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红包


【明慧网2001年12月31日】元旦,新一年的开始,一个大好的日子。很多的年轻人都选在这一天走入礼堂。秦儿和小勇也把自己的婚礼选在了这一天。热闹的婚礼、漂亮的新娘,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喜气的笑容。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随着司仪洪亮的声音婚礼进行到最高潮——拜礼。

"大伯、大叔……"一个个的长辈走上前接受新人的拜礼,留下自己的祝福,每个人都在笑,唯独新郎那挂着幸福的笑脸下仿佛有那么一丝的担忧、一丝的期盼。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双亲健在,如今又娶到了自己青梅竹马的女友,正是少年得意的大好时光,特别今天又是他的婚礼,他理应是快乐的呀。

是的,他是快乐的,但,也是担忧的。因为小叔没来。自幼就照顾他、爱护他的小叔没来。不是小叔不疼他了,而是他不能过来,甚至连今天是他的大婚之日也许还不知道呢。早在半年前他那修炼法轮大法的小叔李刚就被迫流离失所了,家中只有那下岗的小婶带着刚上初中的孩子,以帮别人打扫卫生为生。但,即使这样的情况公安依旧不时的去骚扰那一对"孤儿寡母"。

他多希望在自己的婚礼上能有小叔的祝福呀,小叔一直是那样的善良、那样的温文尔雅,一直是他的偶像。但他也知道如果小叔出现在他的婚礼上是会有危险的。

"大姑、二姑、小姑……。"司仪的声音不停地响着,他也不停地在鞠躬、行礼——快结束了,小叔是不会来了,虽然已是意料之中,但那一份遗憾还是不由得涌上心头。

"好,婚礼进行……"

"等一下——,"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司仪,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人群中渐渐地走了上来。

"小叔!"小勇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人。那和蔼的笑容,熟悉的面孔不是小叔又是谁?

"小弟,你怎么来了?"小勇的父亲惊喜交加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勇儿的婚礼我怎么可能不参加呢?"稳重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对不起,勇儿,小叔来晚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今天是你大喜,小叔没有好送的。"

"不晚,小叔,你能来就好,我什么都不要的,你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只是——"

他担忧的看向人群。据说小叔是"重点人物",今天贺喜的人群中是否会有便衣?

"但小叔会给你最好的!"李刚的声音打断了小勇的担忧。

"法轮功真相传单十张!"接过司仪手中的话筒,李刚开始一张张的念传单上的内容。

"自焚真相、天安门真相、陈子秀、中央电视台的种种伪案……"

台下的人们也由一开始的惊奇、骚动到安静、动容、感动还甚至传来了抽泣的声音。正当整个会场都回荡着李刚那庄严和缓的声音的时候,当所有人都处在静神凝听的时候。会场突然又骚动起来,十几个警察的出现打乱了这一切。其中的一个警察对着李刚说:"终于等到你了,跟我们走吧。"

"我犯了什么罪?"李刚平静地反问。

"对!他犯了什么罪?"台下的人群中传来了严厉的反问。

那名警察一哆嗦,不敢多说。只有去拉李刚的衣服。"跟我们走一趟吧,只是了解点情况,不会太长时间的。"

"要了解就在这个地方了解,我李刚从未做过任何犯法的事情,不怕群众了解。如果你能说出任何一条我都可以无条件地跟你走。但如果你说不出来,我没有义务和你走!"

"这……。"警察迟疑了。李刚犯过什么错吗?没有!为了抓住他的把柄、抓住法轮功的不是,他们早已将他调查的很清楚了。但,得到的结果却令他们大失所望。"李刚是个好人,真不敢相信现在还有象李刚这样好的人。"这是认识他的人的一致评语。

"李刚!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凭你炼法轮功这一条我打死你领导还会奖赏我!"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声音从十几个警察中的一个警察口中传出。

此言一出,台下一阵的骚动。有人不敢相信,有人惊慌,更多的人则是愤怒。

"我炼法轮功又如何?法轮功教人做一个好人,我的师父教导我们修炼。每个大法弟子都不抽不赌,不贪不腐。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两年半的残酷镇压中可有一个大法弟子用暴力反抗了吗?如果我们真想篡夺什么政权会这样吗?常人中不是还有一句话叫做'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吗?'两年半了,你们接触的大法弟子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们真的不清楚吗?"

"李刚,跟我们走吧。我们知道你是个好人,我们抓你是错的。但,这也是上级的命令呀,我们也是被逼无奈。不抓你,我们的奖金就没了。你不是好人吗,你们不是讲忍吗?你就忍一下跟我们走吧,也对我们发发善心吧。"一个可怜兮兮的声音从警察中传出。

李刚严肃地摇摇头。

"如果我真正的为你好就更不能跟你们走了。你以为让你们有了奖金是对你们好吗?那才是真正的害你们呀!你们以为只是服从上级命令就没有错、没有责任了吗?知道《窦娥冤》的故事吧。窦娥临死的时候连许三愿--血溅白布、六月飞雪、当地乾旱三年。这三个愿望都实现了。特别是最后一愿---乾旱三年,使得当地民不聊生,死伤无数。为什么会这样?错的不是只有那个昏官吗?为什么当地的老百姓也要跟着遭罪呢?因为他们明知道窦娥是个什么样的人、明知道她是被冤枉的却不敢站出来为她说句公道话,使得她含冤惨死!看到犯罪却不加阻止和罪犯同罪!常人中的法律不是还有一条包庇罪吗?今天我跟你们走了,你们可能会得到奖金,但,却犯了极大的罪,在不久的将来会有大劫等着你们哪!而且拿着那份奖金你们安心花吗?你们敢花吗?杀人放火、贪污腐败你们不管、不抓,却迫害按照真、善、忍标准去做的好人,你们为自己的后代留下的将是怎样的世界?如果善良真被邪恶打压下去,这人间又和地狱有什么分别?"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要跟我们走!"刚才那个很嚣张、邪恶的警察再次的说话。并张手要去抓李刚。但还没等他碰到李刚就被小勇一伸手挡了回去,身子一侧挡在自己的小叔身前。怒视着那名警察一字一句的说"今、天、谁、也、不、能、带、我、叔、走!"

"对!谁也不能带他走!不许抓好人!"不知是谁先喊了第一声,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也不知是谁先挡着一个警察的、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直至一百多个人将那十几名警察团团的围住彻底的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你们妨碍公务,"人群中传来虚弱的声音。

"不许抓好人!"回答的是正义之声!

"不要让李刚跑了!"又是那名恶警。

"人早走了!"含笑的声音是嘲笑,更是欣慰。

闻言,小勇回头去看,哪还有小叔的身影?再看身边的妻子,手中拿的不正是小叔的红包吗?

"秦儿?"他有点担心的张口。

"这是我今天受到的最好的礼物。我一定会将它保存好并当传家宝的传下去,让他们永远都记着今天,记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抬头看着自己的丈夫,秦儿幸福地回答。

"这是我一生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你,哦,不!是我们有一个伟大的叔叔,而叔叔又有一个最最伟大的师父。我真想看看那本《转法轮》。"

"会的、你会有机会看到的。"小勇搂着妻子许诺道。他没有告诉秦儿他早已请了一本宝书回家,为了给妻子一个惊喜!

红包,那原本看似平凡的红包在秦儿的手中竟发出了淡淡的红光。一个红包、十张传单使得上百个生命得救了,并记录了一个神圣的故事。红包,从今天起,它带来的将会是更多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