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市昌平收容所和公安局十三处遭受的折磨 【明慧网】

我在北京市昌平收容所和公安局十三处遭受的折磨

【明慧网2001年12月31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说真话,对社会负责,对人负责,而且师父说:未来的宇宙是非常美好的。这个美好需要我们去努力。揭露邪恶的东西,清除邪恶因素,纠正一切不正的,救度世人,这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这是对正的因素的负责。

一 在北京市昌平收容所的经历

1999年9月11日,我因进京上访不说姓名地址被关进北京昌平收容所。当时那里关了很多人,大多都是被清理来的流动外来人口,由于人太多,白天警察把我们关在大院子里,干警在大门口搜身,脱得只剩裤头,背心,离我们不远还有几个男干警在那站着。这里的干警从犯人中培养了一群打手,专门用于打人治人的。让我吃惊的是女干警当众骂那些抓来的外来流动人口,有一怀孕妇女表示不满说了几句,女干警和一群打手对她大打出手,将其扯到屋里绑在椅子上毒打,到了晚上那女子身体流血,昏倒,后来被当地接走时因没钱,我们的学员给了她钱,她问学员姓名,学员告诉她是法轮功修炼者,她说:你们学法轮功的真是好人。走时流着泪对我们说回去也学法轮功。

到了晚上,警察不让我们进屋睡觉,让我们在外冻着。这时又有新学员进来,此时的女警察更加凶狠,让我们先来的站排罚站罚蹲(当时没有悟到不应该配合邪恶),又从我们中叫几个和后来的一起罚背飞机(一种体罚)。有的学员背不动,警察就用绳子将其中两个绑在一起,警察用脚踩在绳子中间,使两学员同时摔倒,还用手抓着学员的头使劲往墙上撞,还有一警察抓住一学员的头发连打嘴巴再踢,女警还扬言要扒光学员的衣服。我们被罚站了一夜,十多个小时,直到警察交接班。背飞机的学员激动地告诉我们:她的头在一撞墙时好像有什么东西隔着,当时的感觉就象师父在领他回家。有一学员脸都被打变形了。这时又有一学员被送来,一样被罚背飞机,一背就是十八个多小时,警察指挥打手们对学员连踢带打,他们这种恶行令苍天震怒,突然狂风大作,下起雨来,她们才停手,打手们把学员抬到我们这边来,因为天气很凉,我赶忙拿件衣服给学员送去,她激动地说:我刚才在心里默念,师父啊,如果我是您的坚定弟子就下雨吧!她这颗坚如磐石的心令神感动,给了她回应。一个男干警抓着一女学员的头发从大院的一角拖出很远,还伪善地说待男学员象兄弟一样。警察欺骗我们,让我们写上访信,签上姓名住址,邪恶势力利用我们的善良,结果很多学员上当被当地接回,我识破了他们的计谋,没上当。警察折腾了能有七天,决定把我们送到北京市昌平十三处,临走前学员的几千元钱被收容所的干警饱了私囊,警察扬言:到了那里有你们好受的。

二 在北京市公安局十三处遭受的四十天的折磨

我们这些学员被送到北京市公安局十三处,警察把我们分派各个屋,每屋留两个女犯看着我们,白天把我们关在大屋子里,能有七八十学员。警察把几个炼功的学员吊在窗户跟前,一警察把我叫去,我向她洪法,告诉她我炼功确实达到了祛病健身,修真善忍是在做一个真正道德高尚的人,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我师父是清白的,我们只是善意向政府反映情况,可她说是国家不让炼了,我告诉她这是个别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做了暂时性的罪恶决定,文化大革命不也平反了吗?我们也一样。也许这话刺到了她的痛处,她和一男干警重新提审我,没问几句,就让我把拖鞋脱下来一只,用拖鞋打我的脸,打了好长一阵,男警又过来打我,我差点昏倒,当时只感觉一阵麻,没有疼痛感,我知道还是师父在保护我,我勉励自己不要倒下,要站稳,后来他们拿我没办法,只好让我回去。我更加坚定了。

后来我们有两个屋学员集体炼功,警察把我们炼功的学员,共有十八人关在一个空屋子里,按军人的脚步站着好长一阵,又让我们围墙边蹶着,让几个女犯看我们,女犯也有善心,在干警不在时就让我们歇会儿,看干警来了再让我们蹶。后来干警发现把她们骂了一顿。我们从早蹶到晚上九点多钟,又让我们和那些没炼功的在那围墙蹶着,我的承受好像到了极限,忽地站起来想和他们理论,这时看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学员在那蹶着,我就忍下继续蹶着(现在悟到不应该配合邪恶)。干警拿出仅有的八九副手铐脚镣,有个干警说这里很重的刑事犯都没给戴,没想到这回给法轮功用上了,我也被戴上了手铐脚镣,中间还用一个铁链子连着,我们几个人分在各个屋里,警察不让我这屋的学员睡觉,让在地上站着,因我的铁链子太沉,别的学员用身体挡着让我睡一会儿,可我感觉象在另外空间里一样睡了很久很久,早上警察将我们戴手铐脚镣的学员单独关在一个屋里罚站,到了晚上,吃饭,上厕所,睡觉都不给摘掉,很不方便。在这期间有的学员被提去,被警察用螺丝刀,拖布杆等东西打得满脸淤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的学员戴手铐脚镣不方便摔倒后脸上出了口子,满脸是血。

十月份天气较冷,一天我们在屋背《洪吟》,被警察看见,他把我们关在一个屋子里让我们把拖鞋脱下来,光脚站在水泥地上,有的学员不配合,干警拿鞋子使劲打她的脸,眼睛被打得肿起来睁不开,神奇的是下午就能看见了。我光脚站在水泥地上没有凉的感觉,感觉脚下面热乎乎的。后来警察把我们关在装有监视器的屋里,一屋有七八个学员,每屋由两女犯看着,这时我的脚镣摘了,手铐一直戴着,干警让我们挨墙边从早四五点钟站到半夜十二点,告诉女犯们看见我们炼功就打,表现好了给她们减期。女犯信以为真,我们炼功女犯就打,用水浇我们,衣服被子都湿透了,不叫我们换,我心里没有怨恨,只觉她们可怜可悲,被邪恶利用着干泯灭良心的事。时间长了,她们没得到任何好处,她们明白受骗了,逐渐也不管了,其中一女犯还让我们教她背《洪吟》。女犯白天也睡觉,怕我们影响她睡觉,不让我们刷牙,洗脸,上厕所。

我们整天面壁站着,有时我们身体定住不能动。我的手背在后面戴着铐,可我感觉手在前面,而且我的身体好像有很多手在动,我明白这是在演化身体。我们就这样被罚站足有二十多天,后来因上面来检查,才算停止。这期间一天只给我们吃两顿饭,一顿只给一个小窝头,连点菜汤都不给,学员吃窝头时掉地下的渣都拣起来吃,有的学员差点饿昏。警察在各屋里挑了几个年轻的学员送精神病院,强迫她们吃药,学员向大夫洪法,大夫说他们知道我们是好人,可这是上边的命令,没办法。学员在屋里炼功,大夫们不管。警察发现没起任何作用,只好又把学员接回看守所,此期间,还强卖给我们衣服,不买不行,哪怕在这呆一天也得买衣服,警察在学员身上捞取不义之财。

后来各地去了很多人到十三处认人,我也被当地认出。在这非人的折磨下呆四十多天,手铐一直戴着,这就是我在北京公安局十三处所受的“特殊待遇”。

"邪恶利用坏人手中的权力经过近两年的造事,使用了集人类历史中最下流的行为,动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恶毒的方式迫害大法与修炼者。其目的是想以强制的手段改变大法修炼者的心,放弃修炼。这是徒劳的。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