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2月17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2月17日】 广州消息

原广东省委办公厅干部谢云霞(女,33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99年底被原单位辞退。2000年5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7月,东山区政府怕学员进京,以转化学习为由,将其软禁20多天。

2000年11月21日上午,在东山区寺贝居委会翁主任(女)、派出所片警苏培伟的带领下,6、7个公安闯进谢家,将谢云霞带走并抄家,抄走一批大法书籍、资料。理由是谢云霞给省委原单位的上级和同事写了两封信,讲述了自己被辞退是不合理的,并附上一份真相资料。该处长将此信上缴办公厅,说法轮功活动频繁,由东山分局配合派出所、居委会行动,随后谢云霞被刑事拘留,于2001年1月11日送槎头劳教所三中队三分队,家属至今没有收到劳教通知书,且不知道劳教多久,问派出所专管民警苏培伟也推说不知道,让家属自己去问区政府。劳教所也不准探视,说没有转化就见不到。

2月初,广州再次对法轮功学员展开全面迫害,谢云霞的爱人(大法弟子)为了避免被邪恶继续迫害,离家出走,家中留下60岁的老人和4岁大的儿子。

现在,寺贝居委会和东湖街派出所又想将老人和孩子赶出自己的管理区(谢云霞在省委机关福利购房签名的前10分钟被通知辞退,此后一直租住省委宿舍),他们通过省委有关部门逼迫老人尽快搬家。老人家不是本地人,人地生疏,不知如何是好。看来,又一个和睦美满的家庭在江泽民之流的残酷迫害下被拆散了。炼法轮功就没有生存权,这就是江泽民所标榜的人权最好时期之中国的真实写照。

东山区东湖街寺贝居委会 20-8776 2848
主任 翁XX

东山区东湖街派出所 20-8766 5518
寺贝专区民警 苏培伟


上海大法弟子王雪飞在1月16日被警察带走,目前不知下落。


安徽消息:

近期,安徽合肥在讲清真相被抓的有:刘和芳俩人、杨磊俩人,张秀英,
朱大哥,徐XX;因为懂电脑被抓的有:詹范平等人,现在都关在合肥看守所。
安徽临泉:王影等9人在家被抓。


上海大法弟子周斌于1月16-18日失踪,希望知情者公布他们的消息,揭露上海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济宁邪恶强制“签名”,六岁学童亦不放过

  春节刚过,济宁市为应上级压下的“签名”任务,在太白楼前广场摆摊,要求各单位派代表前去签名,并录像在电台播放。为完成任务,还到各学校强制在校学生签名,一年级的小学生也包括在内。弄得学生家长气愤不过,说:江泽民临时拉垫背,竟连娃娃也不放过!

  另外,各年级学生试卷、作业竟也被加上诬蔑大法的内容。


济宁市疯狂抓捕在家大法弟子

  春节刚过,罗干叫嚣:不管出来过的、还是没出来过的,只要抓住,一律重判。于是邪恶再度兴风作浪,到处搜捕。据悉济宁市春节前后已被抓十几名大法弟子,有的经过严刑拷打,被逼问资料来源,也有些功友被迫流离在外。希望济宁功友充分利用智慧说明真相,不要被邪恶钻空子。


陕西省西安消息

最近西安市内有的工厂、学校等单位搞活动,让本单位所有人在反法轮功的标语上签字等。不炼功的人如不签字就要扣上什么大帽子,签过字的人讲:"我们不关心这事,签不签能怎么的。"如果是炼功人不签字的话,就要被劳教、拘留、办学习班等,限制人身自由。

对于进京护法的学员,一经发现,一律抓起来刑事拘留、判刑,如:王景云2000年12 月30 日进京正法回来后现在还在看守所;马海云、马敬群等学员正月初二进京护法,现在一直被刑事拘留,无期放出。

我们西安大法弟子一定遵照恩师所讲:"希望大家在正法这件事情与揭露邪恶这件事情上做得更好,这也是在修炼其中"(《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采取大量的各种形式的多种办法,继续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救渡世人,助师正法。


依法上访遭毒打

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女,现年38岁,因修炼法轮功身体得到净化,思想道德回升,从内心知道这是教人向善、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但是却被国家定为*教,作为一个公民,我有权利,也有义务向国家说明法轮功的真相,和我修炼法轮功的感受。

在2000年4月28日我去天安门表达我的心愿,回来后,被当地谈固派出所的所长孙志信、干警吕玉涛民兵等人对我进行百般的折磨和殴打,他们给我带上背铐把我铐在车棚的铁管上,狠狠打我耳光,用脚踢我,用拳头打我胸口,连打带骂,他们让我脚尖着地,用绳子把我吊起来。姓吕的干警说,是让我后背抱法轮,把绳子提到一定的高度,固定住,狠狠地打我耳光,用脚踢我,连打带骂,还用电击枪电我手,问我滋味如何,折磨我一段时间,把我放下来,他们还不解气,又一次把我吊起来,这一次,让我站在凳子上,固定一个高度,然后把凳子一撤,我当时的体重150多斤,全部集中到铐着的双腕,立时把右手手铐给震开了,他们也大吃一惊,然后他们对我还是不肯罢休,又一次吊起我来,把我双臂吊到一定的高度,用警棍在两根绳子的中间拧劲,一拧劲我的胳膊疼痛难忍。姓吕的干警问我滋味如何,一边问,一边打我耳光,还用电警棍电我,从早晨5点左右连续折磨我到一直到天亮才罢手,把我右手手腕连铐带吊,裂开了一道伤痕,手铐紧紧卡着手腕,没有一点空隙,把我背铐在车棚的铁管子上,整整一天,不时地过来打我耳光,还用打火机三次烧我的脸,被我给吹灭。晚上姓吕的警察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让民兵用警棍打我的后背,怕留下伤痕,垫了一本书,用警棍打我脚心各七次,又用电警棍电我脚心各七次,对我是说打就打,说骂就骂,打我耳光无数。

以上是他们对我进行折磨的事实,有疤痕为证,所长还扣留了我柒佰元现金,说是上北京往回接我的车费,不给任何收据。我一名普通公民,就因我向国家说了一句真话,就遭到当地派出所等人对我的殴打、谩骂,这是人民的警察吗?

吕玉涛:0311-96777呼2548
孙志信:0311-96777呼2522

河北石家庄市大法弟子


“亚洲第一看守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据这里的犯人讲,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二。天安门派出所直接归东城分局管辖,因而这里也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

我于1月20号到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晚上被带到这里,一下车,这里的警察邪恶之极,嘴里骂骂咧咧,随意殴打学员,让学员一律双手抱头蹲在墙角,一警察高声问,你们不是宇宙来的吗?谁是宇宙来的?一弟子应声,即被拉出去劈头盖脸打了半天,该弟子坚持不改口最后邪恶也无可奈何住了手。

接着是照相按手印检查等,稍微反抗,即被几个警察轮番殴打,个别人还到楼梯处脱了棉衣殴打,在这个过程中我被打四次,其中一次用电棍持续不断地电击头颈、双手、面部。致使头颈出现五六个大包,背部臀部大腿全部黑红紫色,一道道黑色印痕清晰可见。

在监所里不配合邪恶的学员绝食喊口号,便给转到犯人号里,管教指使犯人对学员进行摧残,一个号里不行7天后转到另一个更恶劣的号里,直至转入重刑犯的号里,以后抗拒的学员便被带上背铐,犯人对学员冲冷水澡,用各种方式殴打、灌辣椒水,用塑料袋扎住头部窒息,有的号里不让吃饭,强行灌水却不让上厕所,有的号里没有监视器,犯人肆无忌惮地折磨学员,这些都是在管教的指使和默许下干的,对那些坚持绝食不说姓名的学员全部要过电针,灌食,电针是打针插入身上的穴位,一直插到神经上,然后通过高压电电得学员身体从床上蹦起老高极其残忍。

至正月14看守所里至少还关押着五六十位大法弟子,其中至少一位已绝食十多天。其中一位管教名字是:龚宝亮,其余恶人请知情人详告。

(该学员已机智逃离魔窟,现被当地派出所及单位追捕,流离在外,家中妻子怀孕九个月无人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