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的旅程》─这正是我们需要的!


【明慧网2001年12月4日】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在附近的城市伯布林根两天后的晚上将有一个中国著名的交响乐团来演出,而且届时会来至少两三百个中国人和很多德国人。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个难得的讲清真相的机会。

于是我马上打电话和德国同修商量,怎么才能把这件事做好。可惜他们那天都有别的事,不能来。直到演出的前一天,还是只有我和伯布林根市的一个中国同修能去。我们两个人将面对那么多中国人,根据以往的种种经验,我们心里都没底,不知道这回又会发生什么。另一个同修也提醒我,要在脑子里过过,万一碰到麻烦应该怎么应付,不要弄得措手不及。

因为缺德文报纸,前一天晚上我又给一个住得较远的德国同修打电话,希望他能开车从另一个德国同修家给我们捎些德文报纸过来。他本来也有事,但是当我们谈到二十分钟时,他决定提前两个小时关闭他的诊所(诊所本来就只开4个小时),取消不紧急的会诊,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在这之后,又从伯布林根市的同修那得知,一个新学员也将从海德堡坐火车赶来。我们听了都很高兴。

第二天,当我和那个德国同修打电话确定时间时,他跟我说,他打了很多次电话都没找到那个要把报纸交给他的德国同修。听到这我的心一紧,脑子里马上想:完了,他可能来不了了。没想到他说,在发完正念后,终于联系上了。然后我又提到那天上午我因打印光碟封面遇到的种种麻烦。还告诉他,可能我们晚上也会遇到麻烦。他马上纠正我的想法:我们在做一件最正的事,为什么要想负面的因素呢?我们的思想是有能量的,如果那么想,那就很可能会发生。我们应该心怀正念。他说他那天上午从八点起每个整点发正念。听了他的话,我很惭愧,终于明白为什么上午电脑总是和我捣乱了。是我的心不正,我担心电脑出错,时间又紧,怕事情做不完。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他这一害怕说不定就真正地带来麻烦。”

音乐会晚上八点开始。当我转了两趟火车,冒着寒风细雨提前一个半小时赶到时,那个德国同修早已站在音乐会的入口处发资料了。我的第一个反应是问他,我们是否被允许在这发资料,他高兴地告诉我,他已向管理员解释并给了他们德文报纸,这件事就被默许了。就这么简单,又是我多虑了。

更没想到的是,另一个本来没联系上的的台湾女孩也来了,她才得法3个月,却已参加过好几次洪法活动了。我们5个人分别站在两个入口处给陆续到达的每一位客人发真相资料。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机会在国外很难得吧,很多中国人结伴而来。他们个个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有说有笑,像过节一样。我们中数那个台湾女孩最是活泼开朗,她发起资料来高高兴兴,从从容容,有声有色地,一点也没有我们通常的那种拘谨呀、不好意思啊,这些人的观念。只见她热情地和来者打招呼,问他们看没看过这本小册子(《回归的旅程》),没看过,那就拿一本回家看看吧。一会又问,家里有没有PC?有,太好了,我这有同修做的光碟,拿回去看看吧。那么开心的笑对所有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好像与每个人都是朋友。面对这么亲切可爱的女孩,谁还会拒绝她那珍贵的礼物呢?

我也不由自主地被她的笑容感染了,本来有些严肃的面容变得轻松起来。只见她带着台湾腔一会说,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哦,你是不是参加过谁谁的婚礼?我还有你的电话呢。一会又问,你来德国很久了吧?中文好还是德文好?中文好,那就这本吧!抽出空时我就给身边的德国同修翻译她和中国人讲的话,结果我们都被逗乐了。她说:如果我们对着别人微笑,他们也会回以我们微笑。这使我想起刚才和三个不愿收下真相资料的中国同胞交谈时,我虽然义正辞严,可是总象和对方隔着什么。直到那个台湾女孩过来说我太激动了,这是需要缘份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是有些激动了,当即笑着和他们道了歉。这时气氛一下就缓和了,对方也说这是缘份的问题。我以衷心的祝愿结束了和他们的谈话。

在这种轻松的气氛中,我们发资料进行得很顺利。我看见一个中国人指着小册子的标题跟他的同伴说:“‘回归的旅程’,这正是我们需要的。”我听了真替他们高兴。

正如一位同修在这之前给我讲的,来听中国交响乐音乐会的德国人都是对中国感兴趣的,或配偶一方是中国人,所以他们都很乐意拿真相报纸。我们碰到一个年轻的德国人,他说几年前就买过一本《法轮功》。还有一位50多岁的德国人指着德文报纸上的三个中文字“真善忍”问我,那是不是中文的“法轮功”。我用德文告诉他那是“真善忍”,他却用中文跟我说,他在中国呆过一年,要我指给他,中文的“法轮功”怎么写。我从中文小册子第一页的文章中找出这三个字给他看,他问我能不能把这本小册子也送给他,我高兴地送给了他。

演出开始半个小时后,几乎没有人再入场了,这时一个同修指着我满是泥泞的高跟鞋和我开玩笑,说与我那么漂亮的旗袍不相配。对呀,我怎么没注意,还说要把大法美好的一面展现给他们呢,特地换去往日的便装,把从没穿过的都从箱底翻出来了。

当我们离开前收拾东西时,发现拿来的大约一百本中文小册子和一些光碟几乎都发完了,德文报纸也发出了300份左右,绝大多数人都拿到了资料。大家都说,今晚气氛很好,洪法很顺利,比想象的好多了。我们知道,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我们只需要心存慈悲与正念,加上让人容易接受的方式,就一定能做好。

第二天伯布林根市的同修来电话说,海德堡的同修后来在回去的电车上看到很多中国人都拿着我们当晚发的小册子。

愿天下有缘人终得正法,踏上回归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