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2月16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2月16日】 “我们不能光听中央电视台的,我们也得听听法轮功怎么说。”---太行山里讲大法真相

位于太行山脉某地的庙会,远近闻名,每年元宵节(即农历正月十五)方圆百里甚至更远地区的前来拜佛朝圣的民众达到十几万人,此趋势呈上升势头。

一些法轮大法弟子,紧紧抓住这个有利时机,将天安门自焚事件质疑及人间败类江泽民残酷镇压法轮功的真相资料上万份散发路人,路边的草丛上,沿路的树枝上,随处可见大法资料,有力地揭露了邪恶江泽民动用宣传媒体阴谋构陷法轮功的卑鄙伎俩,使广大的人民群众了解和认识到江泽民打击迫害善良民众的邪恶本质,使占主导地位的江泽民的新闻媒体在老百姓中失去了信誉。当地一位老百姓说:“我们不能光听中央电视台的,我们也得听听法轮功怎么说。”

群众的眼睛是亮的,老百姓的心里有杆秤,是非曲直自有公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一手遮天的时代随着一个个谎言被揭露而必将结束。


深圳消息:中华慈善总会创始人何宾女士被抓

中华慈善总会创始人之一兼永久理事何宾女士(深圳市蕖华通讯有限公司董事长),于2001年1月25日(农历正月初二)因为法轮功而被抓。现被非法刑事拘留于深圳市南山区看守所。何宾女士198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何宾女士从商多年,向国家交纳大量税款,为社会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何女士在事业取得成功的同时,不忘回馈社会。她曾向中华慈善总会捐款100万元,也曾在江西省捐建一所希望学校。何宾女士创办的深圳市蕖华通讯有限公司(高科技企业),仅1999、2000年就向国家交纳税款500多万元。公司下属员工100多人。

如今,董事长被抓,公司人心惶惶,公司面临巨大压力和困难。如此一位乐善好施的人竟然被抓,不知根据的是哪门子的法律?


“宇宙之声”响彻北国大地

2001年1月21日晚9点,嘹亮清脆的喇叭响彻齐齐哈尔市市第一,二,三看守所,坚定了大法弟子的信念,震慑了邪恶势力。


东北弟子春节期间讲真相

年前东北地区大批抓捕学员。就在这严酷镇压迫害之中,大法弟子却不惧邪恶,助师证法。坚实地在正法进程中迈出一步又一步。

大年三十晚上发放近万张真象材料,有的人接到材料后说:“你们怎么不早点送来?”人们渴求真理、道德公正的心也在不断地提高。

初二晚上,粘贴的大法真象材料街头巷尾比比皆是;大法条幅挂满枝头栏杆,金光闪闪,好似一派丰收喜庆之日。大法弟子为了尽快地让世人了解真象,初六晚上在百姓居住密集地带分别放置了高音大喇叭。将世界“法轮大法”广播电台的声音,传遍了千家万户。这宇宙洪亮之声回荡在该市整个上空。有一处喇叭如同磁石吸盘般,使近百人寻声走出家门,即惊奇又饶有兴趣地围着这喇叭倾听这震撼人心,法正人间的真实报导。虽然室外寒风凛冽,大家驻足听了近一小时。听着真实、听着有理、听得痛快、听得开心,有未听透听够之感。

大法真象启迪着人们的善心,唤醒沉迷的觉悟。世人啊!怎样摆放你的位置。对宇宙真、善、忍大法──正念定永生,恶念定灭尽,这是宇宙的天法天理。


北方某市弟子春节期间讲真相

春节期间,北方某市一些大法弟子,为了不配合邪恶,从家里走也来向世人讲清真相。

弟子们把该市区市场的摊位、楼群入口等处喷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忙得警察和街道居委会东奔西跑地去涂抹、涂盖。尽管他们涂来抹去,可"真善忍"三个大字依然醒目耀眼。

春节前几天,有的弟子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派出所的对面,派出所的警察也没发现,竟然在那里挂了二天。

大年初一弟子们步行到偏远山区,把10多个三、四米长的横幅,20个小条幅,挂到本市的最高峰的山顶上,以及附近农村的山顶,高压线架上、电线杆上。

在农村乡间小路上、市区的外环公路旁,楼区里插遍了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还师父清白"等小旗近万余份。

正月十五,有的弟子还把一条六、七米长的写有"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的条幅挂到了该市一所中学的避雷针架上。鲜红的横幅在二十六米高的上空随风飘扬了二天。第三天警察来了让谁上去够,谁都不敢上去。

"法轮功真厉害,怎么挂上去?!"有人说。最后没办法,他们只好找来了消防车。


佳木斯市委新规定:弟子上访配偶进监狱

据有关人士透露,佳木斯市委近期召开处级以上干部会议,专门研究如何对付法轮功问题。其中提到,对于进京上访人员,不管其配偶是否炼法轮功,只要一方进京,另一方也将被抓进看守所拘留。


辽宁本溪消息

据公安内部消息:为防止“二会”期间大法学员进京上访,决定从近日起对凡是拘留过的学员或辅导员要全部拘留“办死班”。目前已有一些学员被抓。大部份学员已被迫离家出走。


河北第一劳教所里传出的消息

张德义、邱立英、段晶晶、何静都曾因绝食被关进精神病院。因长期插胃管不取出,导致咽喉脓肿、溃烂,被摧毁中枢神经的"威力200"所折磨,目的是摧毁她们顽强的意志,使她们成为痴呆。这些导致何静等昏迷,段晶晶舌头伸出一寸不能缩回。当她们被残害得生命垂危时,医德丧尽的“医生”请示劳教所是否继续用药,教育科一个戴眼镜的干部凶残的说:"继续用药!"在此间她们还要被打电针,邱立英在被打电针时电压被开到极限,邱立英当时固守一念"坚修大法心不动",凭着对大法的信心安然度过此劫。她们每个人被单独隔离在一个房间里,长期不能与人交谈,见不到只言片语。邪恶妄图以难耐的寂寞来摧毁她们的精神与意志,但是用尽伎俩,使尽招数,也没能达到他们邪恶的目的,在伟大而坚不可摧的大法弟子面前,邪恶穷途末路。于是又把她们送回劳教所,继续迫害。直到12月17日我们大法弟子才有机会向赵处长反映此事,赵处长居然说:"我们为了她们的健康着想,才把她们送进精神病院,至于精神病院采取什么措施,那是他们的责任,与我们无关。"


北京学员被关通电的铁笼子

北京石景山大法学员黄键于去年六月被抓后,被关在团河劳教所劳教一年。后被转往天堂河女子监狱关押。由于其坚修大法不肯写保证书,天堂河劳教所的公安竟然将其关在了通电的铁笼子里,使其不能动,一动就被电击。其方法之邪恶,亘古未有,开人类历史邪恶之先河,比德国纳粹和日本的731细菌部队的恶魔有过之而无不及。"人民公安"就是这样残害自己国家的同胞和百姓的。这就是所谓"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

另,北京学员马丽华于2000年12月27日在张贴大法真相时,被八宝山派出所公安抓走,石景山公安分局于2000年1月26日判处其劳教一年。于桂兰在12月23日在贴资料时被抓,也被判处一年劳教。

北京朝阳区公安在大年三十之际,利用学员在买菜时,将学员张春玲等六人抓走,至今下落不明。

北京学员焦宝光兄弟俩于元旦去天安门上访,于1月26日被送往团河劳教所劳教1年。

北京朝阳区学员吴亚贤12月31日被公安抓走至今未放。由于朝阳公安分局抓人太多,将其分到海淀分局,现在情况不明。


大连教养院敛财有道

大连教养院关押了好几百名大法弟子,所以教养院的恶警们想出了一个新的敛财之路--通知所有在押的大法弟子家属可以去探望,每个探视家属要办一个“探视证”,但办一个探视证收费71元人民币。而且办完证后,恶警景殿科就拿出一张表格让持证家属在表上签字。表上早已写好了三条:1、承认法轮功是邪教;2、骂我们尊敬的师父;3、脱离法轮功。如果不签字就不让探视,交上的71元钱不给退。这是什么法律?这是什么世道?这就是江泽民所谓的“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


大连市侯家沟派出所恶警王军崔哲非法构陷大法弟子

2001年1月4日晚6:00左右,大连市侯家沟派出所的两名恶警---副所长王军,片警崔哲以野蛮强硬的态度逼迫该辖区法轮大法学员王娟的儿子刘晋----就读于大连市第五十一中学,年仅十四岁的孩子,在家长不在,本人亦不情愿的情况下打开房门,孩子不愿配合邪恶,两名恶警便不让其在校上晚课,强行带至楼上,逼迫他拿钥匙打开房们。当时,租住在王娟家的三位学员董宝新、杨春玲、杨春华正在家中休息,恶警王军当即态度蛮横的要将三人带走,学员不肯,王军随即打手机招保安来欲将三人拖走,并伪善的以“协助调查王娟下落”为借口将学员骗上警车,带到侯家沟派出所。

在学员无理被抓的同时,王军授意警察崔哲及几个保安,在王娟家中展开野蛮的搜查,在只有一个14岁的未成年人在家、没有出示工作证件及搜查证件的情况下,公开践踏法律尊严,非法抄家,严重的败坏了执法者的形像,玷污了法律的纯洁与公正,窃贼般贪婪、强盗般疯狂掠夺学员私人财产。将学员《转法轮》等珍贵大法书籍没收,同时将学员董宝新放于床垫下的500元现金及床头柜中2500元存折一并拿走,当小孩质问他们为什么拿钱的时候,他们却厚颜无耻的借口说:“你家的人押在里面需用钱。”野蛮的搜夺遍及家中每一个角落,室内的整洁被破坏得凌乱不堪,在一个年仅14岁的善良孩子纯真视线中,警察这一执法者良好形像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鄙视和唾弃!

三位学员被带至黑暗的侯家沟派出所接受非法审讯,后关入铁笼子一天一宿,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该所副所长恶警王军竟使用阴险手段构陷学员,将一些不属于学员的法轮大法真象资料塞入学员包中,以其为借口强行将三人送入大连市司法局戒毒所,以满足其侵夺钱财、结案邀功的卑鄙目的,该人在审讯学员时,为套出学员真实身份,口出恶语,恶毒的攻击师父,还让学员董宝新这一六十几岁的老人骂师父,遭到老人的断然拒绝,在送学员去戒毒所的路上,老人曾要求王军将车开回去一下,取回自己的现金、存折及贵重物品,王军却大言不惭的说:“不行,不能让你们好过了,你们好过了,我们就难过了。”可见,人民警察的神圣职责早已抛诸脑后,取而代之的是为达到个人目的不择手段的狡诈贪婪,三位学员至今下落不明。

我们呼吁释放被关押的学员,保护公民私有财产及基本人身安全,严惩侯家沟派出所恶警,如数退还所没收钱财及物品,让所有善良正义的人看清他们的真实面孔。


全国通缉法轮功学员非法罚款发奖金

一月22日我乘北去的列车回家过年,在卧铺车厢内乘务员与乘警在一起聊天(我是下铺他们坐在我的旁边),乘警说全国通缉法轮功人员3900名,一名女乘务员说:上哪抓去。看不出来谁是,也许现在在咱们跟前就有。

据我的一位同事讲(他听公务员说)铁路上规定,抓一名法轮功人员奖励3万元人民币。公安人员的奖金从法轮功学员的罚款中出。

黑龙江省春节过后,又抓了一批大法弟子。有在大年初三被抓的,有的是上班的第一天就被抓走判刑劳教,现在把判劳教的权利下放到县、分局。听说鹤岗市某农场判了十几名学员,春节过后抓的学员有的被判一、二年不等,有的被拘留。


农村小孩的醒悟

两功友在春节期间到农村去贴大法的真象材料,她们走了一村又一村,虽然每村都相距有六、七里路远,气温又非常的低(一般都在零下30多度,雪下得又很厚,她们也吃了很多的苦,当她们刚刚贴完一个村子要走时,就听见有两个小孩高声喊:“她们是炼法轮大法的,她们在贴法轮功传单!”这时两个功友想尽量回避一下减少麻烦,功友甲就对功友乙说:“你往柴堆那边拐,我一直走。”这时候又听见小孩边追边喊:“她们贴法轮功传单,抓住她们,站住,把资料拿出来!”这时候功友甲立刻悟到,不能慌,要用大法的力量来处理好将要发生的事情。于是她慈善的拍了拍追上来的小孩说道:“你是学生吗?”小孩答道:“是啊。”“那你想做好人还是坏人?”小孩:“那当然是好人啊!”功友甲:“炼法轮大法的人都讲究要修真善忍,都是好人,我们贴的传单也都是让大家做好人,那你抓好人是做好事还是做坏事呢?”小孩:“是做坏事。”“那你都知道是做坏事就不要去做了,你不能光听电视里面说的。”临别时,功友甲又给小孩讲了一些做好人的道理,小孩露出了惭愧的微笑。两位功友又顶着刺骨的寒风,踏着积雪奔向另一个村子。

看来,我们在做揭露邪恶,讲清真象的事情中既要谨慎,又要保持纯净心态,同时还要有耐心。不能因为有些群众受新闻媒体宣传影响,对发真象传单不理解而气馁,我们做的事情肯定不会白做的,愿我们大家越做越好,“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


北京密云平谷县王洪忠刘宝善等迫害大法弟子

密云县代县长王洪忠刚一被转为正式,就更加剧了对法轮功学员们的迫害,春节前在他的指挥下,这个县又有9名大法弟子被送到位于大兴县的劳教所,以展示他的威风。

密云县政府办公室电话:(010)6904168469041685

在县委书记刘宝善的亲自督战下,平谷县所属的乡、镇均从1月23日下午开始,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突击性的“集中”。强令学员们交押金,写保证,对“不顺从者”实行当即拘留,致使有的学员被迫离家出走,据查,现已有数十名学员被列为劳教对象。

平谷县委电话:(010)69961035

据悉:春节前两天,平谷县公安局无故将一名金姓的老退休女职工,和王叔香(在平谷聋哑学校工作),二人均为法轮大法弟子,从家中抓走,并送到大兴县劳教。

平谷县看守所电话(010)69961219


北京市怀柔县消息

12月中旬,县公安局开始从家里抓人,一直到春节前所有不写保证的大法弟子被抓走100多人,有的弟子到期后被放回家,刚到家10多分钟就又被抓走,有的到家几天又被抓走。县610办公室2000年下半年有文件,主要精神是所谓的“帮教”与“劳教”相结合。春节刚过,正月13又开始抓人。一个60岁的老人,动用了13个公安人员,还有市政管委的,老伴单位(卫生局)的,居委会的达20人左右,从下午五点直到夜里1点多钟,公安硬是把老人从四层楼给抬走了。还说我们不是抓她,是让她去参加强制转化学习班(地点:北京大兴宾馆)。据说学习班分三期,一期15天。我县第一批10人,其中有一对60多岁的老俩口,两次被抓,这次又从监狱转去参加强制转化。还有的是已经写了保证书的也被抓去参加强制转化。从12月中旬到目前为止,又有近30人被判劳教,现在被关押的有11人,其中有9人也已被报送劳教。按照邪恶的610办公室的文件精神,所有转化不过来的,最后都送去劳教。

据悉,1月28日公安部下达文件,法轮功问题由“人民内部矛盾”定为“敌我矛盾”。在这个时代还在沿用“阶级斗争”的词汇和做法,实在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余不签”被迫诞生于青岛高校被迫举行的不得人心的“签名活动”

最近,在人间败类江泽民的“文革”式领导下,各高校学生被迫举行‘签名活动’,在青岛,一些高校竟让学生一个一个签名,在无奈和反思之下,有些学生认识到江的倒行逆施,便以各种形式拒绝签名。有的胡乱编一个名字,如‘余不签’,有的则借口生病不参加签名。据说,高校还举行班级讨论会,强迫学生发言。对此,青大一名老教授慨叹不已:江泽民正是越来越不像话,越来越不得人心。江氏的谎言已经被人民看穿。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江氏跟宇宙大法作对,真是不自量力!古语说的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善良的人们擦亮你的眼睛,不要被谎言所蒙蔽!


齐齐哈尔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崔学敏,女,54岁,农行退休,99年10月8号进京上访,押回来后被送进第一看守所,因炼功又被送往甘南看守所,吃尽了苦,没有被盖,吃的是冷,硬的玉米面窝头,一直15天,又押回第一看守所,在第一看守所九个月,法院要开庭,问她在法庭上说什么,她说:我要证实法,法庭见。结果把邪恶吓得没有敢开庭,后又送双合劳教所,劳教三年,因炼功,一直在小号戴刑具。

李春华,女,在华区文化馆工作,因99年10月9日进京上访,押回齐市送第一看守所。因炼功,被戴手、脚链。13天后送双合劳教所劳教一年。在那炼功,在小号里她绝食,她说我一定堂堂正正地从这里出去,一年期满,她什么也没有写。后又加刑3个月,到期后还不放。10月14日送回齐市,早6:00下火车,送给彩虹派出所,在那里铐到暖气片上一天,不给饭吃,到晚9:00送往第一看守所。16号早7:00开始炼功,被带手铐脚镣,因此将她送往甘南县年看守所,严密看管,15天后再次被押回第一看守所。

党玉娇,女,3次进京上访,有两次带她的女儿一起进京正法。第三次被押回在第二看守所。现在不知去向。

岳会民,于2000年12月25日被从家中非法带走,带走后第三天将其爱人从家中带走,现都在第三看守所关押,家里留下一个上高中的孩子无人照管。

我们齐市大法弟子要求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

据悉,现在在齐市三个看守所中被非法关押的弟子已经超过200人,他们中大多数都是因进京上访,半路被截回,或被驻京办的人认出是大法弟子,被送回齐齐哈尔的。还有一些人是因为向世人讲清真象,救渡世人而被抓,还有一些人是因为不写保证而被非法拘留。不知他们的境遇现在怎样了,我们呼吁善良人们的支持。

时双,龙沙公园园林队长,劳教三年,2000年12月17号因进京正法,在秦皇岛附近被截,押回齐市中华派出所不到一个月即被非法判劳教2年,送富裕劳教所。

鄂菊荣,女,民族中学退休工人,2001年1月因传大法资料,被捕,在第二看守所关押。

张立凤,女,齐市百货大楼工人,37岁,2000年12月进京上访,在白城子站被截,押出齐市,在第二看守所关押。

王桂荣,齐市农行培训中心,2001年1月进京上访,至今下落不明,王桂荣丈夫(姓田),2000年12月进京上访,现下落不明,他是税务局干部。


广州大法弟子谢少东将被捏造罪名起诉

广州大法弟子谢少东,从去年12月27日至今被关押在广州市公安局黄华看守所,其家属已经收到公安局的逮捕证,公安局有关人士说现正组织材料,以“利用X教阻碍法律实施”的罪名起诉谢少东。

但至今公安局还没有任何真凭实据,消息人士透露:将要对谢少东进行严刑逼供,说他和台湾国民党有联系等等。

广州市公安局一处(政治处)
处长:许洪

地址:广州起义路200号
广州市公安局电话(总机):020-83116688
警务投诉电话: 110,020-83347347,83118040


南京大法弟子沈丽娟、李雪勤被非法关进精神病院

南京大法弟子沈丽娟因散发真相传单被抓,她坚持修炼大法,不说出传单的来源,于2000年11月被秦淮区分局强行关进南京青龙山精神病院,至今未回。沈丽娟被检查出肝功能不好,医院本应拒收,但没有公安部门的同意,谁也不敢放人。沈丽娟是南京晨光厂退休职工,去年曾因去北京上访、不写“保证书”被强行关进南京脑科医院(原精神病院)四个月。

大法弟子李雪勤,男,41岁,数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去年曾被强行关进南京脑科医院两个多月。去年国庆节期间,李雪勤去北京证实大法之后,先被关进看守所,后参加“转化班”,思想不转变,又被强行关进南京青龙山精神病院,至今未回,具体情况不详。


成都420厂大法弟子曹金凤进京上访,被邪恶势力非法关押在资中(资阳?)劳教所。


吉林省农安县公安局政保科刘尚宽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吉林省农安县公安局政保科刘尚宽的手段卑鄙,他不管别人死活非法罚款。

被罚名单如下:
弟子一 5400元 弟子二 9500元 弟子三 3000元
弟子四 3000元 弟子五 8000元 弟子六 3000元
弟子七 2000元 弟子八 24500元 弟子九 5000元
弟子十 2850元 弟子十一 9000元 弟子十二 2000元
弟子十三 10000元 弟子十四 3000元 弟子十五 3000元
弟子十六 3000元 弟子十七 7000元 弟子十八 6000元
弟子十九 3000元 弟子二十 3000元 弟子二十一 3500元
弟子二十二 3500元 弟子二十三 3100元 弟子二十四 7000元
弟子二十五 4100元 弟子二十六 14000元 弟子二十七 5000元
弟子二十八 3100元

农安县公安局共抓人1000多名,刘尚宽科长得了多少钱,害了多少人家离散。有的人被拘留一个月至三个月,每天还得交饭费20.50元,回去后下面公社还要罚款抄家,把家里所有的东西拉得净光,连炕席(东北铺炕用的草垫子)都拿走,只剩下空空的屋子。


“就冲你们这样,我还真得炼法轮功了!”

近日,长春某单位职工晓光(不炼功)去北京出差,哪曾想刚刚到北京,就遇到几个执勤的检查人员非得让晓光骂人,否则就当成法轮功论处。天下还有这般道理?晓光也来了犟脾气,就是不骂,并且正告那些值勤人员,自己从来不骂人。值勤人员不由分说就将晓光扣留,直到单位派人来,并带来了书面证明材料,晓光才得以离开,但是却把公事给耽误了。之后晓光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临走时愤愤地说:“就冲你们这样,我还真得炼法轮功了!”


天安门女特警人性全无

2001年1月22日下午,从密云县城发往某乡的公交车上,一位刚从部队退伍,又分在北京工作的女青年讲述了她自己的亲身经历,令所有的乘客感到气愤。

1月22日上午(阴历28),她去天安门广场游玩,在广场中恰巧遇到了她好朋友──值勤的女特警,女特警当即将自己的战友拦住,对其进行盘问,并责令她对法轮功及老师进行谩骂。战友反问道:“我们刚从部队分开这么一段时间,我没炼过一天法轮功,你也知道,我为什么要骂人?”这时,女特警附近出现“法轮大法好”横幅,女特警赶忙抓起对讲机联系身边的便衣,战友才得以脱身去游玩。

一个小时过去了,女特警又又将战友拦住,再次要她骂老师,骂大法,战友依如从前解释,女特警有些不顺心了。“少废话,这是命令,你若不想回去过节,我就将照相机没收,胶卷曝光,送你到分局去”。战友之间对峙了近一个小时才分开。

讲到此,她对车上的乘客说:广场上的公安几乎都是便衣,见行人就盘问、就让骂人。见是炼法轮功的人就抓,稍不顺从他们就拳打脚踢,真不知道国家怎么了!这成什么样子了!真是好人难当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