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清华校友袁江


【明慧网2001年12月8日】当我知道袁江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袁江的音容笑貌在脑海中浮现。“人权恶棍”江泽民又一次犯下不可饶恕之罪,天地为之震怒,作恶者等待着可悲的下场。袁江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令一切邪恶胆寒,袁江对于大法的正信使两车的用于迫害的刑具显得那样无力和渺小。袁江用自己的生命维护宇宙真理,兑现了亘古久远的“助师世间行”的洪大誓约,不愧为大法中的伟大生命。

94年8月,清华大学一教授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讲法班后,积极在清华大学建立炼功点,已经参加过师父多次讲法的袁江就是前期几个学员中的一位。我们每天清晨在清华校园中炼功,大礼堂前、荒岛上、西南联大的纪念碑前都留下过我们炼功的身影。每天傍晚,我们都在清华工字厅(校长办公室所在地)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之所以我们能如此学法,袁江在其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他积极为我们借来录像带、录音带;他每天坚持学法背法;他反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这段加强学法炼功的日子真是令人难忘,为日后大法在清华及周边地区的洪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就这样我们学法炼功直到第二年,即95年5月清华有了第一个固定的炼功点:小树林炼功点。参加过师父多次讲法班的赵明这时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

94年12月底,师父在广州讲法,清华有13位功友卷着铺盖风尘仆仆的前往广州聆听师父的教诲。广州讲法是师父在国内的最后一次系统讲法班,清华的功友们能抓住这最后一次机会,这是多么的荣幸啊!

我能体会到袁江的无私和为他人负责的精神,那是在95年1月4日师父在《转法轮》首发式上讲法,当时北京的学员很多,只有凭票入场。清华炼功点只得到几张票,我得到一张,我的一位同学新得法,我认为如果他能见到师父对于他是多么好啊!在没有票的情况下,我拉着他去了师父讲法的公安大学礼堂。袁江知道后,他主动将自己的票让给我的同学,而他却在礼堂外的寒风中等待着是否能进入礼堂的机会。他用自己的行动展现了大法弟子的形象。

从94年8月到他95年7月从清华毕业,我们一起经历了春夏秋冬,在清华和北京的许多地方洪法;在风霜雪雨中、在风和日丽中炼功;在教室、礼堂、清华园中学法;大法与我们的缘是最纯洁、至高无上的,大法在救度那久别先天美好世界的我们。

袁江总是面带慈祥之意,他乐呵呵的样子给见过他的人都留下深刻印象。95年7月,他离开了发挥过重要作用的清华园,踏上了西去的列车,开始了西部省区的洪法。那里的人们在渴望得法,他将自己的一切献给了那里的人们,人们会记住他,宇宙中会记录下他的足迹。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99年“4.25”后,他远道赶来,他想告诉世人他受益于大法,希望政府能明查,他那维护大法之心天地可鉴。

袁江所走过的路,体现了师父所说的“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弟子的伟大》)。

在此,我正告江泽民和所有作恶者,你们的邪恶改变不了大法的真修者,赶快停止对大法的迫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折磨,释放所有被无辜关押的大法弟子。你们继续走下去,等待的只有宇宙最严厉的惩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