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家的遭遇看到底谁正谁邪

【明慧网2001年2月18日】 我原是福建某医院的一名主治医师,我妻子是某中学曾荣获多种荣誉,深受学生及群众爱戴的优秀教师,我父母及弟弟也是人民教师,也曾为国家培养出许多优秀的人才,我岳父是一个近50年党龄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离休老革命。一家人均是守法良民。95年我岳父幸得法轮大法修炼才22天,十余年的严重糖尿病,肺炎,胃肠病,失眠症,精神疑难病不治自愈,从此后再也不用上医院了。变得精神开朗,体质强健。

由于看到修炼法轮大法后在我岳父身上出现的奇迹,我一家人先后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按法轮大法的要求从做好人开始,不断提高心性重道德修养,直至做一个更好的人,达到修炼人标准的高境界的人,做一个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人。渐渐地,我家庭关系越来越和睦融洽,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祥和,无病无忧的生活,在工作上能积极搞好领导交给的各项任务,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取得了一些成绩。如我妻子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分局优秀班主任;我主持的科研项目于99年曾荣获上海铁路局科技进步奖。搞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在我们个人利益上看淡名利,与世无争,深受领导的好评。在社会上救助困难学生,给灾区捐款从不留名,不图回报,在当地熟悉我一家的人都知道我们是好人。

可是当今修正法做好人在大陆的遭遇如何呢?

我妻子在去年11月因交给单位领导一份讲清法轮功真相的材料,日前被判劳教四年。

我母亲与妹妹二人于去年国庆期间从老家到我工作所在地探亲,被公安局政保科说成是“妨碍社会管理秩序”强行带回公安局非法拘传后放回家,但又对我父母及妹妹三人进行非法监视居处半年。我母亲于去年11月又被非法关押在看所至今未放。

我弟弟原是地方中学优秀教师,共产党员,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被开除党籍,强迫调到偏远山区中学,于去年11月从学校非法带走关押在看守所,至今未放。

我父亲由于亲戚作了担保,不然也要被非法关押。现被非法监视居住在家。

我岳父于2000年3月底从美国探亲回家后,由于受单位领导压力,精神承受不住,不敢坚持修炼,在修炼达到无病状态四年后,于四月又旧病复发,住进铁路医院抢救,后又转到市肺病专科医院作了开胸手术,不仅给自己及家人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和经济负担,还给国家增加了不少医疗开支。

法轮大法在大陆被迫害,被诬陷,我们修正法做好人的哪有说话的基本权利,我为了坚持修炼只能骨肉分离,家庭破碎,流离失所!请世人清醒的看一看中国的现实,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所蒙蔽,谁正谁邪,谁在制造社会不稳定?请你三思!

(大陆弟子供稿)