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社会精英在劳教所遭受苦役和酷刑的摧残

【明慧网2001年12月30日】被非法劳教的宁夏大法弟子王德生(宁夏辅导站长)、陆向东(副站长)、栾凝(副站长)、王玉柱(辅导员),因“身份特殊”, 恶警从一开始就妄图从他们身上立功受奖,采用各种方式软硬兼施,后来发现一切都是徒劳,就把他们送到最苦的机砖厂。

这里的犯人一天要搬运5000块砖,他们都难以支撑。而大法弟子却被强迫要搬运6500块砖。王德生一开始也感到承受不住,而后身体出现消业现象,持续了三天。以后再干活就觉得轻松了,一次干活时,一抬头看见半空中师父的法身显现出来,明白是师父给自己鼓励。更加坚定修炼的决心。

栾凝是劳人厅的副处长,又是站长,邪恶之徒认为他影响大,对栾凝可谓费尽心机:威逼、恫吓、吊打、浇冷水、亲情动摇……,送到机砖厂后,繁重的劳动没有动摇一丝一毫,就又被送到最苦的地方――烧砖。烧砖不但累而且酷热难当,环境温度有六、七十度。

栾凝是劳人厅的副处长,大学文化;王玉柱在电力部门工作,大学文化;陆向东是一位有名的私营企业家;王德生在电厂工作;他们几乎就没有从事过体力劳动;邪恶之徒妄图累垮他们,摧毁他们的意志,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金刚不破的,他们不但顶住了严峻的考验,还利用这一切迅速提高着自己,成就着自己的伟大。

邪恶之徒的美梦一次次破产,恼羞成怒,愈加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毫无人性的给大法弟子打背铐、吊打、拳打脚踢、绳捆索绑、用头顶墙等等。打背铐据说不能超过几小时,时间长了会残废的,可大法弟子一铐就是几天。用绳捆一捆就是几天、数十天。身体倾斜用头顶墙,头发都被顶掉了。种种非人的折磨步步升级,七、八月份到了疯狂的地步。

大法弟子的亲人朋友以前对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一事半信半疑,而今自己的亲人就遭此迫害,他们的心都碎了,悲愤的说:“真象材料上马三家(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原来都是真的。”为什么自己的祖国变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人民警察变成了法西斯!

大法弟子在非人的折磨面前,严守心性,没有以同样的方式去对待,始终保持着一颗善心。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与邪恶形成鲜明的对比,转化了一批又一批的犯人和警察,扭转了他们错误的认识和观念。一个犯人对王玉柱的家人说:“太佩服王玉柱了,大法弟子无论在多么艰难的情况下,都始终为他人着想,太了不起了!”

王德生的棉鞋被犯人抢走了,他没有去争、去抢。就光着脚走路干活。两天后善心发现的犯人送回了棉鞋。

栾凝的家人和大法弟子送去的食品,栾凝全都送给了其他人,送去的物品也大多送给了他人。大法弟子给犯人们讲道理、讲法理,把“洪吟”背给他们听。他们对大法弟子由不友好变成了敬重,有的直接就跟他们学起了大法。一次栾凝正在干活,一位警察走过来说:“咬咬牙,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些警察直接就对他们说:“好样的,了不起。”“社会上的人要都象你们似的那就好了!”

大法弟子以坚不可摧的正念写就了自己伟大的修炼故事,开创了环境,现在情况已有所好转。望宁夏大法弟子正念除恶,助大法弟子早日冲出魔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8/175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