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看守所勒索,使亲人无条件获释


【明慧网2001年12月7日】我嫂子在河北省某县看守所已被非法关押8个多月。2001年10月14日早,村干部说,昨晚10点钟派出所来电话通知我哥(大法弟子)今天和村干部一道到公安局接我嫂回来。我哥马上悟到:这是邪恶势力的安排,去接人我们自己去,不用和村干部一道去。于是在联系三码车的路上,发正念清除邪恶。回来后,村干部说:我们不去了。听到今天接我嫂回来,我哥很高兴,我也很高兴,甚至想到我嫂回来后,我家的农活又减轻了许多。当天我哥和几个亲戚(不修炼)去接人,中午去得晚,下午上班后,政保科的干警说我嫂在看守所绝食,让写“保证书”。亲戚主动写了保证书。警察要8个多月的生活费2000多元。进看守所是邪恶强加的罪名,是对大法的迫害。师父说:“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绝不能给邪恶拿一分钱。我们悟到:我们产生了欢喜心,被邪恶利用,加大了魔难过关。在向内找到根源的基础上,我们稳下心来。同时我们悟到由亲戚写“保证”也是配合了邪恶。

15日下午,我嫂从看守所打来电话,由于8个多月未见亲人面,在电话中哭了。旁边的几个常人在电话中对我哥说:你就把钱看得那么重吗?拿钱让她回家吧。坐车到公安局要人,公安已下班。晚上我们几个同修在一块互相交流认识到:这是邪恶旧势力利用我哥对情的执著,利用大法弟子不执著钱财这一点,加重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妄图瓦解大法弟子的正念。悟到后,决定第二天不再去接人。第二天我哥就通知了亲戚,可亲戚开着三码车又来了。我哥在情的带动下,又去公安局要人,结果政保科的干警未上班。17日晚上,从看守所刚出来的一个同修打来电话,说我嫂在看守所已绝食1个月零2天,还说近期出来的几个同修都掏了钱。我哥的心又放不下了。我们几个同修经过交流认识到:本来通知不让亲戚开车来,亲戚偏来;人没接到,我哥刚稳下心,同修又打来电话,这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妄图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未去的观念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阻碍正法。我们必须打破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放下一切执著,坚定正念,坚信大法。

18日中午,县看守所打来电话,让拿着生活费去接人,下午我和爱人、侄女三个大法弟子去接我嫂。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绝不能配合邪恶,他们要生活费,我们就不给,不能向邪恶低头,时时处处维护大法。我想起了师父讲过的“…一个学生只要把学习学好,就自然会上到大学去、执著于大学本身而学习不好是上不了大学的道理”(《去掉最后的执著》),只要我们在法上认识法,坚定正念,处处维护大法,一切就会一顺百顺。师父说:“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我心中想到的只有法,没有一丝对亲情的执著,我们心中非常坦然,心静如水,稳如泰山,既没有丝毫的恐惧,也没有丝毫的欢喜,这时我感到“…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正念的作用》),这一念就能把邪恶化掉。

临行前的一念是:“今天我嫂一定能无条件顺利走出看守所,并且不误晚上到邻村放真相光盘。”三点前到了公安局,政保科没人,我们就到看守所。杜所长问我们带钱没有,我们说没有;杜所长说,没钱不能领人!我平静地说:“反正家里没钱,如果不让领人的话,以后也别往家里打电话了,再打电话我们也不来了。”这时,姓常的女所长过来了,因我侄女刚从看守所出来一个多月,她认识,一见面就满脸带笑,伪善地说:“晓慧(化名)接你娘来了,先和你娘见个面。”我立即说:“我们不见面。”杜所长气得大叫:“你在跟谁斗气呢?”我爱人说:“家里没钱,没钱你们不放人,见面有什么用,我们不见面。”常所长伪善地对我侄女说:“你不要你娘了?”侄女平静地说:“我们今天来,就是来接俺娘回去的,家里没钱,你们就不放人,不是我不要俺娘,是你们不让我要俺娘。你们不让我要俺娘,就让俺娘在这儿住着吧,以后也别往家里打电话了,打电话我们再也不来了。”见我们无漏可钻,他们说,你们在外面等一会儿,我们商量一下,跟领导通一下气。

我们只留一人在门口,我和侄女到另一院子里去。不大一会儿,赵管教从大门出来,让我们到政保科办手续。到政保科后,我嫂的取保候审书上未签字,崔干警让我侄女签,李干警主动说:别让她签,她不会签。又让我签,我一看上边有“犯罪嫌疑人”五个字,我说我不签。他们问我名字,我告诉了他们,他们说写上他拒签。到看守所后,赵管教说:“没事,打个欠条就可以领人,你们怎么这么不明白呢?”我爱人说:“我们没钱,打了欠条以后还得还你们,我们不打。”他又磨我侄女说:“你给你娘打个欠条,马上就可以接人。”这时我的心有些不稳,跟我侄女说,给他们写,就写你娘何时被抓、何时出来、绝食多少天,这是他们犯罪的证据。我侄女说,我什么也不写。见我们不写,赵管教什么也没说,关上门回去了。过了一会儿,杜所长出来说,稍等一会儿,马上接人。我侄女和我爱人把我嫂背了出来。一坐上车,我泪流满面,真想大哭,真正感到了师父的无限慈悲,感到了“佛恩浩荡”(《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只有更加精进,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才是对师父的最好回报。就这样我们三个大法弟子未给邪恶签一个字,未拿一分钱,把我嫂从看守所堂堂正正接了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