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环境下,把洪扬大法讲清真相放在第一位


【明慧网2001年12月6日】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经文中开示我们:“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我体会到,我们接触到的一切人都是有缘人,但由于邪恶的毒害,使他们中的一些人对大法产生误解,有可能在大法洪传的时代错失得法修炼机缘甚至因为仇视大法被淘汰。因此抓住一切机会,采取各种形式向他们洪法讲清真相是我们大法弟子的正法使命,是我们应该做的。现在将我在工作环境中洪法的体悟与大家切磋,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0年3月我换了一个新工作,在应聘的时候我告诉经理我是大法弟子。他是一个刚刚从国外回来的留学生,他说他愿意录用有信仰的员工,但也告诉我要注意安全。在我被录用不久后的一天,全公司的员工会餐,在餐桌上经理向大家介绍说我正在修炼法轮功。我向他们简单介绍了自己得法修炼和因修炼大法被江氏集团非法关押的亲身经历。有的人想了解法轮功,我便把大法书借给他们看,如果想继续学,我就把书作为礼物送给他们,不想学的就把书送回。其中的一个澳大利亚小伙子以前对气功感兴趣,但不了解法轮功。他对江氏集团迫害大法修炼人不理解,他说:“不是修炼人与国家作对,而是镇压者与人民作对,人民有自己的信仰有什么错呢?”他还要了英文版的(《法轮功》修订本)和《转法轮》,他看书不长时间就出现了消业的症状,他自己没明白,但我为他有缘得法而高兴。我体会到,师父为有缘人得法都做了有序的安排,只是有时由于自己有怕心或没有悟到,而没有去做,或没有做好,从而错失了机缘。

2001年我到一家私营企业工作。春节前全公司聚餐庆贺节日。在餐桌上公司的经理讲了社会上的一些不良现象,包括国内的和他出国看到的。然后他问我:“你炼法轮功,你说说,在这样的世道,人怎么能保持正念?不可能的!”我一抬头看到房间里挂着一幅题名‘夏荷’的国画,镶在像框里,一朵光洁的荷花从污泥浊水中脱颖而出,我感觉到了师父无处不在的慈悲和威德,师父为了让这些有缘人在此时此地正面听闻佛法已经做了久远的安排,那幅画就挂在那里,不是天目看到的,房间里的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我说:“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到夏天的荷花池边看过,池水在阳光下冒着泡泡,但荷花就在那里开出圣洁的花朵。我为什么修炼呢?就是因为我知道世间难得净土,而我在大法中找到了,所以我非常珍惜,想净化自己,想像荷花一样出污泥而不染,在乱世中做一个高尚的人。我知道这很难,但这就是我最愿意走的路。”他们惊讶得无话可说,也暂时忘掉了紧张的政治空气。尽管我送给他们的大法书,他们过了一段时间都还给了我,我想每个人对真理的认识都需要有一个过程,因为“道,可道,非常道。”(《转法轮》),但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出的大善大忍一定震动了每个人的心。我也因为向同事洪法被公司停职了一段时间,让我在大法和工作中选择其一。当我坚定地选择了大法后,过了一段时间又恢复了我的工作,我想这是因为我还要继续在这个环境中洪法。

不久我得到了一些大法的真相光碟,我想给同事们看一看。有一些同事由于接触过其他大法弟子,对大法有一些了解,他们愿意把光碟拿回家看。有一些则被国内的假新闻毒害得很深,对大法有抵触,而这些人是最需要了解真相的。中国电视上对大法的诬蔑使他们对大法听也不敢听,谈也不敢谈,这正是邪恶毁灭众生的伎俩,使他们错失被救度的机缘。当时有一部电影很流行,讲述一个家庭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的故事。同事们说很感人,都想借这部电影的光盘看。有一天家里人带回来一个电影光盘,我看了一些,第二天我到单位问他们是不是他们谈论的电影,他们说是,并问我能不能借给他们看。我便把真相光盘一起借给了他们。他们看完后都还给了我,并不谈真相光盘的事,就像我从来没有借给他们真相光盘一样。但我知道,他们中的大部份会看的,因为人都有好奇心,想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也为这些因保护自己而迷失了真正自我的人非常难过。大法弟子可以为他们失去一切,而他们关心的却只是如何保护自己。

由于我不懈地向周围的人讲真相,使邪恶非常地害怕。邪恶不断地加强公司经理的恐惧心,使他认为我在他们公司会给他带来麻烦。他找我谈话,说我的为人是一流的,工作也是一流的,只是因为公司最近要申请进级,而如果有炼法轮功的就会被取消进级资格。在劳动合同期未满的情况下,他单方面解除了劳动合同,让我写一个辞职报告。被我严词拒绝。我告诉他,我不会写什么辞职报告,因为这不符合事实,我从来也没想辞职。当着公司所有人的面,我让他拿出解除劳动合同的根据。我说:“每个公民有信仰的自由,如果你因为我的信仰而迫害我,这是违反宪法的。如果你受到了上级部门的胁迫,请你将文件拿出来,我们可以一起到法律机关去讨个公道,因为我们同是受害者。如果你拿不出这样的文件,那就是你在迫害大法弟子,我保留起诉你的权利。”他说:“他们哪里有什么文字的东西留给我们,都是口头传达。但这是真的。我不想因为你影响了公司的大事,请你理解。”我看到他那为难的样子,就同意下午离开公司。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的迫害,使多少人生活在恐怖之中?

我离开公司以后,许多年前与我做生意的客户找到我愿意继续与我合作。在领客户到工厂验货的过程中,我也尽量抓住机会向接触到的人洪法。北方人爱喝酒,在酒桌上他们劝我喝酒而我拒绝的时候正好可以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向他们洪法。刚开始,他们往往很紧张,让餐厅包间里的服务员离开后才敢谈论关于大法的话题,江氏集团搞的国家恐怖主义使每个生活在这里的人精神蒙上阴影,都被无名的恐惧胁迫着。通过交谈,我发现一起进餐的人中,有的人以前炼过法轮功,由于邪恶的宣传被蒙蔽不炼了,有的人的亲戚朋友因为坚持修炼被多次非法关押,他们都有很多的问题搞不明白,我知道是师父安排的机缘使他们能够听到真相,我只要放下怕心去做就行了。

我体会到,不管在任何时候,只要我们有洪扬大法的心,师父都会安排机缘,使我们与有缘人见面,只要放下执著,就会在讲清真相的路上逐渐地成熟,做得更好。一点体会,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