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 “4.25”见证


【明慧网2001年2月12日】我是1995年10月得的法。我觉得这部伟大的法是对我困苦一生的奖励,认为人类不可能找到比这部大法更好的出路。出于希望更多人受益的心愿,我参加了大法外文翻译工作。虽然我很少去炼功点,可是大法学员的心是相通的,有关法轮功的大事我还是知道的。

我知道在中国、在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人得法。我也知道在中国有极少数坏人,如政治局管宣传的丁关根,利用手中的职权,伙同社会上的一些坏人,如罗干、何XX、于XX等,各怀野心,早就在积极从事迫害法轮功的阴谋活动。他们通过中宣部禁止出版法轮功著作,采用文革式的造谣中伤手法,利用一切机会在报刊电视上肆意攻击法轮大法。他们这种逆行倒施的做法完全违背了国家关于气功的“三不政策”。为了争取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当司马X串通北京电视台的个别记者和工作人员在该台电视节目中造谣中伤法轮大法时,大法学员自动三三两两地去北京电视台说明真相。我知道的比较晚,是在最后那天的下午去的电视台。当时约有几百学员。通过讲清真相,电视台方面给了满意的答复。

关于何XX在天津发起对法轮功新的一轮攻势,我是从一位同修的电话中得知的。她告诉我说,何XX跑到天津,通过杂志如何诽谤法轮功。当天津学员去说明情况时,大批武警前往殴打并逮捕了大法学员。这位学员说,她明天去国务院信访办去反映情况。第二天一清早(1999年4月25日),我骑了一辆自行车前往信访办。9点时走到西四,看到大街两旁摆满了自行车,于是我也把车扔在那里。

走到信访办所在的府右街,那里早已聚集了大批大法学员,在武警引导下,分别站在府右街马路两旁。我加入到马路西侧行列之中,离中南海信访办大门只有几十米远。武警指挥车来回穿梭,颇有一点紧张气氛。过了一会儿,由武警指挥,让马路东侧,站在中南海国务院红墙外面的学员站到马路西侧去。这项队伍重组不到10分钟就完成了。街西的场地明显地拥挤起来。垂直马路方向每行10人,一行一行密密麻麻,几乎转不开身。顺着府右街马路学员队伍不只1公里长。仅府右街就得有一万人。向北,东西向街道的学员从西四一直排到北海公园。总有几里地。我的左侧是十几位从天津赶来的大法学员。右侧是几位从乌鲁木齐乘飞机赶来的学员。大家都很安祥,静静地站着。前边的情况是通过人传人传过来的,只是越传剩下的话越少。

约10点多钟朱镕基总理从中南海信访办大门走出来,和站在前边的学员对话。朱镕基请学员派几位代表。一位学员说:“我们‘大道无形’,没有组织,派不出代表”。我一看,我认识这位学员。这时朱总理说:“我也不能和你们这么多人一起谈呀。”于是他指定前面的七人为代表,进去谈。过了两个小时,又换了一批“代表”。一共三批代表。中途朱总理出去办别的事,晚上又回来接着谈。一开始朱总理说:“你们寄来反映情况的信,我已做了批复。你们看到了吗?”大家回答:“没看到。”朱总理愕然。法轮功内部是相通的,象这种大家共同关心的环境动态必然是人所共知的。那天大法学员代表所谈的是大法介绍和个人修炼体会,提出释放天津被捕学员,恢复大法著作合法出版权利等。

整个“4.25”全天,大法学员都在警察指定的国务院信访办外边整齐地站着,大家静默不语。有的学员拿大塑料口袋收集仅有的一点食品包装垃圾,连武警丢在马路上的烟头都替他们捡走了。为了不妨碍交通,学员不仅让出马路,而且连几尺宽的小胡同都严格地留出通行道。中途武警吉普车架设着大口径摄像机,反复对着学员队伍拍摄。一直到黄昏,政府方面答应,天津方面保证释放被捕学员。经上访的天津学员电话联系,确认确实已经释放了被捕学员为止,这项要求得到圆满解决。

此时武警从信访办大门里出来散发传单,说:“警惕少数坏人造谣惑众”,“我们从来没有逮捕学员”,等等。

关于恢复大法著作合法出版权一事,朱总理原则同意。具体书名拟于4月26日列单最后认定。于是,大法学员于4月25日晚23时散去。第二天亦未再去信访办上访。

后来,报纸、电台和电视台播出“两办公告”,重申对气功的“三不”政策,说从来没有禁止过任何功派,人人都有相信和不相信的自由。

又过了几天,单位召开党员干部会,书记说:“今天的会两个内容。第一是法轮功问题,第二是奖金的事。咱们先说奖金的事。”最后说:“时间不多了,快吃午饭了。说说江总书记的讲话。念完了还得收回去。我挑几段念一念。”我记得,“讲话”开头是说“法轮功来无影,去无踪,一夜包围了中南海”,“规定共产党员一律不准炼法轮功”,“我就不信无神论斗不过有神论,共产党斗不过法轮功”。单位的书记最后说:“依我看,炼功对身体有好处。大家在家好好炼,一些要害的地方就别去了。”

后来在炼功点上集体学法时,我说:“那天上访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党内规定‘共产党员不准炼法轮功’。”一位学员可能没听过内部传达,所以针对我的意见,她说:“两办声明说的清清楚楚,报纸也登了,电视也放了,还能不算数?要警惕有人挑拨我们对政府的信任。”我想:她说的对,要警惕坏人破坏。可后来党内却传达出越来越多和朱总理及党的政策相矛盾的东西,并终于在7月中下旬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

(孟昭武 2001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