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怕心的束缚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大气候反过来的时候,我备受「六一零」的「关照」。在那个飘摇动荡、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的时期,一时间公安上下几乎都认识了我。

那个时候我受自己观念的影响,就没有出门散发过真相资料,常常在家里写信封、折资料,然后再寄出去。功友们也对我说:你太招人注目了,还是在家里吧。这也正符合了我当时的心性状态,也就接受了这种方式。

可是一段时间之后,我就总觉的有些不对劲儿:别人都在外面讲清真相、散发资料,我这样老呆在家里,总觉的我没有走出人来。

后来有一天我就带了二十来份真相资料,第一次到居民区去散发资料。上楼的时候我的腿竟直发抖。「四•二五」上访的时候我没怵过,省级、中央的媒体欲采访而全被我拒绝时我也没怵过,今天上个居民楼,怎么就怵了呢?

我胆胆突突的把资料发完,回到家很不是味儿。没过几天,我又准备了几十份资料,准备当晚散出去。我对老伴说我今晚要到儿子的新房那儿去。老伴好象感觉到什么,说什么他也要一块过去。我拗不过他,也就让他去了。到儿子家我就一直在寻找出去的机会,这时突然停电了,就我们这个小区方圆两站路的范围内停了电,真是个好机会。我赶紧对家人说:「我去买蜡烛去!」女儿、外甥女他们都感到很意外,因为平常都是我叫他们去做事,很少我自己去做什么。

下了楼,我就在小区里,一个楼一个楼,从上到下,也不觉的累了,也不胆怵了,走出一身汗也不觉的累,非常轻松的散完了资料。

买了蜡烛,回到家,刚换好鞋,火柴还没找到,就来电了!我当时那个心情啊,真是没法说,师父真慈悲啊!在修炼中的每一步,师父真是拽着我往上走啊!从那以后,我的怕心再也没有了,一下子去掉了。

有一次临近一个大节日,功友通知我说这几天情形紧张,尽量不要出去。我一想不对呀,邪恶越猖狂的时候,不正是越应该清除它们的时候吗?我住在某机关大院,门卫对我都特别的注意,我怎么才能出去呢?我就向家人提议说:咱们一块儿溜街去吧?孩子们惊讶的了不得,他们可从没见过我去溜过街,都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我怀里揣着真相不干胶,走到哪贴到哪。那晚街上到处都是人,我发现人越多越好贴,这边有女儿挎着,那边我就靠着边走,遇到墙贴到墙上,遇到电线杆贴电线杆,树上、警车上也都让我贴上了。一家五六口人,我贴了一路他们都没察觉。贴了一百多份,快回家时才被儿子发现。

现在我几乎两三天就要去散一次资料。有一次来到一个大院,有个老太太在巡视。这个大院我又不想放弃,我灵机一动就问她:某某某他住在哪儿,你知道吗?她说不知道,让我自己去找。我就把这个大院全散了一遍。有一次散着散着,一抬头到了一个派出所前,面前站着一个警察问我是干什么的,我一点儿怕心也没有,平静的问他附近哪儿有女厕所。

每当我有什么执著放不下的时候,每当我有什么关过不去、过不好的时候,慈悲伟大的师父总是在看护着我、一次次的点悟着我,我还什么理由不精進呢?在修炼中的每一步,师父真是在拽着我往上走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