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安达市公安系统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1年12月30日】我是黑龙江省安达市的大法弟子,现在我把这里的不法公安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事实整理出来,使世人明白真相,使大法弟子不再受迫害。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央电视台播放诽谤法轮功的新闻后,我们炼功学法受到迫害。警察到处抓人,不许我们炼功,我们身心受到了伤害,做好人真修向善的基本权利被剥夺了。为了证实法轮大法是清白的,为了对社会负责,也为了我们能有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有不少大法弟子被抓。九九年十月十九日我写了一封上访信,把我们修炼的真实情况反映给当地政府,希望他们能把我们的愿望反映给上级领导,做出正确的抉择。到了市委,一个职员把我们领进了一个办公室。当时负责人不在,另一个职员和他们的上级通电话说明了我们的来意,我听到电话里说别让他们走。数十分钟后,领导回来了,不允许我们说话,把我们带上警车拉走了。后来由各地派出所把我们送进了看守所,逼着我们写保证书,不写保证书就长期关押。我被非法关押了十一个多月。

我们要求和他们谈话,他们根本不理睬我们,后来我们绝食请愿,第四天,把我送进了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和我同期被抓的还有潘大妈(69岁)、宋大妈(64岁)、李淑文(58岁)、李笑音(54岁)、钟波、李平、陆文梅等等,他们没有上访只是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就被当地派出所投进了看守所将进一年的时间。在看守所期间,我们身心受到伤害,人格受到羞辱,犯人还对大法弟子迫害,张晓平被犯人把肋骨打折了。陈老师被打得满脑袋是血。一天两个窝窝头,很多人都吃不饱,我们只想做好人,却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我们被剥夺了做人的基本权利。

在提审时培玉风被不法警察用电棍电伤,孙艳红被拳打脚踢后到墙边开飞机(一种体罚方式)。李平,31岁,就是在这种非人的折磨中,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放出不长时间就死去了。2000年9月29日,我被送进了齐市双合劳教所。这里更是邪恶,警察叫犯人看着我们不能说话,我们要说话了,他们就打我们、骂我们。如果我们提出抗议,就给戴上手铐放到小号里不让出来。大小便都不能出屋。王宏洲、初海燕、王东杰就是其中的例子。后来又把我送到黑龙江省戒毒所。这里有25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

2001年9月份的一天,大庆有一个和我同患难的姐妹来看我们,郝桂云给我打电话,我就去了。我们在一起聊天谈在狱中的那段日子,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去了不让我们走,并叫来“110”把我们抓走。我们和他们讲理,他们不听,我没有听他的就回家了。第二天晚上大约11点左右,四名警察叫开门闯进屋里,没有搜查证无理搜查,没有逮捕证,强行逮捕。三个警察把我按在床上强行戴上手铐把我拖走,连鞋都没让穿。我的婆婆被吓得大病多日。在派出所,他们不讲理要把我送进看守所,我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跑了出来,他们不甘心逼着家人要人,停发我丈夫的工资找人,如果找不回来就开除工职下岗。没有办法我丈夫只好把我找回来,但是必须家人代写个保证:不炼功,不上访,让我在询问笔录上签字。我不签他们就火了,让我丈夫和我妹妹写下了一万元的罚款,如果我再上访,这一万元就不给了。这样他们还不放心,又停止我儿子的工作在家看着我。我的一举一动都得汇报。如果不按他们的做就开除我儿子的工职。我的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这严重地侵犯我的人权,我希望世界上有正义的组织与个人为我申冤!为我们法轮大法申冤!为所有法轮大法弟子申冤!

另外陆文梅被非法关押已经两年了,她也是在家被抓进看守所的。我们强烈要求无条件放人,并赔偿一切经济损失。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6/22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