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老人: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1年12月6日】我年已花甲,一生磨难多,孩提时家境贫寒上不起学,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婚后由于劳累过度,三十岁不到就患上肾炎,接近四十岁时又患上了心脏病。春秋两季感冒易发期得备下氧气袋。疾病折磨得我真是痛不欲生,医药费的开支成了家庭的严重经济负担。90年代初想换个人工心脏,但因支不起昂贵的费用而一天天苦熬着。由于长期大量服药,体内有了药毒,身上一块青一块紫。

97年春天喜得大法炼起了法轮功,起初自己学法少,认为自己‘病’重,就边炼功边吃药,二十多天后自己感觉身体能挺住了,就背着家人把药停了。一天没吃药渡过了二十四小时,高兴得我晚上睡不着觉。这二十多年来我吃药比吃饭还及时。从那时至今我没吃一片药,没再打一针,身体十分健康,这不足以证明法轮功是超常的科学吗?

当99年7月份江泽民恐怖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时,有一天我正在家伺候生病的公公,单位上的人和干警找到我家告诉我不能再炼法轮功了……我义正辞严的告诉他们:“我是有病才炼法轮功的,炼功不到一个月我的病就痊愈了。过去为治病跑遍了省内各大医院,遍访了当地的名医他们都没有给我治好病,这么好的功法是谁这么坏、想要我的命不让我炼呢?再说李老师书中都是教我们做好人,要不做好人那个病也好不了。做好人还有罪吗?现在人怎么正邪不分、好坏不分呢?你们出去打听一下邻居和单位上的同志,这些年谁不说我是药篓子。过去别说伺候俺爹,我自己连那口气都喘不匀实。”我越说越激动,“是李老师挽救了我,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你们愿意怎么办随便,我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坚修大法紧随师。”他们看我决心这么大也就默认回去了。

在实修中,我体悟到了大法的威力,修炼初看到别的功友都能看书学法精进,自己没文化不识字,捧着师父的书急得我直落泪,心想我要能读法多好啊!就这样我下决心识字,经过努力,在很短时间内我就能读《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现在还能背一些经文和《洪吟》,所有这些变化大家有目共睹,因此我在我的生活环境中向世人讲清真相,单位领导对大法很快就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当恶警逼迫我们参加洗脑班时,他们顶住压力回绝道:“他们都是些好人,‘转化’啥?去做你们该做的事吧。”

是大法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慈悲伟大的恩师从苦海中将我捞起,并在我身上创造了神奇。这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事实岂是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肆意诋毁得了的?大法使无数人身心受益、大法自在人心已是不争的事实。

再多的语言也无法描述一个大法修炼者内心美好、殊胜的一切。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来,希望大家一起分享修炼大法带给我的快乐与幸福,由衷地期盼有缘人能从中受益。最后衷心地向我们伟大的师父问好!祝我们的同修共同精进、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