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威力源于对大法坚不可摧的信念


【明慧网2001年12月4日】一天早上,我在发正念清除邪恶的时候,一个让我困惑的问题在心中豁然解开。

自从全体大法弟子定时发正念清除邪恶以来,很长时间我都没有感觉到许多同修在正念除恶时感觉到的那种无比强大的威力,从而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具有清除邪恶的能力。然而同修们的奇迹极大的鼓舞着我,激励着我坚持那样去做。只是那一丝疑惑又常常干扰着我,使我总是提不起镇邪、除恶的气势和力量。平时我也常常出去派发真象资料,利用工作、生活和一切可能的机会向周围的世人讲清真象,揭露邪恶,洪扬大法,但心里的那种干扰总是影响着自己的状态。

后来,我不断学法、学经文,参加同修们的心得体会,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发现自己在正念除恶和讲清真象时带进了常人的思维定式,陷入了常人的逻辑之中。而正法、正念除恶是超常的,我们要象神一样去做事。是我们修炼好的那一面在做,常人的思维怎么能调动神的那一面呢?进一步追查下去,发现自己之所以受常人的思维逻辑左右,并受其干扰,根本原因是自己对大法的坚信程度有问题,使人的一面压抑了修好的那一面而生出怀疑,是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在干扰和左右自己,从而给邪恶留下了许多可钻的空子。

师父说:“因为你的任何一颗心都可能成为一种执著,都可能被邪恶利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疑心,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有除恶能力,实质上是没有把自己真正融于法中,是自己那些与法不相容的变异观念不能被及时察觉和清除。师父在《也三言两语》经文中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由此可见,摧毁邪恶的力量源自于“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

我曾在一篇交流材料中看到一个文化程度不高但修炼状态很好的同修说的一句话“信师父,信大法”,当时没在意,现在想起来觉得真好。对大法的信念坚如磐石,自心纯洁到唯有“真善忍”宇宙真理,本身就具有对一切邪恶摧枯拉朽的强大威力。任何邪恶别说干扰破坏甚至只是动一动干扰的念头都会自灭。这次发正念,我在清除自己思想中的变异观念时悟到了这一层法理,豁然间觉得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念动口诀,感到每个字都在脑子里、在身体里、在宇宙中激荡,无须动念即感到自己周围能量场无比强大,身体迅速膨胀,象是置身于无边无际的宇宙之中。这一瞬间真是“似妙似悟”,明白了对大法的坚定意味着什么,心里特别的平静、祥和,充满智慧。我虽然天目未开,看不到什么,但我知道在这种状态下肯定能“令一切邪恶胆寒”,“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

此时我回忆起自己的两次经历:一次是我在市中心繁华大道上看到邪恶搞了一个很大的立体橱窗恶毒攻击大法,我就带上真象资料想给覆盖上去,揭露邪恶。但那地方行人特多,灯光特亮,巡警频繁往来,一时感到难以动手。但此时心中唯有揭露邪恶这一念,心里想“这灯要灭了才好”。片刻之后,灯果然灭了。我迅速贴上了资料坦然离开。再一次是在一个小区派发真象资料,刚走进一个单元里,各层楼的路灯突然一起亮了,我心里想,这样容易被堵在死胡同里,灯灭了才好。这一念之间,全小区突然停电了。我抓紧时机发完了所带的全部资料。这两件事,当时都没在意,心里只觉得奇怪,但随即也就以“可能是巧合”解释过去了。现在想来,这根本不是偶然,当时我心无杂念,状态很好,这正是大法在我们自身心态符合了宇宙真理的前提下所展现出来的神奇。

我觉得这些感受用语言不好准确表达,写出来觉得很浅白,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