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私无我,邪恶自灭


【明慧网2001年12月7日】在近期的正法讲清真象工作中,发现私已经成了严重阻碍我提高的因素。

常能读到师父讲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总觉得我的体悟很不扎实。近来又经历了一次抄家,连与我合作前后已两年的同修也被邪恶带走了。于是我生命中最不彻底的“私”得以严重暴露,很多不去的东西都是源于这个。

在中国大陆,长期以来邪恶铺天盖地,大法弟子讲清真象常常是互相配合,可自己的这配合里有多少是完全为了别人好,完完全全为了别人的呢?在邪恶的嚣张中,我们想出一些常人的办法想减少迫害,保护自己,启用了许多人的防范措施为了自己及周围的人不被抓,这时已经是个“人”了。其实使用人的方法防止自己被抓时已经就是人的状态了,离正法粒子相差甚远,这时严重忽略了师父所说:“如果一个人他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难。”(《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 说白了是我们不坚信师父的话,为自己的执著找借口。我知道有弟子是一直做真象就是碰不到那么大的难,有弟子被带到大陆最邪恶的劳教所后,说得毒瘤一句话没有,最后警察没办法只能把他带回去;还有弟子修出了再怎么灌食也不怕,感觉自己的鼻孔比劳教所还大。

无所畏惧、不在乎魔难的大自在状态与包括我的“自我保护”状态形成了神和人的区别。事实是严肃的。师父说:“因为你们的圆满是主要的,你们的圆满在你们现在来说就是第一位的。”(《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当我一次学法中读到这句话时,才发现了讲清真象的最终目的。由于粒子在讲清真象中,不能圆满自己,会不会也成为了一个正法的阻力呢?

由于我长期做真象排版及技术,在自己不去的人心支配下,形成了强大的自我保护观念,做许多大法工作都是在“私”这种物质场笼罩下做的。

于是我放下一切心,去天安门正法,回来后堂堂正正地与同修联系,用慈悲的智慧继续做大法工作,于是一个长期失去联系的网络连上了,那种感觉是真的放下了私,才能发挥正法粒子的最大能量。而我们的更大能力或许正被自己的变异抑制着。

在去除这私的过程中,我长期没去掉的魔性渐渐没了,感觉得到的慈悲能够更有力地清除邪恶,修出的智慧能够融化掉许多我认为难的事,真的是邪恶自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