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否定邪恶势力对正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九日】近来,看到网上大法弟子被虐杀的数字急剧上升,很是痛心。就这个问题,谈谈我的想法。

师尊〈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发表后,我非常高兴,激动的都流泪了,因为我们可以用自己的功能除恶和保护自己更好的证实法了。同时悟到,我们大法弟子在做真相工作中不应该被抓、被打、被迫害

「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今年夏天,我与几位功友发真相资料时被抓。一位功友对警察说:「你们不能抓我们,如果我们被抓去打死了,你们就要遭报应。」我在一旁听了心里不舒服,心想,现在是我们大法弟子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时候了,怎么会被人打死呢?后来,那位功友被关進看守所,十几天就被恶警迫害死了。

我们不是怕死,为了宇宙真理,我们可以付出一切,直至生命。但我悟到,正法期间一切对我们的迫害,都是对正法的破坏,这是天理不容的。邪恶妄图利用我们的怕心,那我们在被迫害时就要时刻正视恶人,彻底清除他们背后邪恶的因素。我们必须转变观念,时刻保持正念,思想中没有任何缝隙让邪恶来钻。何况,「不只是你们清除,如果修炼人清除不了,那神、直至更高的神,也要参与清除。」(《导航》〈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坚信师尊的话,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清除邪恶,就会逢凶化吉。我刚被非法关進看守所的时候,人的观念时不时的冒出来:自己因去北京证实法曾经被非法劳教过一年,现在又因发资料被抓,问题严重,非得判个三、五年。警察也这样说。但正念一上来,就意识到这是被魔钻了空子。大法弟子的修炼是谁说了算?只有师父说了算。于是,我非常乐观、坦然的面对着看守所里的一切。我被非法关押的号室的号长是个死刑犯,已经关了四年,很凶恶,犯人都害怕她。一天早上,我站在门口透空气,她嫌我站在她前面了,恶狠狠的让我往后站。我没有动,她一把将我推到了后面,我脱口而出:「你是个典型的牢头狱霸!」这一下可把她给气坏了,跳起来大骂大法。我说:「你骂我是另一回事,但不要骂大法,会遭报应的。」她说:「报应就报应!」跳过来要打我。我就对着她发正念,一会儿,她就开始牙痛,又胃痛、肚子痛、头痛,整整痛了一星期。

一天我在看经文,被她发现抢过去要撕。我告诉她,不能撕,会遭报应。她不听,把经文撕了。我很难过,就绝食抗议。她逼我吃饭,并威胁:不吃就灌食,趁灌食的时候非打掉你几颗牙齿不可,还说:「炼法轮功的打死白死。」我不理她,不停的发正念。接下来,我要求见队长,她反复阻挠,我就往门外冲,终于惊动了队长。我问队长:「听说你们这里打死人不负责任?」队长说:「我们这里是文明管理,不许打人骂人,保证每个在押人员的人身安全。」我就把号长怎么威胁我的话告诉了队长。后来,队长说这个号长的案子太大,不能当号长,把她给换下来了。以后这个人一直有病,心脏病、高血压、腰痛、头痛,折磨的她很痛苦。号长不当,也没人伺候她了。我就帮助她,给她讲善恶有报,讲做人的道理,讲「真善忍」和法轮大法。她很感动,也能听進去,我们相处的还挺好。这也是对她的救度。

在狱中,我回忆这次发资料被抓的过程,找出了不少执著心。一是有了欢喜心,因为一直做的很顺,沾沾自喜;二是有了怕心,认为现在天热,晚上乘凉的人多,发资料有危险,白天发好、安全;三是情和私放不下,出事那天,我有预感,本来不想去,但是怕同修对我有看法,也拉不下情面。由于自己的执著,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发誓一定要把这些可恶的执著清除掉,闯出魔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心态调整过来后,时时发正念,背诵师尊的〈大法坚不可摧〉、〈正念的作用〉等经文,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一心一意要出去,汇入正法的洪流。绝食第六天,我和一位功友手牵着手,毅然往外冲,连过了两道门,第三道门被抓回来了。别人都说这一下麻烦大了,但我们很坦然。这事对邪恶的震慑很大,所长、队长和我们谈话时也很客气,没有为难我们。我想我俩该出去了。两天后我被释放,紧接着,那位功友也放出来了。

我把这一段经历写出来,是想让同修们从正面吸取教训,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彻底转变观念,去掉人心。修的执著无一漏才能做好证实大法的工作,才能充份发挥出大法粒子的作用,才能更全面、深入、细致的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