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顶的法会:让修好的一面来正法

【明慧网2001年2月15日】 2月11日,我们几省老弟子在泰山之顶开了一次心得交流会,大家从理性上认真交流了对当前正法进程的看法,围绕着如何"用修好的那一面也就是本性的一面来正法以消除邪恶",从法上谈了一些认识。

曾经有学员问师父为什么叫我们不要执著功能还要讲那么多功能,师父说"我讲的是法理"。

《转法轮》第五讲中,那个蛇精开始破坏师父传法时,师父把他弄来不好的东西清理了。后来那蛇又破坏师父传法时,师父就把它销毁了。

我们来一起学“忍无可忍”经文 :

“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钢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忍是可以为真理而舍尽一切,但是忍不是宽容已经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的败坏众生与大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更不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绝不是人所认为的人的什么思想与常人生活的准则。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

法理中包涵着忍无可忍,只是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有关要过,心性要得到提高,要放弃常人中的一切执著,为此师父一直不讲忍无可忍。一旦讲出来,对于修炼过程中的弟子就会造成障碍,特别是当邪恶对大法的考验中会把握不准。但是从目前邪恶的表现来看,它们已经人性全无、正念无存,就不能再容忍其邪恶对法的迫害。

除尽邪恶是为了正法,而不是个人修炼问题。个人修炼中通常不存在忍无可忍。”

首先我们要共同认识的就是现在已经不是个人修炼的问题了,“除尽邪恶是为了正法”是我们要做的,那么能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大法粒子、当成一个神来看待,而不执著于个人任何圆满的问题,用一个神的境界和心态来参与正法就成了关键,这来自于我们内心对大法力可排山捣海的正信。我们悟道师父已经整体的把我们拔起到另一个境界,一个神是没有任何人的观念的,地震、山崩、海啸都可给这一层的众生消业,师父说“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绝不是人所认为的人的什么思想与常人生活的准则”。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去做呢?

我们知道佛法神通是伟大的法的体现,所谓特异功能都是人的本能,是我们本身就具备的,由于我们在正常修炼中一些学员可能把握不住,或想通过功能来达到人的目的、维护自己人的东西,所以师父会帮我们锁住。而现在我们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历史上早就预言现在是个人神同在的时代,我们是为了正法铲除邪恶,是为了慈悲众生,在心性上我们已经达到了标准,人来考验神就如同诽谤神一样,邪恶根本不配来考验我们大法弟子,何况它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

在《转法轮》意念一节中师父说:"其实有些气功师,他自己有什么功能他全不知道,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事情一想就好使。其实就是他的意念在活动着,功能接受大脑意念控制,在意念指挥下具体做事,而他的意念本身并不能够做任何事。一个炼功人具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为一个常人来讲,意念指挥着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我们大部分弟子是锁着修的,不知到自己有什么"神通"(功能根本衡量不了我们的境界),但法中讲到了"借功",师父讲过的神通有"掌手雷"、"摄魂大法"、"定功"、"化功"等等,而且宇宙中的一切都是法造就的,当我们同化到那一层法的时候,那一层宇宙所具备的神通我们都会有,而那些锁是锁人心的,一旦我们从理性上认识了大法,一旦我们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神来看待,这些锁就是自然开的,不需要任何所求。

在人心中我们总认为看到的才是具备的,在人心中我们习惯于用手来完成一件事情才是"用",在人心中我们总认为我们做的在人中都有一个表现形式。我们仅有的表现形式就是目前弟子们在证实法、在跟人说明真象,另外空间轰轰烈烈的一切、伟大殊胜的一切我们都看不到。

澳洲的学员说前一段从山里下来很多修了很长时间的人来得法,他们在跟我们一起学法时看到我们学员个个都能飞起来,个个身上都有很多神通,觉得不可思议。可当告诉我们学员时,学员们个个好奇地说“谁能飞呀?”“谁能飞呀!”又把他们吓一跳,因为他们觉得这些人都能飞了,怎么还有这么多执著心呢?

一位弟子说他在正常修炼时期有一次一个人去洪法,其他学员说一个人太少,他说:我一个人只是这边的表现形式,背后面是师父和大法,我自己还有很多生命体,还有师父的法身,这一切足以"佛光普照",这一切足以改变那个空间场。结果他在公园门口打坐,心中充满对众生的慈悲,等他打完坐一看,身边到处是学员在跟人教功洪法,挂满了大法资料。

我们决不承认任何对大法的迫害,在我们证实法的过程中,除了我们自身的业力该我们承受外,任何对我们的迫害都是邪恶强加的,实质都是针对大法的,那么我们不但在思想上不承认,我们还要把强加在我们身上的这种种暴行统统把他打回去,让邪恶自己去承受。

另一位学员说,我觉得我们自身的业力和执著都不应该再看重了,法是第一位的,我们的圆满是因为我们参与到正法中来而伟大殊胜,邪恶正是在利用我们的业力来迫害大法,我们在观念上不能给邪恶任何可利用的。我们就是去证实法,证实法和讲清真相的过程就是在铲除邪恶。个人执著的去掉和观念的改变都应该在参与到正法中去时自然而然的看到和去掉,而不是为了去某个执著心和观念而参与正法。正如师父所讲:"那么执著圆满是不是执著哪?不也是人心在执著吗?佛会执著圆满吗?其实真正接近圆满的修炼者是没有此心的"。在"走向圆满"中师父说:"你们无论执著什么,它们就叫邪恶之徒造什么谣"。"而且它们控制着邪恶的人针对人的一切心,一切执著,全面无漏地、瓦解式地检验大法与弟子,如果你们真正能在修炼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执著,最后的这场魔难就不会这么邪恶"。

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中师父讲:" ……我们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痛苦、所承受的魔难,我告诉大家,不只是针对个人修炼,是有高层生命借着学员有业力和提高为由利用低层败坏了的生命进行迫害从而考验大法的因素,其实对正法来讲都是破坏"。那么在证实大法时,我们把邪恶的任何迫害都打回去就是拒绝这一切针对大法的迫害,就是要从那边立刻铲除邪恶。

今天邪恶在人间的表现看似强大,其实已经是最后的哀号,它们实际上是在构筑躲藏的堡垒,在另外空间看就是邪恶为了生存而在指挥着人哀号着"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而我们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对大法的正信,他包涵着大法的一切威力,如同人间的利剑一样,能使我们在任何一个环境中摧毁邪恶的"泥巴堡垒"。邪恶在叫嚣要把什么什么建成法轮功攻不破的钢铁堡垒,可钢铁也是泥、也是土。正如《转法轮》里所说:"在常人看来,动物如何如何厉害,可以轻易地左右于人。其实我说不厉害,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它什么也不是,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

北京的弟子谈到了当地邪恶利用常人挂出污蔑大法的横幅时,公安和保安守着横幅准备抓人。弟子们要外地学员打电话到那些居委会、领导家里严正警告他们,如果跟着邪恶走必招报应,结果他们第二天就收了横幅。可是迫于上面和公安压力,三天后又挂了出来,这时弟子们果断把横幅扯掉,而那些保安、领导等也乐于把这些横幅踢到臭水沟里去。

有许多弟子已经完全能够体会到正念、正信对制约邪恶的力量,这从明慧网上弟子谈在北京的遭遇的文章中就可以看出来,这就是本性出来后法的体现。我们不能有任何等待神来为我们正法的思想,或者等待大法的威力在这一边的体现。从师父传法到今天,法在人间的体现一直是我们大法弟子在做,"忍无可忍"经文出来后,我们一直没有真正从理性上去认识,而是动了人的思想,明慧编辑部已经做了纠正。但我们如果陷入另一种等待而不是真正从理性上去认识那就更不对。重温师父"警言"经文我们就可以看到,师父一直是要我们从根本上跳出人的认识,放弃千百年来形成的人的理,真正从理性上认识大法。

师父写的"心自明"以及"严肃的教诲"谈话,都是要我们"坚修大法紧随师",正法不断的在向表面突破,师父在不断的指导我们怎么做,一些老学员却没有跟上,用以前师父讲的来衡量师父现在讲的,实质上是用自己境界对大法的理解来衡量师父所有讲的法,错失了许多机会。而现在师父又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心性要求,我们就应该在交流中使大家都能够跟上来。

在交流中大家谈到了如何用各种智慧的方法来说明真相。交流完后,大家在泰山顶上共同领略日出的娇娆,吟颂师父的诗句“佛主”:

谁知天地大?
银河在脚下。
乾坤有多远?
转轮手中拿。

大陆弟子 2001/2/1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