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媒体 : 不顾毒打,仍然传递出了信息

【明慧网2001年12月7日】瑞士Aargauer Zeitung报2001年11月23日报导了四名瑞士法轮功学员在北京的请愿经历。

报导写道:他们被粗暴地装上了小巴士;在牢房中,他们被讯问,几乎无法睡觉。四位瑞士年轻公民讲述了他们为什么不顾一切到中国去,抗议中国政府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镇压。

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情况,他们会怎样对付我们?在这次天安门广场经历之前,这个问题不断出现在这四人的脑海里。他们是,里查德·克雷恩诺特,31岁;丹尼尔·尤瑞持,28岁;西尔文·菲迪尔,28岁;维克多·福南德兹,28岁。上星期二,他们与其他30名外籍法轮功修炼者在那里会合。菲迪尔说,“我们意欲在那里打坐15分钟”。

“我们一打开横幅,就听到车胎发出的刺耳声音,车鸣声响成一片,”克雷恩诺特回忆说,“几秒钟内,我们就被警察包围了。”这面横幅上仅仅用中、英文写了三个字:真善忍,亦即法轮功的三个原则。这个运动自1999年起在中国被取缔。

瞬间,原本的不确定因素消失了,代之以清楚的现实--中国不允许抗议,无论是其自己的公民,还是外国人。警察们,有穿制服的,也有便衣,推搡,揪扯,挤撞,把这四位瑞士人以及其他法轮功成员扔入或强制逼入了几辆小巴士。“我没有预计和估计到这场逮捕行动,”尤瑞持说,“但是真正让我惊讶的则是公安人员的暴虐行径。”尤瑞持不顾他们的粗暴,设法跳出了小巴士,再次坐在了地上。这次,警察的行动同样非常迅速。“我试图消极抵抗,来回地转动身体,”他说,“但是他们抓住我的脖领,把我狠狠地扔进了小巴。我几乎窒息了。”

关押在地牢

随后,在警察楼里,全体学员都被拘禁在一个2米宽,5米长(大约6乘15英尺)的狭窄房间里。“这真是一个地牢,地下牢房,潮湿、昏暗、阴森,”菲迪尔说,“这真的触动了我。我知道我们的中国法轮功功友在这样环境的牢房里经历了酷刑折磨”。而且往往是夹杂着不断的恐吓、威胁和侮辱,还有毒打。“我目睹了一个警察拿着一个扁平物,不断抽打一位美国医生的头部,因为这位男士拒绝在一份讯问笔录上签字。这份文件是用中文写的。”

23小时之后,一切都结束了。这四位瑞士人被送上了一架飞机,飞出了中国。“就在那一刻,我为每一个人都安全离开而感到松了一口气,”尤瑞持说,“我估计到了我们会被驱逐出境,但是整个过程仍然是变幻莫测的。”

现在他们坐在这里,瑞士苏黎士大火车站的一间饭店里,给人的印象好像是他们刚刚从学校的一个班级旅游中归来,讲述他们的旅途故事,得出他们的结论。“我们并未打算去做烈士或英雄,”福南德兹说,“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向世界展示,在中国,人权是遭到践踏的。而且,我们还想向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表明,他们不是在孤军奋战。”这些瑞士人肯定地说,这个信息已经被清楚而响亮地发出去了。

努力达到自我提高

法轮功修炼者做出这次行动,从某种意义上说,为的是驳斥中国的宣传机器。中国(江泽民)政府将法轮功定为“不受欢迎的组织”,宗派,教派,说其威胁了中国的制度。菲迪尔则不这样认为:“我们没有政治抱负或目标,不想左右我们的周围环境。”这四位瑞士人想要澄清事实真相,除去扣在他们身上的“教派”帽子。他们指出法轮功不收费,没有宗教仪式,没有等级制度,没有任何领导人。而且,法轮功成员中,有来自各种不同宗教背景的人们。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法轮功遵循真善忍的原则。菲迪尔说,“我们想努力达到自我提高,使自己成为更有道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