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市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之徒名单及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1年12月30日】本溪市政法委书记张哲及其指挥的6.10办公室大肆制造白色恐怖,在短短二年来,本溪大法弟子就有几十人被非法判刑,数百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非法拘留,上万修炼人及家属受迫害和株连,大批无辜炼功群众及其家属被抄家、罚款、被抓、被打、致残、致死。而在张哲的指挥下,公安、检察院、法院、司法恶警们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过程中,任意没收私人财产,中饱私囊,有的强行索要钱财,轻则打骂,重则酷刑折磨。在本溪市桓仁县就发生了派出所恶警向大法学员索要钱财未果,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大法学员家中的耕牛拉走卖掉,得钱后众恶警私分掉。为防止事情败露,恶警竟将大法学员夫妻二人双双非法劳教。由于张哲全力推行江泽民集团的恐怖政策,有很多本溪大法弟子目前已流离失所。

本溪钢铁公司副书记姜明东是非法举办"洗脑班"的主要策划者之一,由于本钢系统修炼大法的学员很多,姜明东不惜动用大量公司人力、物力和资金,与本溪市司法局狼狈为奸,在本溪市劳动教养院非法举办"洗脑班"。采取欺骗,绑架,威胁,恐吓,暴力押解等各种手段,强行把大法学员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由本钢出钱,教养院出打手,施行强行悔过,达到一定数量悔过名额,本钢付给教养院一定数量的钞票,就这样姜明东用人民的血汗钱反过来迫害广大善良的人民,先后有数百名本钢大法学员被关进"洗脑班",饱受折磨和精神摧残。先后有多名大法学员绝食抗议,更有学员发出强大正念,用智慧闯出魔窟。姜明东采用欺上瞒下,肆意编造谎言,向其主子请功,它本人也因"有功"上了中央台新闻联播,受到了奖赏。这使姜明东更加得意忘形,不择手段地再次非法举办"洗脑班",企图以此来达到个人在政治上的有所图。但是大法弟子李凡因不配合邪恶被迫害成重伤,而大部份在"洗脑班"强行悔过下的人已纷纷发表严正声明,重新走入大法修炼,无疑是给姜明东一记响亮的耳光,使其心中指望的"洗脑班"的"宏图大业"转眼间化为泡影,最后落得个只能自欺欺人地来一把自导自演的成绩给自己勉强地挂上那可怜的遮羞布。肆意挥霍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浪费大量宝贵生产人力、物力资源来填满自己那永无止境的贪婪,姜明东就是这样做的,背地里和本溪教养院的邪恶头目们坐地分赃。

本钢宣传部长张延宾和"洗脑班"班长秦勇,是姜明东手下的两个忠实打手,专门擅长污蔑和摧残大法学员。其中张延宾多次利用手中的权力向大法学员威胁、污蔑大法及大法学员,发表他的一套歪理邪说。而"洗脑班"班长秦勇则是一名残暴的打手,直接参与对大法学员摧残,如控制学员的人身自由、睡眠时间,甚至吃饭和上厕所都在监视之列。

政治委员陈忠维曾经在文化大革命中扮演过迫害无辜干部、群众的角色,也就是人们所知道的"三种人"。在拨乱反正之后,由于其罪行,此人由团市委被下放到教养院当一名管教警察,因它善于玩弄阴谋权术,经常假扮"伪善"面目,使出浑身解术,投机专营,当上了政治委员,在教养院里营私结党,企图东山再起,可是由于它在文革中的丑恶历史始终不得重用。此次它又重演故技,与江自力狼狈为奸,把文革中迫害老干部的伎俩拿出迫害大法学员,企图依靠打压法轮功而飞黄腾达。想一想,当年文革中的跳梁小丑今天又一次演出卑鄙无耻的闹剧,其人曾带领几个叛徒四处乱窜,做所谓"揭批"报告,无非为自己政治上捞资本摇旗呐喊而已,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此人无疑是教养院恶警中最为卑鄙无耻的邪恶之徒。在发生多起大法学员重伤、生命垂危的恶性事件中其人多次充当背后主使及出谋划策,为迫害大法学员而绞尽脑汁,为使自己在教养院势力更加巩固,培植亲信党羽,甚至连自己的儿子也被安插在教养院里,任人为亲。没有靠山,没有势力的正直警察根本没有立足之地。就是这一个政治骗子在它的政治生涯始终带着"伪善"的面具,想借此迷惑不明真相的人,可惜的是它的面具已经千疮百孔了。

本溪市威宁营教养院院长江自力,由于即将退休,眼看自己日薄西山,权力将顷,做为一院院长在自己单独开一辆高级本田轿车,在别人背后的指指点点中仍然脸不红,心不跳地收受贿赂(教养一年,可拿一万若干,二年二~三万左右,三年四万往上,这是教养院人人皆知的明码标价,只要你能拿出钱,就放你回家,当然钱的去向有几个地方,司法局得拿一份,江院长得拿一份,再加上主管副院长和经手人各一份,大致这钱就是这么被分赃了)。他仍不满足,为了搞点成绩,捞取好处,为了能得江泽民邪恶集团的加官晋爵,不顾大法学员的死活,致使在短短二年时间,在本溪教养院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有四人重伤,多人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就在这里已有多名大法学员由于长期被毒打和各种精神折磨导致精神恍惚,而江自力正是凭着这样所谓的成绩得到各司法厅的奖励和表扬,暴虐成性的刽子手居然可以凭迫害好人而立功,不仅人使回想起当年的法西斯。

副院长吴刚其人在教养院可称为"暴徒",因其主抓管理教育方面,加之本人残暴成性,所以对大法学员它所奉行的就是暴力手段和酷刑迫害。其曾经公开叫嚣:"对付法轮功绝对不能客气,必须严厉打击。"许多残忍的酷刑都是它亲自上阵指挥,甚至直接参与用电警棍电大法学员,这就是本溪市教养院的副院长。如此的残暴,如此的邪恶,其手下的恶警更不用说了。说白了就是一个靠暴力起家的邪恶打手头头而已。其人一月工资千余元,可出入随手拿的都是几十元一盒的高档香烟,况且烟瘾很大,仅仅凭它的工资还不够抽烟钱!可以说教养院的腐败滋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盘剥劳教人员,收受贿赂是这个副院长的拿手好戏。以权谋私的暗地黑幕使其能在物质上挥霍,经济上能继续在官场上打通关系,可不管其再怎么猖狂,其狰狞的面目早已被揭穿,其人再残暴也只是疯狂徒劳地表演而已。

戒毒所所长刘绍实是教养院原卫生所所长。由于知识面有限,"医术"并不高明,但其贪污手段却一点也不低,私建小金库,贪污门诊收入,东窗事发,由于上下打点,通过关系当上戒毒所所长(即非法迫害大法学员的地方)。利用自己是医生,学过心理学,专门用精神摧残来迫害大法学员,强迫学员几天几夜不睡觉,加之威胁、恐吓、打骂,制造极其残忍的精神折磨,使学员的精神由于多日得不到丝毫睡眠时间,达到精神恍惚的程度,来强行迫取所需要所谓"悔过书"。在遭到大法学员的义正词严的质问后,其人居然诬蔑学员有"精神病",真不知这个巫医邪汉为了掩盖自己所犯罪行,居然说出如此可笑的谎言,其人格极其低劣,名声之臭连其他稍有正义感的警察都十分厌恶。但因其忠实执行教养院的邪恶指使,在迫害、摧残大法学员的邪恶迫害中有"汗马功劳",因此受到教养院的所谓"立功"奖励,岂不知其犯下的罪行已逐渐遭到恶报,其人现在浑身是病,头发一绺一绺地往下掉,面如死灰,只剩下一个躯壳在那里做无助的最后挣扎。

本溪市教养院管理科科长李强,副科长梁世春、董强此三人是副院长吴刚手下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最得力的"干将",经李强亲手迫害的大法弟子多达数十人,多人致伤致残,其人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其人生活腐化堕落,经常利用职务之便吃喝嫖赌,醉生梦死,是一个十足的地痞恶棍。副科长梁世春、董强二人主管迫害大法弟子的"抻房",只要有坚定的大法弟子不肯写所谓的"悔过书",就会被送进"抻房",此二人在"抻房"中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将大法弟子的双手、双脚用手铐抻得笔直,大法弟子宋月刚曾被连续抻了十五天,最后连衣服都变黑了,大法弟子王吉财被迫害成脊椎错位,深受重伤。有多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在此二人手中遭受极大摧残,有的脸部都被打走形了。此二人残暴成性,正是本溪教养院邪恶警察的真实写照。

本溪市教养院戒毒所教导员赵士春、副所长郑涛,张晓光:此三人擅长精神迫害大法弟子,经常用暴力强制大法弟子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其恶行已引起许多有正义感的警察的抨击。恶警丁会波本身是以工带干,为使其早日转成正式警察,其人便在迫害大法弟子所谓工作中极力上窜下跳,用尽所有流氓手段来达到个人的肮脏的私欲,为世人所不齿。

目前大多数恶警已逐渐遭恶报,恶警郑凯忽患冠心病生不如死。恶警丁会波经常吃药,但还是浑身疼痛。另有管理科恶警王轶、刘伟、赵大维、刘江朋是教养院邪恶打手,迫害大法学员主要是由以上几人用酷刑折磨,此几人乃是地痞流氓,残暴成性,以折磨摧残人为乐事,皆人性全无。

在此正告本溪不法之徒及教养院邪恶警察们:停止迫害大法学员,无罪释放所有在押的大法学员!否则,善恶有报,天理循环,你们做下的一笔笔罪恶,在现在和将来你们都要一笔笔地去偿还,最后劝告你们,重新找回人的本性,悬崖勒马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9/17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