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玉骨傲春寒,一片丹心捧日出

记大法弟子朱红

【明慧网2001年2月16日】朱红,女,33岁,个体经营者。她毕业于石家庄市某美术学校,画的油画较出色。

她因6次依法进京上访于2000年1月6日被非法劳教3年,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至今。

朱红修炼前身体状况较差,经常吃药。早在美术学校时身体就很差,中、西药都吃了很多,几乎休学。她的脾气很坏,和妈妈、爸爸、姐姐打架,家里人都打遍了,谁都怕她。有一次她和父亲为什么事争吵起来,还动了手,从楼上打到楼下。她说我能有今天,是大法救了我的命,以前我闹得很凶,的确身不由己──她当时知道自己有个附体,但控制不住,她的孩子都看到过,别人都能听到她身上有怪声音。

朱红修炼后,身体强壮起来,从没吃过一粒药。师父给她净化了身体,使她找到了自我,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温良贤惠的女性。因此她特别坚定,决心修炼到底,直至圆满。她感到自己得到了这么珍贵的万古不遇的佛法,也希望普天下所有生命能与自己一样幸运,一样充满幸福祥和,同样明白人生存的真实意义!为人人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哪怕付出再大代价她都在所不惜。

99年10月9日她依法进京上访,被抓回石家庄市裕华路派出所,在北焦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我们就是在这时与她相识的。在拘留所朱红无私无畏的品质给功友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由于关押上访学员太多,我们由小屋换成了大屋,由6、7个人增加到28个人,在我们集体炼功时,朱红每天都主动为大家喊口令,我们天天炼功。有的学员过亲情关想写保证书回家时,她都找学员交流,帮助学员提高。有一次晚上半夜2、3点集体炼功时被警察发现,值班警察发疯似地猛敲铁窗,有的学员有怕心想不炼了,朱红小声鼓励大家不要怕,坚持炼。后来警察开开门冲进来向大家吼:“不许炼了不许炼了!”大家都没动,照样坚持炼。警察一看大家都不怕,又去打电话给领导汇报,后来乾脆也就不管了。

还有一次中午开饭前,警察让学员们列好队,突然找了几个犯人强行搜我们住的号,妄图搜走大法书籍和资料。当时我们为护法,有一个学员带头背《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朱红背的声音很大,警察立即命令朱红和带头学员站在队列旁边,后又让朱红到大门口去念监规。朱红大义凛然地对警察说:“监规上也没说不准背佛法,我们背的是伟大的佛法,我们没有错。”警察哑口无言。同时我们二十几名学员开始绝食要求放朱红和另一学员回来。在正的能量场的作用下,犯人们没能搜走我们的大法书,后来他们只好把朱红和另一学员放回来了。

朱红一身正气,记得在号里她经常给我讲做得好的功友的事迹,鼓励我。她说:有两位功友一进来就绝食,因为她们知道修大法无罪,不能配合他们,被非法关在这里就是错的;这两位功友不吃拘留所的一顿饭,天天学法炼功。是啊,那时哪知道不配合邪恶,其实抱着执著心不放,对邪恶有意无意地配合,就是在亵渎自己神佛的一面,亵渎大法啊!作为大法弟子,我们能由于自身的不足给大法抹黑吗?“如果你们真正能在修炼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执著,最后的这场魔难就不会这么邪恶。”(《走向圆满》)今天,邪恶势力一次次地大搜捕,难道是偶然的吗?明慧网一次次不惧浩繁地刊登“严正声明”,难道仅仅是偶然的吗?这不是慈悲的师父在召唤在等待我们吗?等待我们走出人来,让我们一次次地纯净、再纯净自己吗?篇篇经文,滴滴血泪,恩师在等我们啊──“即使这样,在众多真修弟子遭受严重困难的情况下,一再延长结束的时间,等待着这些人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因为其中有很多人是有缘人,而且是有希望圆满的。”……

入劳教所后,她被分在一中队二班,劳教犯人段淑英是她的“监控”,此人对待大法弟子出了名的狠毒,经常抡起墩布把打骂朱红。

当她刚入劳教所,就自觉地抵制邪恶,开创修炼环境。后来每次集体炼功,她都勇敢地站出来,为此好几次被上绳(一种酷刑)。 2000年7月3日,劳教所绝食的大法弟子从邪恶的135转回来,朱红被分到新成立的“法轮功严管班”──一中队四班,后来她被上绳多了,笑言:“上绳对我不起作用。”9月份,北京来了4个特务,要对大家搞什么演讲转化。朱红和石家庄大法弟子李娜、唐山大法弟子刘菊华挺身而出,为使一些弟子免于走向邪悟,主动找到他们,阻止他们继续破坏大法,朱红她们很严肃地说:“你们到处搞演讲是错的,是在向学员散发着黑色的业力和执著的物质。……真正以法为师,一看你们就是错的!”……

朱红就是这样一位真挚善良的好功友,前些时候有消息说她在劳教所因递交起诉江泽民的诉状被骗走,不知道她遭遇了怎样的折磨,但我们深信,无论怎样,都无法动摇她对大法的坚定正念。我们为她卫护大法的壮举而自豪──法轮大法凝炼出了这样无私无畏的法粒子!虽然正值乍暖还寒的初春时节,但她身上体现出的大法弟子的气概,足以激励没有走出来的功友勇往直前。

正是这样一颗颗大法粒子,以大法赋予的智慧凝聚成坚如磐石的力量,为大法在人间的进一步洪传奠定了基础,为光明的到来铺平了道路……

在此,我们致函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强烈呼吁:大法弟子依法上访无罪,被劳教是错误的,是非法的!请无罪释放我们的好功友朱红!释放所有历尽苦难的狱中同修!听说她们正在为自己应得的合法权益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我们也代表所有饱受家人离散之苦的大法弟子家属们,要求:立即释放我们的亲人!

(石家庄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