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天安门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12月3日】通过学法和看明慧网上的材料,我悟到了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所以我决定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兑现我的史前誓约。于是我于2001年11月24日终于站在天安门广场上面对整个宇宙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万古奇冤!”并且一切顺利,当天返回。

一、怎样从人中走出来

在前几天当同修问我想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吗?我说:“最近法学得很少,我想好好学法,心性提高之后再去。”其实当时是抱着自己的怕心,怕心源于10月1日前听同修说洗脑班好像有我的名字,于是怕心上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一直不敢出来做讲清真相这件事。当我把自己的想法讲给同修时,同修说:“师父说:'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进去。'”(《转法轮》187页)。师父的话点醒了我,回家后我想为什么同修敢去天安门,自己同是大法弟子为什么就不敢去呢?于是我拿起来最近几篇经文反复阅读,当我看到师父在《什么是功能》中说:“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经充分发挥着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得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如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坏人定住,只说一声'定',或者说:'你站在那儿别动',或指着一群坏人,就一定动不了,过后想一下'解'就解除了。”看过马上悟到师父让我们运用功能,同时还有大法口诀,我还怕什么呢?于是我发出了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的正念。

二、顺利到达,安全返回

我的孩子听同修家的孩子说,这位同修要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我也要去,回来和我哭了一场,晚上作业都没有写。我当时跟孩子讲:“观音菩萨在世间修炼的时候,她哥哥从小到大保护着她,最后圆满时让她哥哥做护法神,你应该支持妈妈才是。妈妈修成了,你会得到福报的。”孩子听完就不哭了,当时我想有的同修自从大法被迫害那天起,就与家人不能在一起,流离失所,风餐露宿,谁家没有孩子呢?

我到天安门证实大法是神去正法,去掉所有人的观念,不带牙具等一切日用品,顺利到达后,当天返回。我们八位同修踏上了开往北京证实大法的列车。上车开始发正念:“清除天安门广场上所有警察、便衣及恶人背后控制他们的邪恶,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自己是一个神,到天安门去证实大法做的是全宇宙最伟大、最神圣的事,邪恶之人看不到我,一切顺利,当天返回。”一路就这样发着正念,终于顺利到达。

当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地下通道附近时,一位同修说:“好像有两个便衣监视着大家。”我说那咱们赶紧入通道,我们三人刚走进通道口不远,追上几位便衣,其中一人拽着我的胳膊说:“你和那几位是一夥的吗?检查身份证。”我说:“谁说我们是一夥的?身份证我没带。”又问:“那你是哪儿的?”我回答:“我不说,就你这态度我就不告诉你。我怎么了,我干啥了?”边说边向前走。他拽着我不放,走到通道中间时,一位武警过来,拽着另一只胳膊让我拿出身份证,问我哪儿的。我一直发正念,背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我想自己是一个伟大的神,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他们抓不住我,不配合邪恶照样向前走,这时武警说:“我用对讲机告诉前面警察抓你,你走不了的。”可我照样奔通道口向前走,这时走过来一位中年妇女,对我说你没带身份证和他俩好好说。我就说:“对不起了,我真没带身份证。”他们还是不放手,我就说:“你撒开,别动我,我怎的了,我做啥了?”他们便放了手。

我走出通道,向上一看正是天安门广场,真是太好了,感谢师父加持,同时也真正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因为天气突然降温,时间较早,游人较少,我走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跟前,因为这有一夥旅游团,我便和他们在一起,边走边发正念,想到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时我看到广场上有三辆警车,在离我不太远的地方来回绕行,我想我是一个伟大的神,到天安门证实大法是全宇宙最伟大、最神圣的事,邪恶之人看不见我,“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心里没有怕,随着旅游团到天安门北角,看到警车停在东南角、西南角、东北角三处。我见机会成熟,就在前胸掏出横幅,对着游人大喊一声:“大家注意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法轮大法万古奇冤!!”只听游人的惊叹之声。我边收拾横幅,边念口诀,随着游人走出了通道口,平安返回。

我从中体会到:接近天安门附近时,最好不超过两个人在一起走,以免引起便衣注意;过九点后,再进入天安门广场,那时候人多。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用正念,想自己是神去证实大法,不能有一点儿人的观念,翻上来不好的念头立刻清除,不能有怕心,正如师父所讲:“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