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毒打凌辱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1年12月30日】我于1999年11月进京,只想证明“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被辽宁省朝阳市驻京办公室非法抓捕,送到当地凌源市拘留所,后因坚持炼功被送到朝阳临时建的朝阳女子教养所。一天早晨,大法学员们起来炼功、学法,干警一把就把书抢走了,全体学员都去向干警要书,干警不给,学员就不走,不吃饭,干警就拿电棍电学员的头,学员就大声背“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学员一遍一遍地念,一声比一声高,传遍了整个教养所。后来又来了几个男干警电我们,我们也不动,不走,后来他们经过商量,把书还给我们。就决定把我们送到万恶聚集的地方—--马三家。

马三家是一个纳粹集中营。干警的脸个个都露着凶光,眼睛瞪得老大,刚到就开始搜身,只剩一个小裤头,有的学员身上带着书或经文不让翻,如有反抗,它们就拳打脚踢,有的用膝盖狠命的顶学员的阴部,揪头发。连裤子上串松紧带的地方都不放过,彻底搜身。

第二天,有个叫申国兰的大法学员因炼功被电得头老大脸老大的,照相时恶警们没敢给照,像这样被打的事情是家常便饭,时时发生、处处发生。在教养院里恶警叫学员走操,一大早正当沈阳市最寒冷的时候,5点半左右,外面下着大雪,让学员在地里爬,队长拿着电棍站在一边,让犯人看着,如不爬就拳打脚踢,一边爬一边踢,折磨了很长时间,有的学员回来手马上就起了大泡,学员的身体像冻僵了一样,难受之状难以言表。几天吃不了饭,拿不了筷子。每天24小时监视,像这样不走操被罚的例子还很多,还有一个空屋子专门用来打学员用的。有一次我半夜起来炼功犯人把我推出去,罚我站着,还说给我打迷魂药,并说了一些下流无耻的话。这些都是队长支使干的,队长给他们权力,他们怎么做都没有错。江泽民集团把犯人当作好人,把好人当作坏人,用犯人镇压好人,这不正是颠倒黑白吗?善恶不分吗?就在它们不分善恶美丑的时候利用一切丑恶的手段逼迫学员放弃信仰,利用一切伪善的假面具引诱,最后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受尽了严酷的拷打。记得有个叫王会的学员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王满丽被送进二所,不让睡觉,洗脑,利用学员善的一面钻空子,让全体学员都陪着不睡觉。有一个叫王书珍的由于又走回正悟,暴徒们就让她看诽谤材料,还让她蹶着用电棍电她,逼迫她看。所有坚持正信的大法弟子都受过它们的摧残。

这一切都是江泽民集团所干的事,这是中华民族在她悠久的历史留下的最可耻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