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市第二看守所野蛮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1年12月5日】2000年10月1日由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送往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数以万记。一群在北京受尽折磨的大法弟子被送往邯郸市开元派出所,从夜里3:00开始提审直到凌晨6:00以后,4号晚上一部份大法弟子被送往邯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第二天,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们悟到一定要炼功,派出所的恶警立即给大法弟子们带上了刑具,是很重的脚镣。十五六个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夹带刑具。第二天,刑具被解除。过了一段时间,有三人被非法劳教,所里三个女号非法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非法劳教大法弟子。第三天经过交涉,看守所同意大法弟子递交公开信。11月底,所里调号,3个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超期非法关押。一个仅16岁的女大法弟子被叫去谈话,问为什么绝食。“如果有什么能让我用生命去维护的话,那说什么也是没用的。我就是要用我的生命去证实大法!”4天后,小女孩被强行灌食。橡皮管通过鼻孔插到胃里,在几个男监犯的强制下,半脸盆的牛奶加盐被灌进去了。小弟子一边哭一边喊着“撑死了!撑死了!”之后,恶警把她带到了隔离小号。其他绝食的大法弟子也被强行灌食。看守所又一次调号,4人炼功,又被戴上了重重的脚镣,经过协商后,摘掉了刑具。

过了一段时间,派出所非法关押进了一批来自东北的大法弟子。她们被与本市的大法弟子分开关押。她们来了以后就立即绝食抗议、坚持炼功。由此其他的大法弟子们决定配合她们,一起绝食、炼功。此时,大批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已经陆续的走了,只剩下10多个人了。

2001年1月下雪了,大法弟子们悟到必须前进了,哪怕只有一小步也好,便又开始坚持炼功。邪恶的崔所长让恶警给大法弟子两人带一个脚镣,中间不留一点间隙。于是大法弟子们又开始绝食。虽然两个人带一个脚镣,但是还是想办法双盘。恶警就把手也给连在一起铐住。大法弟子们还是继续坚持。第五天,开始强行灌食。后来大法弟子们争取到了炼功的权利。

年前,恶警又不让炼了。大法弟子们继续坚持,邪恶的崔所长让高恶警用电棍电大法弟子们,电她们的脸、头、后脑勺,并扬言以后不许再炼了。大年初六,大法弟子们又开始炼功了,二看的恶警(姓代)把大法弟子们一个一个的拉出去电,问她们还在所里炼吗。16岁的女弟子,被电腋窝、后颅窝、大脑中枢神经、后脑勺、脸、嘴唇。一个大法弟子们被电时,一直在喊“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无存”)。代恶警把电棍插到她嘴里,直到把嘴唇电得翻得老高,泛得青紫,脸也肿得老高,几天不能吃饭。

2001年除夕以后,看守所不许大法弟子们说、写、与大法有关的话,不许向其他的犯人洪法。在写思想汇报时,16岁的大法弟子只写了一句关于大法的话,崔所长大怒,马上给她戴上刑具,把手和脚连在一起,成了一种趴腰状态,又用电棍电她的头、脸。第二天,脚肿起来老高。犯人都一再对恶警说“她是个孩子,不懂事,就算了吧。”铁链子都陷进她肉里去了,恶警们给松了松。之后,她被关进小号三个月,由两个邪恶的犯人陪着,恶警和所里的官员还经常去威胁她。4月份,国家严打,关进来好多刑事犯,她便被送回了大号。5月份,江泽民集团下达了“打死大法弟子算白打、算自杀”的秘令,恶警王科长又因为大法弟子们炼功开始打人,又用电棍电人,并给大法弟子们夹带刑具长达9天。

邯郸市第二看守所被称为所谓的“文明”看守所,其状况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别的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哪?让我们共同正念除恶,“从而减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应该承受的”(《正念的作用》),使他们早日走出魔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