常人对我说:你们就应该放这样的,要不我们怎么知道大法有什么好。

同修们,让我们“抓紧时间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

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