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清醒的世人

【明慧网2001年12月30日】一、 在南下的列车上,和对座上某市一家大发电长一位老工会干部聊天,谈起当前的社会风气,老干部越说越气:你看现在的社会风气成什么样了,当官的利用权力捞钱,得势的仗势捞钱,没权没势的拉关系走后门捞钱,现在江泽民把社会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人家法轮功怎么了,这么整治人家,人家一点不搞歪门邪道不捞钱,一身正气,一句脏话都不说,可国家却对人家这么整治,那么多坏人他不抓,他却一个劲地抓法轮功,你说这个江泽民他邪不邪?我虽然不炼,可我就是看不惯。

二、 碰到过去的老同学夫妻俩,老同学的父亲是南下干部,7.20之前已炼过好几年的法轮功,七十多岁的老人,炼功前满头白发,浑身是病,炼功没多长时间就红光满面,无病一身轻,黑头发从后发际处慢慢往上印,往上印有两三寸了。这时7.20开始了,江罗邪恶镇压,步步升级,老干部处三番五次找,子女们回来闹,最小的儿子回来闹得最凶:我们单位领导说了,你要再炼下去,我就要被我们银行开了,到时候人家真给我开了,我跟你没完。最后不但处处监视,还把法轮功的书都给烧了,现在老人整天唉声叹气,身体大不如从前。江泽民别的没学会,搞镇压株连九族他倒是学得真透。老同学的丈夫说:原来听说法轮功在中央有后台,现在我可明白了,多少人看他那本书,就可以百病全消,人家那么大的能耐,还要什么后台和政治势力啊?过去我不明白为什么他非要打压法轮功,现在我可明白了,就是人家法轮功说的都是正理,可江泽民搞的那一套都是歪的,正戳在他心窝子上,他能干吗?

三、 见到儿时伙伴,跟她聊起法轮功,没想到人家说:我看过法轮功的书,书里都是教人家做好人的,一句教人学坏的话也没有,凭什么说人家不好,现在江曾罗当政,等他们下台了,换一个好人当权,到时候一定把你们老师恭恭敬敬从国外请回来,我相信有那一天。

四、 回到家,见到侄孙子,两岁多,虎头虎脑的,非常可爱,他妈说,给姑姥姥说个新歌谣,清脆的童音非常悦耳:人之初,性本善,法轮功,真好看,看了一遍又一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17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