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善良永驻人间

石家庄劳教所一大法弟子致各位领导的信

【明慧网2001年2月16日】各位领导:

你们好!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我没多少文化(修炼前我一个字都不识),这封信是我请狱中同修代笔写的,都是我发自肺腑的心声。

我全家共九人,有七人得法修炼。佛度有缘人,修炼是信在先,悟在先,见在后。就此机会,我把我们全家得法修炼后的亲身体会和一些超常现象跟你们谈谈,希望你们能有一个正确认识。

我母亲96年修炼法轮功。这之前她患有肝炎病、肝硬化、腹水,肚子胀得很大,小便全是血水,疼痛难忍,疼痛时用橄面杖裹上布顶着疼处……同时她还身患牛皮癣十多年,到处求医,吃尽各种苦,全身的癣裂着口子,血往外浸,整个身体形成个硬盖子,身上很味,苍蝇跟着跑;晚上睡觉身上奇痒难忍,整夜用手去抓,抓下来许多硬皮,早晨起来用簸箕去收,可想而知,那被子上沾满了斑斑血迹;母亲坐不下,起不来,只能爬着做饭……母亲再坚强的性格也抵挡不了这强大的疾病的极度痛苦,我们七个儿女心疼母亲,无论用多少钱能治好她的病,我们都心甘情愿。我们给母亲的钱全部医了病,前后共有五万余元。

有一次我弟弟从北京回家后向母亲弘扬大法。他讲:“师父来人间救我们,只看你这颗心,只要不带有任何有求之心,你的病就会好……”从此以后,我母亲每天坚持听一遍讲法录音,早晨炼功。随着修炼,母亲渐渐好起来了,一年多的时间全身的牛皮癣和肝炎不治而愈,自得大法后一粒药没吃,一针药没打,就奇迹般地好了。牛皮癣是世界上的顽症,没有一种方法能够根治,却在大法的神力下不治而愈,难道这不证明大法是超常的吗?法轮佛法是真正的科学!别人都用奇异的眼光问母亲是怎么好的,她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96年我去北京的二妹家住,看到妹妹打坐炼功,我觉得很好,就跟着学了起来。我在床上打坐,入静后,看到天空中有个直通天顶的天梯,人挨人往上爬,有的人还掉下来。后来才明白,师父讲:“法轮大法是把宇宙的特性(佛法)万古以来第一次留给了人,等于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阶梯……”(《精进要旨》)当我在厨房时,又看到三四个法轮在我头前旋转,有吊扇那么大──这更增强了我修炼的信心;而且我得到了这珍贵的一切,我也迫切希望世上所有善良人也都能听闻到真理的声音。

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法,我在北京请了师父的法像,买了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回来。村里男女老少有几十口到我家学炼功,有一位学校校长让我们在一间教室里学法,许多人都跟着学。

有一次我晚上消业,发烧全身很冷,盖着两床被子还是冷。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的一种反映。我就拿起《转法轮》在被窝里学,夜里2点我还起来坚持打坐,全身突然全都好了,很轻松,什么不舒服的症状都没有了。

我没文化,不识字,随着修炼我已能通读《转法轮》。有一次我打开书,看到书里师父的法身穿着大黄袍(后来知道那是黄袈裟),展现在我眼前,还有许多另外空间的花呀、动物呀等,非常美妙的景象,后又渐渐隐去……这些现象告诉我:李老师是真正下世度人的觉者,另外空间确实存在着佛、道、神,人看不见就不相信,但只有纯善真修之人才能真正看到和体悟到……

李老师是来传法度人的,修炼的大门是敞开的。人生的路是自己选择的,大法度世上所有的有缘人。师父为度我们、为宇宙中所有的生命承受了很大苦难,却还在被无知的恶人诽谤!为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为真相大白时人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们兄弟姐妹七人相继到北京依法上访、讲清真相。我和二妹在北京无故被抓,因我还没有把心里话反映给政府领导,我不配合他们的一切违法行为,不报姓名地址,在派出所(北京)被上二郎背山铐6个小时,手都肿了。被当地派出所接回时,路上把我和妹妹一起铐在一起,塞入小汽车后备箱并盖上盖,憋了6、7个小时。回去后,当地派出所找来7、8个大男人,用柳棍(水泡过)毒打,拳打脚踢,脸都肿胀起来,呈青紫色,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又罚跪在木棍上,叼着酒瓶子很长时间,还被踢倒在床下几个小时……

为了上访我历尽艰辛,现在又被非法劳教三年。无论怎样,也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决心,我要用生命证实大法。同时也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早日得法,珍惜机缘,因为每个生命都在宇宙大法中重新摆放着自己的位置;如果不转变因欺世的谎言而产生的对大法的恶念,就会被历史所淘汰掉。

各位领导,希望你们能给予大法支持!希望善良永驻人间……

大法弟子:唐宇新(化名) 2001年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