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

记30天的牢狱生活

【明慧网2001年2月16日】 我叫李心亘(化名),男,65岁。某市退休干部。

2000年12月的一天,我们为了证实大法,登上了进京的列车,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上午10点多,我看到天安门广场东北角有两个便衣野蛮地把一个女弟子摔倒在地,拖上了警车。我在广场走的时候,迎面过来两个女警迈着整齐的步伐,我心想天安门的兵,军容还真不错。突然她们拦住了我的去路问:“你来天安门来干什么?”我说:“听说天安门老是抓人,我来看看是真是假。”说完就向前走。“你要走你就骂xx一句。”我说:“怎么当兵的教人骂人呢?不会是你们首长教的吧!在这么庄严的天安门广场,你们不应该这样做呀!要让国际上知道了那可影响不好哇。”她两个说:“不骂你就上警车。”我问:“为什么?”她说:“上了车就知道了。”法轮大法条幅刚打开就被她们抢去了,我发自内心地高呼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无故抓人是犯法”……当时引来数百人围观,我被强行推上了警车。车上几个骂人狂,在疯狂地做恶,我只是平静地告诉他们:“你们这样做不好。”

天安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关满了大法弟子,我们被赶到室外夹道里,这时屋里、院里的弟子们齐声背诵着师父经文、《洪吟》、《论语》,所有的弟子都不讲自己的姓名地址。有的弟子被打得嘴、脸流血,弟子们庄严的声音震撼着天安门,震撼着广场,这是大法的威力。

从天安门派出所被送到西城区看守所时,汽车一起动,大法弟子就把两条“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条幅挂在了车厢的两侧,非常显眼,吸引了无数的路人驻足观看,再加上警笛的狂叫,更显出条幅的光芒、大法的伟大,时时处处都是证实大法的好机会、好场所。

送到西城看守所后,又把60岁以上的分到各派出所,我又被某出所接走。在那儿的两天里,围绕着姓名、地址,多名干警轮番用劝诱、威胁等方式追查姓名,他们统一的口径“我们不涉及法轮功,只讲你的姓名,你们都是好人,说出来早回家……”

在派出所一个二级警督讲了这样一段话,他说:“我这儿什么法轮功书都有,《转法轮》我看了五、六遍了,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不认为你们是犯罪,你们也不会反党。法轮功还是个不错的功法,虽然我不学但我不反对,我是干这个工作的,再深的咱不讲,再腐败下去国难保。我赞成毛主席,起码毛主席时代没有腐败……”他还讲了岳飞、秦桧、赵高的故事。他说:“历代的教训深刻,为百姓做了好事,流芳千古。祸害老百姓,就遗臭万年。我不能再往深讲,肯定有历史的见证,后边还有人和你谈,怎么让你走由他们来定。”

我告诉他看老师的书不要带任何观点才能看到深处的内涵。之后告诉他,我们为什么不说姓名?因为法轮功遭到迫害是千古奇冤,我们就是为法轮功说句实话、来证实大法的正确,因为决策者在北京,我们只能向北京反映情况,不能把矛盾带给地方,如果有难我们自己承受,决不怨恨任何人,也劝你要善待大法弟子,因为他们都是好人,他默认了。后边还有几个人轮流谈,无非是利用诱导、软硬兼施的方法,每次的谈话,他们总以张口结舌告终,理屈词穷了就威胁,这就是他们虚弱本质的大暴露。终究邪不胜正,两天后又送我到西城看守所。

二进西城,犯人都说,进了西城下地狱,可见西城魔性之大。在西城凡是编号的都是大法弟子,大部份弟子都以绝食的方式进行抗议,所以每天都在灌食,那真是放下生死的考验。

在看守所里,他们所用的招数仍然是软硬兼施,进门第一件事是花高价买被褥,每人用175元买他们被、褥各一条,便鞋一双,真是独家经营的敛财店。

第二是扒光衣服搜身,对大法弟子更是特殊的刻薄,衣服的边边角角都不放过,他们怕把大法资料带进去。他们把犯罪分子当成利用的对象,大法弟子便成了犯罪分子监视的重点,不让炼功。有一个弟子因不说姓名,他们就指使犯人用鞋底砍弟子的后背,用手拧弟子大腿内侧,拧得青一块、紫一块,疼痛难忍。有一个弟子还被上了脚镣。每天除吃两顿饭外,要坐板12个小时,每天都有送来的大法弟子,每天也有被转移走的,转移到别的筒的。

2000年12月25日凌晨四点,集中了我们100名不讲姓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动用了大小十辆汽车,警车开道,戒备森严地驶出北京,直奔河北省南部的邢台市。在石家庄我们又碰到一批同样的车辆,车上的警察说,看那样也是送法轮功的,不是送石家庄就是送沧州。我们被送到邢台市公安局,短暂的停留后就被分到了各县公安局,我们一行11人被送到柏乡县,进了第二个看守所。

柏乡公安干警的警风比起北京来要好得多。但为了完成任务,他们仍完全用了软化、亲情、诱导,相互理解、互相配合等方式,我们有5个人当天就被他们所谓“转化”了6小时,无非是讲出姓名,早点回家等。我们也明确表示,涉及到法轮功的一点都不能配合,决不能给大法抹黑!而且大法和大法弟子蒙受的是千古奇冤,必须还师父与大法清白!

凡与我们谈话的人都讲:我不认为你们反党、反社会、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你们炼功肯定受益。否则也不会这么坚定,我们不认为你们上访是犯罪,并不把你们当成坏人对待,只是想早点送你们回家……

把我们送到柏乡不是偶然的,我看洪法机会已到,必须揭露江泽民及其追随者的阴谋:

第一,我们不讲姓名,不是我们不敢讲,而是迫害大法的决策者在北京,必须向北京反映情况。放纵犯罪、关押好人、中伤大法,作恶者最后必须偿还自己的罪恶。法轮大法蒙受千古奇冤,实属历史罕见,必然要昭雪。

第二,北京把我们反映情况的弟子送到邢台,这是他们的一大阴谋,迫害大法弟子的源头就在北京,应该由他们承担责任,他们不但不解决,还把矛盾推到地方上来,妄想挑动群众斗群众,使矛盾激化,再嫁祸于法轮功,实际上北京正是制造不稳定因素的祸首。

第三,针对他们的说法“你们实际上给地方找了麻烦,没做到善。”我们告诉他们:去北京反映情况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是他们强行送我们来的,把亿万好人推到政府对立面的是北京,这个责任应由他们承担。

最后我让他们解释一个问题:“全国各阶层,包括公安干警都说,我们是好人。那么每个法轮功弟子都是好人,怎么法轮功倒成了‘X教’,为什么一个‘X教’教出来的都是好人?”他们一时语塞,只是说法轮功的事我们不探讨,只想早点送你们回家。

后来他们把我无条件放了。

在这30天里,只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只因为我依法去北京反映修炼“真善忍”的真实情况,只因为我是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便先后进了两个公安局,住了两个看守所,进了三个派出所,被提审十多次,与13个公安谈话。

我的体悟是,尽管人间败类江泽民等仍在继续作恶,但那是表面现象,实质上大法威力时时都在震慑着邪恶势力。只要我们修炼的这颗心不动,处处都不配合镇压行为,邪恶势力就将灰飞烟灭。

同时我也看到,国家机器中的很多有识之士已经对善良正直的大法弟子有了很深的了解和同情,对江泽民等发动的这场“阶级斗争”式的大规模政治迫害越来越反感。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大法弟子:李心亘 2001年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